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越说越丧气

作品:《六零俏军媳

    海军的01号工程怎么样了艰苦奋斗,自力更生。这类属于军事机密的战常胜他们不知道,丁海杏知道些,拜后世资讯发达。

    老毛子为了和美洲鹰争夺海上霸权,推前海军通信,提出帮助种花建立超长波发信台,安装后可能解决近千公里海域通信,由于能解决潜艇出海通信问题,种花同意了。

    当三个小台还在建设中,老毛子了能尽快指挥潜艇进入南太平洋、印度洋等更大海域与美洲鹰争地盘,又提出在种花的土地上建设1000千瓦的大功率超长波发信台。老毛子设备,使用权属于老毛子。

    老毛子在种花的土地上建设军事设施,关系国家主权。中方提出,建台可以,由种花自己建设,设备向老毛子订货,由老毛子派工程师设计、勘测、技术,全部费用种花承担,这个超长波台的主权一定是种花的。至于老毛子海军如何使用种花的超长波台,双方谈判商定。

    建成这个大功率超长波发信台,能使老毛子的通信向前推进五千公里,为了与美洲鹰争夺霸权地位,加快建设,老毛子被迫同意了。

    于是千军万马开进了荒凉的黄土高原,在一片没有人烟的盐碱地上,超长波发信台工程上马了。当时人民群众的生活已相当困难,工农业生产也受到了影响。然而,超长波台建设除外。

    全台的总体构想和框图设计在紧张地进行,发信机零部件等材料开始陆续进口,土建施工已破土动工,钢材、木料、水泥等各种建筑材料,火车连着汽车,源源不断地送上高原,运入工地,各个环节均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局面。但就在这时,形势发生了突然逆转。当年老毛子突然单方撕毁同种花签订的600多个专家合同和科技合同。来华协助建设超长波台的苏联专家组奉命回国。

    钱花掉了,工程动了一半,到货的设备躺在仓库里,可洋工程师们走了,设备安装不起来,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最后只能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现在正在山沟沟里埋头苦干呢

    aaaaaa

    “即便通信畅通,这鱼雷打军舰你得靠上去。你靠的上去吗”景海林愤怒地挥挥手道,“没等你沾边,那敌舰就把你给打沉了。你懂不懂。”摊开双手道,“你以为这么多年,海军是怎么混出来的。大家都是傻瓜,就你刚来的精明啊还不如你这个土老巴子,我们都是吃干饭的。”

    战常胜被堵的哑口无言,随即又诡辩道,“打仗不就那么回事不管在陆地还是在海上。实力悬殊又怎么了,就当缩头乌龟啊谁说海军就不能有战略战术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就是他老人家游击战的精髓。”

    “这不一样”景海林抿了抿唇看着他道,“你没有人家的炮打得远,没有人家军舰速度快,你怎么追怎么打别异想天开了。”

    “怎么不一样了。”战常胜指指自己的脑袋道,“这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你比方说攻碉堡吧敌人的碉堡,它就是活力再猛,它也有死角啊对不对我们只要想办法迂回到它的死角底下,手榴弹、炸药包,你尽管招呼它,老子就不信炸不沉它。”

    “噗嗤”景博达闻言看着如此天真幼稚的战叔叔笑了起来。

    “小子,笑什么我说错了吗你们吹嘘的它威力如何如何它再大的威力它发挥不了威力。”战常胜双眸炯炯有神,闪闪发亮地说道,“这叫什么这叫贴身肉搏。”继续侃侃而谈道,“你想想碉堡有它的死角,坦克有死角,我们还单兵打坦克呢军舰能没有死角。”他指指自己道,“是我才刚来没多久,就是个新兵蛋子,我理论知识估计连门都没入,更不知道什么物理学,但是我知道。”他挥舞着手臂道,“这越大的东西它越不灵活。”他承认道,“敌人的军舰火力是比我们大,但是只要我们改变了方式,他们的强项就可能变成弱项。”

    景海林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战常胜黑眸轻闪,继续说道,“咱们的舰艇吨位比他们的小,火力不如他们,但是我们速度快,短小精悍,只要不我们改变方式,这弱项就可能变强项。敌人的火力,如你们所说,虽然说很强很远,但是他们有一个致命的毛病就是打远不打近。只要是能钻到敌人的鼻子下面。捏住了象鼻子,它能还能怎么着。”

    景海林点了下头,突然又忙不迭地摇摇头,真是被他说的天花乱坠的,差点儿就点头了,“别纸上谈兵,说的头头是道,问题的关键是你能钻到人家的鼻子下面我们的舰艇都太落后力量,它根本就办不到。”指着无边无际地大海道,“你就是钻到了敌人的鼻子下面,你的火力也能击沉人家的。”深吸一口气道,“这就跟小孩儿和大人打架似的,孩子再灵活,你必须有一定的力量来保证,否则的话,你还是会输。”指指博达道,“我儿子即便格斗技巧再高,他也没法子一拳打倒一个壮汉。”

    战常胜被他给说的无言以对,“天天说别人的舰艇怎么怎么强,咱们就真的弱不禁风吗”好奇地问道,“你在美帝待过,他们的海军什么水平。”

    景海林想了想道,“这么说吧跟海洋相比,再大的陆地,那也是小岛。我们是打败了小鬼子,打跑了老蒋,建立了新种花,可是我们还是被帝国主义封锁,紧紧得给困在陆地上。解放全国,靠的是陆军。我们能否站起来,那就得靠海军了。”

    唉重重的叹声道,“可你看看现在的海军什么样儿,跟人家比,连人家的脚趾头都比不过。”真是越说越丧气。

    战常胜闻言黑着脸不悦道,“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这些年白干了。也太埋汰人了。”

    他们这边说的脸红脖子粗的,听在洪雪荔耳朵里,那可是心惊胆战的。

    这个海林,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面放,前面的亏还没吃够啊不怕再扣他一顶扰乱军心的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