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套路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眸底闪过一丝意外,这个年代灵气稀薄,又没有空间傍身,要想练出真气是何等的艰难

    没想到,不管有无效果,战常胜坚持不懈一个多月,居然收到了回报。

    还真是武学天才,也许和吃的空间食物,喝的空间水有关,不管如何吧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这下子更有动力了,松开丁海杏的手,盘腿继续打坐入定中,很显然武学现在比小妖精更吸引人。

    战常胜深邃的黑眸狡猾地看着丁海杏,慢悠悠地说道,“杏儿,我要闭关修炼了,不许对我用美人计。”

    “喂是你对我使用美男计吧”丁海杏媚眼一笑道。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莞尔一笑道,“就这么稀罕我这身皮囊。”

    “那是”丁海杏如猫般的琉璃似的大眼流转着光华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战常胜摇头失笑,关上了灯,房间内陷入黑暗,皎洁的月色,透过窗棂斜斜的洒向房间。

    战常胜看着她很快的睡熟了,自己闭上眼睛,进入打坐入定中。

    aaaaaa

    楼上方巧茹双手抱胸坐在床上,阴沉着脸看着坐在床头打算洗脚的高进山,“我说卫生间就在屋里,你在卫生间洗脚不行啊”

    “在家坐炕头洗脚习惯了,我不愿意去卫生间搬着小板凳洗脚,感觉憋屈的慌。”高进山感觉脚被烫的浑身都热乎乎的,透着舒服劲儿。

    “你说你这臭毛病了这么多年了也不改改,弄的地上到处是水。”方巧茹语气不善地说道。

    “你说你一天到晚,叨叨个没完,你不嫌累啊你就让我舒服、舒服吧”高进山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可真是的”方巧茹气地怼道,“在城里这么多年,还改不了村儿里带来的臭毛病。”

    “我说你又生什么气”高进山回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道,“我说你今儿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故意找茬呢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以往他在床头洗脚,媳妇儿可没这么数落他,今儿还说他村儿气十足。

    “很高兴你发现我在生气。”方巧茹阴阳怪气地说道,

    高进山洗着脚丫子道,“对了我后天要进行春季野外拉练。”

    “学员们那一年不进行野外拉练,怎么这一回你去监督啊”方巧茹随口说道。

    高进山闻言一脸的错愕,这信息严重滞后。

    高进山拿着擦脚布,擦了擦脚,转过身,侧坐在床尾看着她道,“我们亲自下场,去太平岛野外拉练。”

    “什么”方巧茹惊讶道,“这一次怎么练你们啊”

    “谁知道上面怎么想的,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的。”高进山摇头道,“这事你不知道,学校都吵翻天了,你居然还不知道。”

    “我成天上班不在家,回来做饭洗衣服,伺候你们大小四个,我有那闲情逸致跟人家嚼舌头。”方巧茹气呼呼地说道。

    “话说,你还跑的动吗”方巧茹恶意地看着他的小肚腩道。

    “小瞧人想当年老子,背着大铁锅,夜行”

    高进山的话还没说完,方巧茹就轻笑道,“你都说了想当年了,有道是好汉不提当年勇。”看着他脸色微变,她赶紧转移话题道,“大概去几天。”

    “三天。”高进山看着她道,轻哼一声道,“敢小瞧你男人,明儿我给你拿个第一回来。”

    “别牛皮吹破了。”方巧茹微微摇头道,“你可是有好久没有经过如此高强度的训练了。”

    “给我等着”高进山趿拉上鞋子端着洗脚盆去了卫生间,将洗脚水给倒了,洗洗手,查看了下门窗,又拐进孩子卧室,看看蹬被子了没有。

    做完这一切,高进山才回到卧室,掀开被子坐了进去。

    “孩子他二叔上班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没来家里一趟。”方巧茹瞪着他道,“人家楼下的老战的大舅子可是来了好几趟了,今儿还把楼前的地给翻了翻,打算种菜呢”

    高进山黑眸晃了晃,原来是吃醋了,“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别拿下边说事。”侧目看着她道。

    “我想说的是,孩子他二叔也进城了,上班了吃上皇粮了,开工资了,咱们往家里寄钱是不是可以少十块钱了。”方巧茹很干脆直白的说道。

    “这个吗”高进山低垂和双眸,微微一转,计上心来,犹豫了一下道,“大弟弟想把弟妹和孩子们接过来,城里的条件好,侄子们也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也谋一个好前程,总比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好。”

    方巧茹压抑着怒气,和颜悦色地问道,“你爸妈也同意。”

    “嗯”高进山点了点头道。

    “你的意思呢”方巧茹美目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

    “我能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夫妻两地分居吧”高进山模棱两可地说道。

    “你”方巧茹气的胸脯上下剧烈地起伏道,“你的意思就是同意了。”

    “你别生气吗文山开工资了,养活他们一家六口没有问题。”高进山赶紧解释道,“这样挺好,咱们不用管大弟弟一家了。”

    方巧茹指指自己道,“高进山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

    “怎么会我老婆聪明能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高进山眼神灼灼一脸谄媚地看着她道。

    方巧茹捶着他的肩头气呼呼地说道,“你少给我甜言蜜语,你脑子坏掉了,弟媳妇和四个侄子没有城里户口,他们吃什么喝什么他们住在哪儿进了城柴米油盐,那动一动都是钱三十块钱养活全家,前提是都是城里户口,现在呢既没工作,也不是城里户口,拿什么养。”立即又道,“我先声明,你不许利用你的关系帮忙找工作。”

    “我哪有那个本事,有本事找工作了,我那弟弟妹妹早就进城了,哪里还会在乡下窝着。”高进山眸光轻闪道,“那你说怎么办吧”

    “我又不是神仙,我哪儿知道怎么办”方巧茹没好气地看着他道,“你说说,自己还没在城里站稳脚跟,就想着把老婆孩子弄进城。这脑子里怎么想的”使劲儿的摇摇头道,“真是无法理解,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