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丰富的想象力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闻言恍然,果然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这样省得她多费口舌了,这评书听多了,也是好处多多。眼睛滴溜溜一转道,“不过那些只是小说,杜撰的,我可没见人飞檐走壁,要是人人都有隋唐演义那本事,咱们打仗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故意地说道,“你咋知道它是真的呢”

    “我也知道那是假的,没想着纵云梯什么的,既然看见了,就练练试试呗反正也没啥损失,最多还是没有内力呗”战常胜混不吝地说道,不过他相信它是真的,因为他曾经在锄奸队里见过练家子,身上的功夫人家还指点过自己。

    真是跟她一样傻大胆,想当年鬼修时也这般,反正已经是鬼了,大仇已报,再差能差到哪儿去呢

    丁海杏给的他的道家练气的心法,可使身心俱健,强外固内,有助于疏通经络,实是外强筋骨,内调精气神的有效手段。其实就如太极拳一般坚持练下去延年益寿,强身健体。至于如他所说的纵云梯,水上漂,怎么可能,那得在武侠小说中才能实现。

    最主要的还是消除他的欲念,有道是山中方一日,世上一千年。

    总比他那样消耗损伤身体要强的多。

    还有一点儿修炼到一定的程度,自己就可以打通脑部淤血。不用借助外力了,就不会有太大的意外伤害。

    “那你就练吧希望早日看到你练出内力。”丁海杏笑了笑道。

    战常胜起身去刷牙洗脸,回来后拿着丝锦,看着第一式记下来,将丝锦放在了枕头下关上灯盘腿打坐入定中,开始练了起来。

    有没有内力战常胜感觉不出来,反正从入定中醒来,一点儿也不感觉到疲累,这样就更加坚定了继续练下去的决心。

    沉醉在入定中,就不会想着和杏儿一起并肩作战了,一举两得的好事。

    aaaaaa

    第二天一大早吃早饭,丁国栋就磕磕绊绊地骑着自行车回了工厂。

    不过临走前,丁国栋又接到了几个车筐订做,白天工作,晚上编车筐,等到下个星期在带来。

    转眼间年就过完了,过了元宵节,战常胜就迫不及待地带着丁海杏去了医院,其实已经他们心里早已确定。

    只不过还要医生的确定,检查一下胎儿与母体是否康建,需要的注意事项,以后还要继续产检。

    从医院回来后,大家又庆祝了一下。

    年过完了,学校也开学;战常胜又忙碌了起来。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娇艳的花儿纷纷绽放,处处散发着春天的气息,天气越来越暖和。

    傍晚时分,春风拂面柔和的很,丁海杏在楼前等着战常胜下班,丁国良坐在楼前的凉亭里做习题。

    红缨和景博达两人换着看小人书。

    “我回来了。”战常胜下班回家就看着这样一幅闲适、温馨、宁静的画面。

    “饿不饿”丁海杏拍拍身边的小马扎道,“不饿的话坐一会儿在进去吃饭。”

    “不饿今天我是教官,操练那帮子小子了。”战常胜坐在她的旁边道,“今天他乖不乖。”

    “才两个多月,还没感知呢”丁海杏哭笑不得道说道。

    “怎么都不见你的肚子大。”战常胜看着她依然扁平的肚子道。

    丁海杏好笑地摇头道,“四个月才小腹微凸呢你呀别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好不好。”

    丁国栋骑着自行车过来,“杏儿。”看着在做地各位又道,“哟都在呢”

    “舅舅”红缨和景博达看见丁国栋齐齐站起来叫道。

    “乖,你们接着看书吧”丁国栋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说道。

    两个小家伙重新坐回了小板凳上,眼睛瞅着丁国栋的后车座。

    “大哥舍得来了。”丁海杏嗔怪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没好气地看着他道,“大舅子以为在工厂就躲的过吗”

    车筐的好处显而易见,来找丁国栋编筐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双手即便没日没夜的也编不完。

    所以丁国栋躲了两个星期,不过工厂里也有人找他编筐。

    实在抓不到丁国栋,也等不及的学校里的人就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车筐也没什么技术难度。

    正好这一次招工来的都是乡下来的亲戚,所以这一下子编筐大军就扩大了。

    这车筐很快就风靡了起来,因为丁海杏去校外的市场买菜的时候,就看见有农民挑着车筐来卖。

    人民的想象力是丰富是巨大的,编的车筐花样翻新,甚至还上色了。

    “我这不是来了,杏儿看我给你逮了只兔子,给你和俺外甥补身体。天天吃鱼不腻啊”丁国栋从车筐里抓着一只兔子绑着双脚的灰兔子道。

    “你给我逮着兔子,我也不能吃啊”丁海杏略微遗憾地说道。

    “为啥”丁国栋不解问道。

    “大哥,你想孩子变三瓣嘴吗”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

    “兔唇”丁国栋一拍额头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这是迷信吧”战常胜出声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丁海杏星眸幽幽地望着他道,“我是不会吃的。”

    “你说的对,那咱就别吃了,这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战常胜声音低沉有力道。

    “对了,大哥,你怎么就确定我这肚子里是外甥,而不是外甥女。”丁海杏噘着嘴不满地说道,“这么重男轻女。”

    “那这不是男就是女,我又不知道,那我怎么说,杏儿你肚子里的孩子。”丁国栋耿直地说道。

    “呃”丁海杏呆愣愣地看着直线思维的他道。

    战常胜看着傻乎乎的杏儿,这耿直的大舅子,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道,“老话常说,一孕傻三年,真是诚不欺我。”

    “兔子不能吃,大哥给你带来好东西了。”丁国栋将绑在车后座上柳编的蛋形沙发给卸了下来,“来,杏儿看看,是不是你要的样子。”

    “我试试。”丁国良见状立马坐上去道,“耶大哥还真不错耶很舒服。”

    “这做上去还真有些田园风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丁国良摇头晃脑地说道,非常遗憾地说道,“哥,怎么才做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