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简单粗暴’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博达回到自己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咬着牙齿咯咯作响,双眸通红的瞪着紧闭的房门。

    怎么会这样冷静下来的他开始思考爸爸的态度转变的太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行他的去问问。

    景博达打开门走了出去,站在景海林面前道,“爸,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冷静下来了。”景海林欣慰地看着他道,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冷静下来了,即欣慰又心疼。

    “嗯”景博达重重地点头道。

    景海林把今天发生在校长办公室内的事情说了一遍,气的他当即就爆炸了,恨不得将那忘恩负义的混蛋抓过来打一顿,可也知道,父亲说的是对的,不能牵连了战叔叔一家。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去其他地方跑步的。”景博达咬牙切齿地说道,可见这心里有多不甘。

    景海林看着懂事的儿子,伸手摸着他的脑袋道,“是爸爸对不起你。”

    “爸爸这不是您的错。”景博达将芦苇杆和未完成的模型抱过来,父子俩继续,只有转移了注意力才不会胡思乱想。

    aaaaaa

    战常胜看着洗好碗筷出来的丁国良和擦完桌子的红缨,招手道,“国良、红缨,你们过来,有件事要给你说说。”

    “什么事”丁国良甩着湿漉漉的手走过来,坐在他的旁边道。

    红缨则面对着他,顺势坐在餐桌旁边的凳子上。

    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他们俩道,“你觉的隔壁景老师人怎么样”

    “怎么突然间问这个”丁国良满眼困惑地看着他。

    “你们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战常胜看着他们俩问道。

    “知识渊博说话轻声细语的很温和,真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对谁都不恼。”丁国良随即就道,“一心扑在研究上。”

    战常胜闻言莞尔一笑,好脾气,昨儿可是火冒三丈,如炸了毛的公鸡似的。

    “嗯嗯”红缨也点头附和道,“景伯伯人很好。”

    丁国良满眼疑惑,一脸的纠结,“姐夫”

    a hrefotsqfenbucai1414005ot书店老板不好混a

    “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说”战常胜看他那便秘的样子,笑了笑问道。

    “嗯就是景老师好像跟别的人不来往,呶就咱这一个楼里,他不跟人家打招呼,人家也不跟他打招呼,这很不正常。”丁国良犹豫了下说道。

    “学了这么久,你不知道对门的是从美帝回来的。”战常胜挑眉看着他道。

    “你们又没有告诉我”丁国良摇摇头道,“我真不知道。”

    “你没告诉他吗”战常胜看着拿着松子出来的丁海杏道。

    丁国良起身挪了挪位置,丁海杏则坐在了战常胜的旁边,“没有。我以为你说了。”突然看着侧头看着丁国良道,“你没发现他家外文书籍多吗”

    “他家外文书籍多,不应该吗”丁国良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话没毛病

    “爸,爸,言归正传,您是想说他们是美帝回来的,目的不纯。”红缨微微眯起眼睛,谨慎地说道。

    “我闺女的政治觉悟就是高”战常胜微微一笑道。

    “这话什么意思有啥目的怎么又跟政治扯上关系了。”丁国良一头雾水道,“景老师不是教书匠嘛你们痛快点儿说行不行,听得人没头没尾的,急死了。”

    战常胜详细的把现在的局势给丁国良分析了一下。

    “哦”丁国良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道,难怪那些人避之不及了。

    “国良你给点儿反应行不行”丁海杏看着他轻声问道。

    “我该什么反应”丁国良笑嘻嘻地说道,“想不到景老师是从西方回来的。”

    “谁让你说这个了,你没看见别人的反应吗不是该提高警惕吗不是该划清界限吗不是该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吗没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丁海杏问出一连串问题道。

    丁国良一脸蒙圈地看着丁海杏,突然看着他们说道,“你们为什么不抓他”

    “对啊对啊”红缨附和道,“坏人还能活的好好的,不是该抓进去,怎么还能让他继续留在学校继续教学,不怕他祸害学员啊”

    “既然没有抓他,那就不是。”丁国良收起脸上的笑容,严肃且认真地说道。a hrefotsqfenbucai55242ot时代巨子a

    还真是简单粗暴的二分法,让你挑不出错来。

    丁海杏和战常胜两人四目相对,真是白担心了。

    “我说怎么都没人跟博达哥哥玩儿,原因在这里啊”红缨噘着小嘴说道,“爸爸,你不反对我和他继续玩儿吧”

    “不反对”战常胜看着她道,随后又道,“不过我就怕博达不会跟你玩儿”

    “为什么”红缨不解地问道。

    “怕连累我们。”丁国良缓缓地说道,“那景老师也不会再给我补习了吧”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随即担心道,“怎么样对你有影响吗”

    “影响到不大,景老师已经给我捋了一遍了,余下的我自己应该能行。”丁国良底气不太足道。

    “不行的话,我们再找老师。”战常胜随即说道。

    “不用,不用”丁国良忙摆手道,“景老师给了我很多习题,加强复习,不会的再问也行。”

    “那就好,咱的生活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所以不用那么放在心上。”战常胜看着他们两个道。

    “知道了。”丁国良和红缨齐齐点头道。

    此时敲门声响起,战常胜与丁海杏两人相视一眼,“这时候谁来了。”

    “你们先回屋吧”战常胜让他们三人先回房,自己去打开了大门,诧异地看着门前的男人道,“老高”

    “我来看看你没事吧”高进山担心地看着他道。

    “我能有什么事”战常胜一头雾水道,“进来说话。”

    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高进山看着他道,“你就别给我装了。”

    “我装什么装”战常胜看着他道,“你这没头没尾的。”

    “你今儿早上被校长叫去训了一顿,我都替你委屈。”高进山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真不知道上面为什么护着他。”

    “你咋知道我被训了”战常胜奇怪的问道。

    “对门的没事,不就证明你有事。”高进山聪明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