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虚心学习,早日进步

作品:《六零俏军媳

    “只是抱抱太简单了,怎么也得亲一下。”战常胜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那可不行大庭广众成何体统。”丁海杏板着小脸,义正言辞地说道。

    “哎”战常胜一脸的遗憾,深邃的黑眸在阳光的映射着点点碎光。

    丁海杏抿嘴偷笑,扭过头去,转移话题道,“这么积极的学习航海知识啊”

    战常胜认真地说道,“没办法,他们讲的课听的我云山雾罩的,只好来理论联系实践了,虚心学习,早日进步。争取和那些教员们建立共同语言。”

    “呵呵”丁海杏闻言笑了笑,“我就喜欢你这份上进心。”毫不吝啬地说道。

    “既然穿上了蓝军装,咱就得对得起这身军装,他们上课说的什么海流啊潮汐的我不太懂但是有一点儿我知道,在陆地上打仗,要熟悉地形,在海上打仗那得熟悉海洋情况吧”战常胜声音低沉有力道,“我这个从陆军来的新兵蛋子,不开小灶,怎么追人家。”眸光深沉地又道,“刚来的时候,冬天不好出海,现在春暖花开,正好出海实践去。”

    丁海杏小手覆在他的大手上,给予他无声地鼓励。

    “还是他老人家说的好,从人民群众中来,到人民群众中去,要相信人民群众。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战常胜眸光幽深振振有词地说道。

    “你居然没有晕船,合该你穿蓝军装。”丁海杏回头看了他一眼道。

    “我湖上泛舟的时候就没晕船,这大海当然也不会晕了,所以才选择海军的。”战常胜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

    “那湖上泛舟能跟海上一样吗”丁海杏闻言好笑地说道,“湖面平静如镜子,没有一丝起伏,这海上就不同了,别看无风平静,也摇摇晃晃的。”忽然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湖面泛舟你这是跟谁一起小船儿推开波浪,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看星星、看月亮的。”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仔细像小狗一样嗅嗅这边、嗅嗅那边,清淡的笑声溢了出来,开口竟是那揶揄的语气,“还不到午饭时间,我怎么闻到这么大的醋。”

    “是啊我就醋了怎么着”丁海杏扭着头,仰脸看着他,鼓着腮帮子道。

    战常胜看着变成大青蛙似的丁海杏,飞快的在他额头嘬了一口,笑着说道,“和战友们出任务,三更半夜,泛舟湖面直捣敌人的老巢行不行啊”

    “行,怎么能不行”丁海杏讪讪一笑道。

    两人就这么一路打情骂俏的回到了家,丁海杏从车上下来,看着后车座上的一大篮子海鲜道,“这个怎么办”

    “不是说了送人情,别看多,一分的话,那也是狼多肉少。”战常胜从车上下来,支好车子,解下篮子道,“中午咱吃什么”

    “这么多虾虎,咱包饺子如何”丁海杏馋的直流口水道。

    “你可以吃虾吗”战常胜关切地问道,从杏花坡回来时,丁妈嘱咐了战常胜,孕妇不可以吃什么,让他盯着杏儿,别嘴馋了,吃些不好的东西。

    “可以虾里面蛋白质丰富,最适合现在的我了。”丁海杏点头说道,面对他的关心,脸上挂着清浅如月的笑意。

    “行,听你的咱们吃虾肉饺子。”战常胜提着篮子就进了家门,直接拐进了厨房。

    将海鲜分了分,留下自己一顿的量,其余分给了楼上的四家邻居,对门的景家,还有沈校长。

    战常胜再回来时,丁海杏和红缨,还有丁国良已经将虾虎给洗干净了。

    虾肉很容易剁碎,丁海杏看着战常胜回来,“你去服务社买一点儿猪肉,和虾掺和了,我们做猪肉白菜虾肉馅儿。”

    “成,没问题。”战常胜转身离开,再回来时,手里拎着一块五花肉大概就一两,将肉递给了丁海杏。

    自己拿着面盆开始和面,“那些小梭鱼和八带怎么吃”

    “这简单小梭鱼腌制以后在铁锅里焙烤了,至于八带直接开水焯了后小葱拌了。”丁海杏很干脆地说道。

    八带就是小章鱼,这里又分“短鮹”和“长鮹”两种,短鮹大家吃得多,发白,个头小长鮹发红,个头大很多。每年春秋两季,渔汛时期都能捕捞到。

    “我来洗八带。”丁国良自告奋勇道。

    战常胜和红缨没有异议,因为他们对处理海鲜不在行。

    丁国良在水槽里,用锋利剪子剪开布袋,剪掉肠子和牙,清洗干净了,锅里烧开水,把八带放进去,快速用筷子搅拌,八带受热后爪子马上就卷起来,不用一分钟就可以捞出来,放在一旁备用,等饺子出锅了,然后用葱酱油、醋、葱丝、香油,就这么简单的凉拌了。

    调好了馅儿,和好了面,大家一起包饺子,人多包的就快。

    丁国良包的饺子不好看,所以擀饺子皮的认为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人多包的就快,下好了饺子,连同凉拌的葱丝八带和小梭鱼一起端上来。

    “吃吧”战常胜抄起筷子道。

    大家一起纷纷下筷子,吃饺子。

    “杏儿不喜欢章鱼吗”战常胜眼神锐利的发现丁海杏夹章鱼的次数特别少。

    “我姐什么海鲜都吃,不挑嘴的。”丁国良一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人家说吃章鱼,容易生一个懒惰的小孩子。”丁海杏嘿嘿一笑道。

    “姐那是封建迷信,你也相信。”丁国良轻笑道,看着一脸困惑的战常胜和红缨,将孕妇不吃章鱼的传说细细说了一遍,“与其像章鱼那样没有一点骨头、又懒又蠢的子孙,还不如干脆没有,所以就不给孕妇吃章鱼。”

    丁海杏看着紧张的准爸爸道,“虽然是传说也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章鱼浅尝即止,不可以多食。章鱼对胎儿是没有任何伤害和影响的,但是它对产妇的杀伤力非常强盛,孩子可以平安出世,但是它会使产妇胎盘活性,会自动返回子宫内导致产妇会失血过多,如果不及时取出会导致产妇失血过多死亡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