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太极心法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用,不用。”红缨摆摆手道,“车子矮,我自己摸索吧”

    短短这三、四个月,红缨的个头窜了一个大截,幸好衣服做的大了一些,不然可就小了。

    个头高了,又是车子矮了,所以战常胜很放心让她自个骑去吧况且操场上有大舅子和小舅子在,多推两回就会了。

    “那行,你去吧小心别摔着了。”战常胜仔细地叮嘱道。

    红缨点了点头,穿上外罩,戴上帽子,与手套就出门了。

    战常胜收拾干净厨房后,解下身上的围裙,挂在了门后,然后端了杯热水过来放在了茶几上道,“别光吃松子,喝些水。”

    “嗯”丁海杏点了点头。

    战常胜坐在她的旁边上下打量着她道,“你看你这个样子,吃了睡,睡了吃,都快成小猪了。”

    丁海杏轻轻的端起了茶几的上水,浅浅的抿了一口,扬着一张温柔精致的小脸,眉间含着轻柔的微笑,“那你像什么”

    “像猪倌儿呗只负责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战常胜抓了一把松子,嗑开,拿出仁儿,塞到了她的嘴里。

    “别光吃松子,我听说吃核桃孩子聪明。”战常胜声音低沉而性感,嗑完手里的松子,拿着小锤子砸核桃喂她吃。

    “别光我吃,你也吃,吃核桃补脑,看你看书怪辛苦的。”丁海杏眼底柔和地看着他道。

    由于怀孕初期,不能有剧烈的运动,所以战常胜不但加大了训练量,发泄自己多余的精力,还每晚在客厅看书很晚,回到卧室,那是倒头就睡,压下身体那份旖旎欲念。

    丁海杏挠挠下巴,这样也不是办法,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他这么消耗。

    可为了孩子好,肯定不能剧烈运动,得转移他的注意力。

    “我困了,想进去睡了。”丁海杏站起来道。

    “我扶你进去。”战常胜拍拍手上的核桃屑道,山核桃夹仁,所以战常胜拿着竹签挑核桃仁吃。

    “你看书吧我这才一个多月,没那么娇气。”丁海杏娇声道,“你别这样好不好。”

    “好好你去洗脸刷牙,我给你打洗脚水。这可以吧泡泡脚睡的好,被窝也能暖热了。”战常胜双眸温柔如水地看着她道。

    “行”丁海杏去了卫生间洗脸,刷牙,回来后,正好战常胜端来了洗脚水。

    丁海杏坐在床上,抬眼看着他道,“你去看书吧洗完脚我自己倒掉。”紧接着又道,“我还没肚子大的成为废物呢等我真的弯不下腰了,不用你说,我也会让你做的。”

    “那好吧”战常胜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上一吻,离开了卧室。

    丁海杏洗完脚,将洗脚水倒了,掀开被子,脱鞋上床,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黄帝内经,从家里回来时,丁海杏拿了几本医书。

    所以要做手脚还得从书里做,由于书泛黄的线装书,竖排繁体。

    丁海杏空间中练气心法多的是,挑一个可用的,关键是如何让它合理的出现并存在。

    丁海杏意念一动,薄薄的天蚕丝锦出现在了她的手上,放哪儿合适食指非常有节奏地轻扣着医书,好像就书皮厚一些。

    有了意念一动体内的真气溢出指尖,真气如刀,将书皮揭成两层。

    小心翼翼的将天蚕丝锦放进去,然后一切准备就绪后,丁海杏提高声音喊道,“常胜常胜”

    战常胜放下的手里的书疾步走过来,推开门道,“怎么了”

    “吃的核桃、松子多了,我想喝水。”丁海杏柔声说道。

    “好,你等着。”战常胜欣然一笑应允道,转身出去,少倾端了杯水进来,“正好不冷不热的。”说着将杯子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接杯子时,杯子轻轻一歪,水正好撒在了医书上,“哎呀书湿了。”

    “别着急,别着急。”战常胜拿着书将上面的水渍给甩在地上,“你看没事了。”拿手拨拉拨拉,“看没有一点儿影响,不行了在包一个书皮。”说着放在了床头柜上,“晚上别看书,仔细坏了眼睛,你不是困了吗快睡觉。”

    丁海杏手捧着水杯,灌了一口,皱着眉头,怎么没有发现吗心里那个着急啊

    “我再看一会儿。”丁海杏将书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水痕很明显,里面的丝锦正好露出一角。

    这么明显还看不见吗不行的话自己出声。

    “这是什么”战常胜看着她腿上的医书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丁海杏故作惊讶地问道。

    “这封面好奇怪”战常胜拇指和食指夹着书皮轻轻一捻,错开了,他小心翼翼的将书皮揭开,“这是什么”拿着丝锦,“这是丝绢。”

    “不知道。”丁海杏摇摇头道。

    战常胜将它抖开,抬头用繁体字写着太极拳的心法。

    丝绢泛黄,在晕黄的灯光下,闪烁着鎏金碎光。

    丁海杏想来想去,太极拳最有名了,按在它的身上最合适了,其实这一套心法也属于道家。也不算指鹿为马,胡扯八道。

    战常胜看着上面的口诀,还有如何运气,如何吐纳写的非常详细,双眼放光,是如获至宝啊

    “怎么了看你那眼睛都拔不出来了,那上面写的什么”丁海杏将手中的水杯放在了床头柜上。

    “教授太极拳的。”战常胜随口说道。

    “那值得你这么高兴吗不就是太极拳吗什么刚柔并济、四两拨千斤,慢悠悠的,能有什么杀伤力。”丁海杏撇撇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没有内力配合,那只是花架子。”战常胜雀跃地说道。

    “你懂得真多”丁海杏满眼小星星地看着他道,心里有些意外,他还懂这个。

    “都是小时候在茶楼蹲在墙角听人家说书的尤其是隋唐演义,济南剪子巷口,三十六友齐会贾家楼,第一条好汉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第二条好汉宇文成都手使的凤翅镏金镗、第三条好汉裴元庆梅华亮银捶,那秦琼秦叔宝四棱金装熟铜锏,那罗成的罗家枪,回马枪单挑单雄信,那真是热闹。杨家将里面五郎八卦棍”战常胜眉开眼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