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争辩

作品:《六零俏军媳

    “嗯不同意,也不行。”景海林深吸一口气道,“我还决定了每天早上跟博达一起晨练。”

    “咳咳”洪雪荔被他的惊人之语给惊的直咳嗽。

    景海林轻拍着她的后背道,“我的话有让你这般惊讶吗”

    洪雪荔稳住情绪后,“那个,博达他爸,我不是打击你的信心,那么早你能起来吗”黑眸闪烁着狡黠地光芒道,“别到时给儿子做了坏榜样。”

    “笑话言而有信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则,说到做到。”景海林保证地说道。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洪雪荔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声音柔柔和缓地又道,“博达听到这个消息应该很高兴。”

    “如果博达妈妈一起参加的话,我相信博达更高兴。”景海林黑眸闪烁着碎光道,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激将之法。

    “怎么扯到我了。”洪雪荔心里发憷道,那么早起来,对于喜欢睡懒觉的她,可真是一种折磨。

    “人家对门小丁怀着孕还起来锻炼身体呢你咋就不行了。”景海林握着她的手,双眸凝视着她道,“咱们要锻炼身体,我想和你一起健健康康的活着,这样才能长长久久的为儿子遮风挡雨。”

    洪雪荔闻言紧张地问道,“怎么了,你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

    “别激动,别紧张,我只是说说,这世道怎么变咱也不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锻炼自己的身体以应对未来的各种变化。”景海林语气温和地说道,温柔的嗓音带着魔力一般,缓和了洪雪荔的紧张情绪,也让她不由自主的说道,“到时候你们可得叫我。”

    景海林拥着她,下巴抵在她的肩头道,“答应我,无论什么情况,咱们都要好好的活着。”

    “嗯”洪雪荔点点头,鼻音浓重道。

    aaaaaa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如往常一样,战常胜一家三口打开门出来,看见对门的景一家三口,很是诧异。

    “你们这是”战常胜挑眉看着他们道。

    “锻炼身体”景海林语气平和地说道。

    “你确定现在锻炼身体能在野外拉练时不掉队这可不是考试临时抱佛脚,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冲刺一下就可以的。”战常胜看着景海林那弱不禁风的身体调侃道。

    景海林闻言火大了起来,“作为一名军人,我绝对不可能掉队的。”

    “哼哼”战常胜轻哼了两声,明显的不太相信,“走了,目的地海边。”

    天气渐暖,也为了教授孩子们格斗术,不被人盯梢,所以战常胜他们将晨练的地点选择在了海边。

    海边的初春,乍暖还寒,东南风扑面,虽说没有冬日里寒风的凛冽,但仍然是凉习习的。天虽然还没有亮,但已经能朦朦胧胧的了,沙滩上没有人,安静的很,只有海浪拍击沙滩的波澜。迎着海风站在海边,闻着咸湿的海风,看幕蓝的天空布满了星辰,仿佛唾手可得。

    一只海鸥站在礁石上朝着海面“啾啾”地叫着,不一会儿,一群海鸥也徘徊着飞回礁石,嘁嘁喳喳地互相说着鸟语,像是久别的重逢,它们大概是兄弟姐妹或左邻右舍,礁石就是他们的家,它们没有人类那么奢侈,只需要一块歇脚和避风的地儿就足以。

    没有夏日海滩的喧哗,海水泛着涟漪,海雾朦胧,大海、沙滩、礁石、在沙滩上奔跑的两家人,清秀淡雅,宁静而致远。

    “啧啧就这水平,还自称军人,真是穿上蓝军装也不是海军。”战常胜看着刚跑了一会儿就累成狗的景海林奚落道。

    “我是搞技术的,钻研舰艇技术的,在舰艇上,一个线头没接好,也是只是一颗螺丝钉没您好拧好。舰艇也得趴窝。不像某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景海林双手扶膝抬眼看着他,声音沙哑却毫不示弱地说道,“我知道你是野战部队出身,你就是孙子兵法倒背如流,这要是在陆军还管用,作为一名海军攻山头,炸碉堡,笤帚疙瘩挡枪使的,那套已经不适用了。”

    “哈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没有舰艇的时候,我们不是照样打胜仗。”战常胜不服气地说道。

    “海战与陆战不同,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没有任何的遮挡与隐蔽,两军在海面上正面相对,你就是把三十六计全用上都没用,两军对垒靠的是实力,是船舰利炮,拼的是谁的火力威猛,谁的国力强大。”景海林非常有耐心地说道,希望他能转换一下他那固执的脑袋。

    “谁说海上不能打游击拼刺刀了。”战常胜铿锵有力耿直地说道。

    跑的满头大汗的景博达闻言停下来说道,“战叔叔海上拼刺刀是行不通的,我们的艇还没有靠近人家,就被人家的炮给轰沉了。再说的咱的那小炮弹,能否穿过人家的铁甲还不一定的。”

    “哎我儿子说的对,你不要异想天开好不好。”景海林高兴地说道,“这见识还不如我儿子呢”那是一脸的嘚瑟,随即又叹声道,“说实话,咱现在连一艘像样的军舰都没有,是真的一穷二白,不是假的。”

    “咱不是有鱼雷艇和护卫艇吗”战常胜立马说道,“这可比俺们当年小米加步枪的时候好多了。咱们的鱼雷艇就可以它的大军舰给打沉了。”

    景海林轻抚额头微微摇头道,“你现在去睡觉好了。”

    “你想说我白日做梦。”战常胜顿时面色不愉道。

    碰见这脑袋一根筋儿的家伙,好脾气的景海林真想敲开他那榆木疙瘩脑袋,“你到底知不知道咱跟人家的差距有多大。”

    “狭路相逢勇者胜,对于敌人要敢于拼刺刀。”

    “愚蠢不负责任。”景海林不客气地说道。

    洪雪荔一看孩子他爸这牛脾气又上来了,站在他身后悄悄地扯扯他的衣服。

    景海林拂开她的手,一脸不耐烦地说道,“你拉我干什么我今儿非好好的跟他说道说道不可。”

    “你说什么你”洪雪荔朝他使使眼色,压低声音道,“祸从口出你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