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无赖’

作品:《六零俏军媳

    “怎么做到的”丁海杏双眼放光饶有兴致地问道。

    “当然是他老人家的话,听党的话,跟党走。”战常胜低声地在她的耳边细细地说道。

    “校长这水平还真是高”丁海杏眼睛闪闪发亮道,人才耶

    “这根本就说服不了,人家完全可以有文化的人不一定非得是他。”丁海杏立马说道,“学校里那么多教员呢单单他昨儿大逆不道的话,长别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呵呵”战常胜闻言笑了起来,“幸好这心理书籍没白读,语气和神态的不同,表达的意思完全不同,总算糊弄过去了。”紧接着又道,“而且我说的是实话啊敌人来了老子照样冲锋陷阵。”叹声道,“可惜就是不来。”

    “好战分子。”丁海杏满脸笑容地看着他道。

    “不是我好战,我可是非常爱好和平的,是他们不依不饶的。”战常胜想起眼前的事情又庆幸道,“呼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就这么相信了”丁海杏狐疑地看着他道。

    “他又没在现场”战常胜倾身靠近她,在她耳边小声地嘀咕道,“我就一口咬定,他能怎么地,也幸亏他当时没说出口,我想怎么解释都行这谁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丁海杏闻言错愕地看着他,随即眉眼含笑地说道,“这无赖耍的好”

    “你敢这样说我。”战常胜捏着她的鼻子道。

    “我是在夸你耶”丁海杏鼻音浓重地说道,拂开他的胳膊道,“你这样帮他,不会给你惹麻烦吧”

    “能惹什么麻烦”战常胜轻松地说道,“我两年后就下部队了,他能怎么地我。”

    “小人难防不得不防。”丁海杏轻蹙着眉头看着他道。

    “这样啊”战常胜挠挠下巴道,“看来得唱一出双簧。”

    “什么意思”丁海杏看着他道。

    “山人自有妙计。”战常胜神秘兮兮地说道。

    “这事就这么结束了,毕竟你们在课堂上闹的那么大”丁海杏禁不住有些担心道。

    战常胜有些懊恼,自己莽撞了,最后光棍道,“反正我的检讨书送上去了。”a hrefotsqfenbucai1111812ot大灾变之领主崛起a

    “那他要是公开你的检讨书怎么办”丁海杏忧心忡忡地看着他道,很失面子的。

    战常胜拧着眉头,想了想道,“检讨书已经上交了,随他吧况且扰乱课堂秩序也是事实,我又没说别的。”宽慰她道,“别担心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即抬头问道,“哎红缨和国良呢怎么咱们说话这么大的动静,都不见他们。”

    “红缨和博达叫上国良去赶海了。”丁海杏看着他笑道,“估计快回来了。”

    天气渐暖,孩子们也撒欢儿了,可是有丁海杏牢头看着只有星期天有战常胜陪着才能让孩子们去海边。

    本来丁海杏不放心俩孩子去,丁国良自告奋勇陪着俩孩子去了。

    “你放心国良也是从小在海边长大的,不会有事的。”丁海杏看着他保证道。

    “我们回来了。”丁国良推开门进来道,高兴地喊道,“姐,看看我们弄好些蛤蜊。”进到了客厅,“姐夫回来了。”说着又道,“我先去把这玩意儿倒盆里,让它们吐吐沙子。”

    “好。”丁海杏看着他挥手道,目光落在两个小尾巴身上,“行没把衣服给弄湿了。”

    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景博达那扭捏地样子道,“小子,怎么不进来打招呼啊”

    “战叔叔”景博达不好意思道,“我想跟你学格斗。”

    “怎么想通了。”战常胜唇边溢出一抹笑容道。

    “爸爸说让我好好的学。”景博达小脸兴奋,双眼放光地看着他道。

    “那明儿早上开始。”战常胜看着他笑了笑道。

    “爸爸我也要学。”红缨不甘示弱地说道。

    “好不愧是军人的儿女。”战常胜高兴地说道,话锋一转道,“可是学习格斗是很辛苦的,没有毅力可不行。”目光扫过景博达。

    “是”俩孩子一起立正喊道。

    “好有点儿意思”战常胜眼神柔和地看着他们两个道。

    “姐,姐夫,我去看书了。”丁国良从厨房里出来看着他们俩道。a hrefotsqfenbucai66057ot踏道高歌a

    “去吧去吧”战常胜挥手道。

    “我们也去看小人书。”红缨也跟着说道。

    “去吧”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红缨去屋里拿出小人书,两人去外面的凉亭里看,外面暖和了起来,春风吹的人很舒服。

    见两个孩子走了,丁海杏看着他担心道,“你要教博达格斗不我不反对,可是操场显然不太合适了。”

    操场是大家的只是晨练谁也不能说个好歹来,可格斗,少不得要接触,被有心人看见,又是事儿

    “那我们就去僻静的海边”战常胜淡笑出声道,像极了那幽远天空的弦月,“惹不起,老子难不成还躲不起。”

    aaaaaa

    景海林都不知道今天怎么挨过来的,晕晕乎乎的回到了家,无比庆幸昨晚苦读护身符,不然今儿说不到点子上就抓瞎了。

    夜的帷幕渐渐的拉了下来,夕阳渐渐地落入海面,家属院的灯渐渐的亮了起来。

    洪雪荔下班回来,看着屋里黑洞洞的,“家里没人不应该啊”拿着钥匙,门却没锁,推门进去,将身上的包挂在了挂钩上。

    走进客厅打开灯,“嗬你在家啊怎么没开灯。”洪雪荔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景海林给吓了一跳道。

    走过去担心地看着他道,“这是怎么了看你的气色不太好。”

    “没事”景海林宽慰她道。

    “没事”洪雪荔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我两只眼睛都看出来你有事”着急道,“你快说啊真要把人给急死了。今儿上班我就魂不守舍的,这眼皮子直跳。”

    “你眼皮跳那是没有休息好,别说什么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景海林嗤笑一声道。

    “你还笑的出来,快说发生了什么事”洪雪荔晃着他的胳膊道。

    “我们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景海林平静地说道。

    “什么”洪雪荔紧攥着他的手道,力气之大把景海林的手给抓的生疼,“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