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柳笛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还是别吃了,小心为上。”战常胜将放在她面前的凉拌章鱼拿的远远的。

    “呵呵”

    在开学之前,战常胜又随着徐大海他们出海两趟,都是近海附近,有丁海杏在,他们每次都满载而归。

    其他时间徐大海他们也去了,结果不说空手而归吧收获却和有战常胜在的时候没法比。

    结果战常胜就成了运气超好的男人,可惜这个男人要开学了。

    眨眼间就到了星期天,丁海杏早早的准备上了丰盛的饭菜。

    丁国栋来了以后,战常胜就指着二八车道,“大舅子,走的时候,就骑着它走,这样来回也方便。”

    “这得多少钱啊我不要。”丁国栋立马摆手道,“杏儿、妹夫你们又乱花钱。”

    “哥,这可没乱花钱,而是常胜自己组装的。”丁海杏将车子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哥,一辆车才两块五。”丁国良压低声音激动地说道。

    “这简直,太太不可思议了。”丁国栋不敢置信地说道,“那个我把钱给你们。”

    “大哥,你要这样我可是要生气了。”丁海杏板着脸道。

    “那不能让你们出钱又出力吧”丁国栋固执地说道,“那这车子我也不要了。”

    对这个倔脾气丁国栋,丁海杏早有准备道,“大哥,我不收你的钱,我需要你的手艺。”

    “手艺我有啥手艺”丁国栋闻言眸光清澈地看向丁海杏道。

    “你那编筐的手艺啊”丁海杏眉眼含笑,缓缓地说道。

    “编筐,没问题。”丁国栋爽朗地应道,“这是我拿手的,说吧要编什么”

    “用柳条编车筐。”丁海杏比划着道,“咱们不是编过背篓吗比那个小,然后固定在这里。”指着车把前道,“这样买菜什么,放个包什么的多方便啊”

    众人闻言,眼前一亮,战常胜悠悠然一笑道,“这要是装上去,就太方便了。”

    “这简单。”丁国栋一听就明白了,“现在正值柳条发芽的季节,适合编筐。”

    “姐,你咋恁聪明呢”丁国良笑呵呵地说道。

    “我也是瞎捉摸的,整日里骑着车子来回跑,自然就想怎么方便、怎么来。”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目光看向丁国栋道,“怎么样哥,这三辆车都编。”

    “我编好车筐,可怎么固定啊”丁国栋上下打量着车把道。

    “大舅子尽管编筐,怎么固定交给我。”战常胜眼底闪烁着浅浅的柔光道。

    “那好。”丁国栋利落地说道,“我现在就去折柳条。”

    “大哥,大哥,不急在这一时。”丁海杏赶紧拦着他道,琉璃似的双眸静静地看着他又道,“大哥,现在可以收下这辆自行车了吧”

    “这”丁国栋迟疑道。

    “行了,别这那的了。你不骑这车子,可就放着接灰,生锈了。”丁海杏静静地看着他,大有他不接受,就这么一直看着他。

    与之对视的丁国栋很快就败下阵来,宠溺地看着她道,“哥答应还不行嘛”

    “现在还有时间,我去折柳枝可以了吧”丁国栋轻笑地看着她道,“现在可不到吃午饭的时间。”

    “去吧去吧我也拦不住你。”丁海杏挥手道。

    “我过来的路上正好路两边栽种的柳树,非常合适编筐。”丁国栋浅浅笑道,“那我走了。”转身抬脚离开。

    “大哥,别揪着一棵柳树折啊”丁海杏提高声音提醒道。

    丁国栋闻言脚下一个踉跄,回身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她道,“我是笨蛋吗有些枝条根本就不合适。”

    “嘿嘿那就好。”丁海杏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二月末一株株柳树长垂的枝条上,正悄悄滋生出可爱的嫩芽,或翠绿,或鹅黄,在和煦的东风里款款摆动,像幕帘,像瀑布,朦朦胧胧,袅袅婷婷,别有一番风韵。

    原材料对于经常编筐、编篓的丁国栋来说,好找的很,这盐碱地、沼泽地都有。

    目测一下,他就知道这柳枝那个可用不可用。

    在回来时,扛了一大捆细嫩的柳条回来。直接放在了楼前僻静处。

    这些柳条要及时剥皮,所以丁国栋搬着小凳子拿着战常胜递来的匕首,一根根的剥皮。

    柳条柔软易弯、粗细匀称、色泽高雅,非常适合柳编。

    战常胜和红缨一起过来帮忙,抽柳枝。

    到底是雨水已过,坐在阳光下一点儿也不觉的冷。

    春天柳枝正嫩、柔软的时候,正是做柳笛的最佳时刻。

    丁国栋玩性大起,用柳枝剥下来的皮,做了个柳笛,放在嘴里吹了起来。

    丁国栋拿着细如筷子或粗如手指般的柳枝,用小刀裁成两三寸长的几截,拿一截放在地上,用脚轻轻踩着,来回搓动,觉得火候到了,然后撕开一头,用嘴紧紧咬住,两手拧动几下,用力一抽,绿葱管似的柳皮儿整体被褪了下来。

    那白白的、似象牙一样的柳棍,正是柳编的材料。

    而活脱下来的柳皮,先用小刀在柳皮的一端削去绿色的薄膜,用门齿咂吧咂吧咬几下,使其柔软,这样,柳笛就做成了。鼓起腮帮,用力一吹,便“呜呜”断断续续地响起来。

    柳笛有粗细之分。粗点的柳笛,声音浑厚粗犷,如牛哞哞叫,似马啸啸鸣。细点的柳笛,声音尖细绵长,如黄莺娇娇啼,似春燕悄悄语。如果手中分别拿着几只粗细不等的柳笛,替换着吹,声音自然也就粗细不同了。

    做柳笛看起来事小,却是技术活儿,要掌握要领。搓得轻了,柳皮和柳骨不会分离;搓得重了,柳皮会被搓破,报废。

    丁国栋做好了,放在嘴里,吹出了欢快的曲调,很快吸引了楼里其他的孩子跑了过来。

    一个个眼巴巴地瞅着丁国栋,丁国栋来者不拒,是见者有份。

    不大一会儿,楼前就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如大杂烩似的。

    不管如何孩子们玩儿的高兴,拿着柳笛来回的疯跑,像其他小伙伴显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