第404章 书生气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么想着,洪雪荔抬脚就要过来,丁海杏一把拉着她的手道,“博达妈妈。”微微一笑道,“是该有人杀杀他的威风,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才能奋起直追。”

    “埋汰”景海林没好气地说道,“我用得着吗我说的说实话,而实话通常是难听的。人家一个水兵的海战常识,就比艇长,一个司令都高。”毫不客气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这也太不客气了吧怎么说海军也是从无到有,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道,“那现在的海军算什么”

    “就跟你一样,一群土头土脑的陆军。”景海林斜睨着他非常认真地说道,指着他道,“你别以为黄军装换上蓝军装,就成了海军了。”他指指自己的脑袋道,“这不换什么都不是人家二战的时候都有航空母舰了,咱们到现在连一艘像样的驱逐舰都没有。发展才是硬道理。”

    “发展”战常胜有些垂头丧气,情绪很是低落,“吃都吃不饱了。家底太薄了。”

    景海林看着备受打击的他又鼓励道,“没有航空母舰不等于没有海军啊个子大就一定厉害吗大有大的打法,小有小的战略。”

    战常胜猛然间抬头又看着他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景海林闻言很诧异地看着他,这么虚心的求教,跟其他好大喜功的人不一样,倒是让他高看一眼。

    “建设海军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它是对技术要求颇高的兵种。作为一名海军,光靠勇敢,靠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那是远远不够的。”景海林语气温和地看着他道,“具体说到你,战教官,现在摆在你面前的首要任务是,要学习科学技术。要拓展自己的知识面。不能只有英雄气,也得有些书生气了。”

    “听说你是美帝海军学校毕业的,你当时都学的什么啊”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说起这个,景海林双眸炯炯有神,语气轻快地说道,“说起这个,当时学的可多了,军事课就有航海术入门、海军工程课、海军学术课和领导能力课。导航课,海军武器系统课,海军工程课、海军电力设备课,海军电子设备课

    学习理论的同时还要实践,实习的地点在大西洋舰队、太平洋舰队、地中海的第六舰队和西太平洋的第七舰队。有些学员则乘学校的训练巡逻艇去大西洋沿岸的若干港口与训练基地,以熟悉海军的海上生活、舰上的组织与相互关系和舰上武器装备,了解舰上士兵的任务、责任和生活与工作的环境。学员要在正常情况和模拟的紧急情况中参加舰上的各项工作和值班。

    除了舰艇上训练,还要在基地熟悉航空兵、潜艇、水面部队以及陆战队。

    到了毕业年,学员在最后一个暑期中随舰队进行海上训练,参加下级军官的海上值勤。学员要在导航、天体观测和判定舰只位置方面进行广泛的实习,并填写航行训练日志,摘要记录值班情况以及工程、航海术、导航、武器、操作和舰队基本战术方面的工作。

    某些学员还要随位于夏威夷的第一陆战旅或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彭德尔顿堡的第一陆战师作巡航,学习担任陆战队军官,与陆战队地面单位和航空兵单位中的各级军官共同工作。

    毕业后身体合格者均在海军或海军陆战队内任作战军官,身体不合格者只能任行政、后勤或技术方面的军官。”景海林简略地说了一下四年的课程,“可你看看咱的课程,这就是差距,差距。”

    战常胜只是听听就咋舌,更加眼馋的很,“什么时候咱们也能有他们的条件。”话锋一转道,“可也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军事装备落后怎么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太穷了,底子薄,百废待兴,穷家难当啊”战常胜说道。

    “有一点我必须承认那就是在缺枪、缺炮、缺装备的情况下,战士们不怕牺牲的精神,以血肉之躯捍卫海疆的安宁,正是这种精神赢得了敌人的尊重。”景海林由衷地佩服道。

    战常胜闻言却高兴不起来,他很清楚那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血路里杀出来的。看着战友在自己面前一个个倒下,那种痛彻心扉的滋味儿他不想再尝。

    “难道就让他们在咱们家门口耀武扬威,拉屎撒尿。”战常胜气愤难平道。

    “现如今只能这么憋着、忍着,忍辱负重。”景海林情绪低落道。

    “那也不能这么被动防守。”战常胜不期然地想起道,“可以海带缠潜艇啊加强近海水域的海上养殖,他们要想近海窥视,让他们的舰艇趴窝。”

    “等等你说什么”景海林拉着他急切地问道。

    战常胜详细地说了一下海带缠潜艇,景海林微微摇头道,“你说的理论上是可有的,潜艇在浅海地区航行有一定危险,被渔网或海水养殖尼龙绳等异物缠住螺旋桨以后,由于这些缆绳具有相当高的韧性,往往越缠越紧,最后潜艇不得不上浮处理。但是大多数海水养殖都在15米左右的沿岸浅水区,潜艇大多吃水十几、二十米以上,不太可能进入海水养殖区,所以这种想法不可行。”

    “可以深海养殖嘛我这些日子出海,问过当地养殖丰富的渔民,我国很早就开始深海养殖了,例如扇贝底播种植海域水深都超过55米,也可以深海养殖海带,水深可以超过40米,养殖区域完全可有扩展到距离海岸30公里左右。”战常胜声音低沉有力道,目光灼灼地看着景海林,看的他背脊发凉,“你看我干什么”

    “我打算把这个想法以书面的形式递到上面去,这海洋种植方面我已经向当地的渔民们打听过了,至于这海上的问题,尤其是潜艇的问题,就需要你帮忙了。”战常胜缓缓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