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请教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真是没想到在外人面前冷冰冰不易亲近的战常胜跟人家老汉聊的还挺起劲儿的。

    “老话说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滔天啊”徐老伯嘬了一口烟道。

    战常胜停下刷桐油的活儿,站直了身体看向无边无际的大海,目光又转向他好奇地问道,“老伯,你们现在是机帆船还是依然是风帆船。”

    “现在机帆船有,风帆船也有。这以前都是风帆船,靠的就是自然风。那可是靠船老大的驾船技术啊”说起这个,徐老伯得意地指指自己道,“想当年咱是这个。”竖起了大拇指,“不是吹牛,我能在六级大风天,一点儿不差的能绕过前面海口那那片乱礁石回来。”

    “老爷子好本事啊”战常胜夸赞道。

    徐老伯摆摆手,叹息道,“不中了,老了,都拉不动帆了,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也只能刷刷桐油了。”语气中说无限的落寞。

    “谁说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这几十年的航海经验可是年轻人不具备的,这闭着眼都知道那是东南西北。”战常胜宽慰老人道。

    “那是”徐老伯笑的满脸褶子道,脸上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容。

    “现在也不行了以后都是机帆船了,我这样的迟早被淘汰了。”徐老伯这次没有沮丧,反而很开心道,“这样也好这机帆船咱就跑的快,不怕他龟儿子的炮弹。也证明咱国家强大起来了,和以前比这日子好了。”随即又道,“可虽然换成了机帆船也不能和人家的大军舰比,咱不强大了,只有挨揍的份儿。”

    “早晚有一天揍他狗日的。”战常胜看着无边无际蔚蓝的大海道。

    这次徐老伯宽慰他道,“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不过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咱的船小炮弱呢忍忍吧”话落才认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捂着嘴,结结巴巴地说道,“首首长那个刚才的话算我没说,我可没有故意抹黑”说的都快哭了出来,手里的烟卷都掉了下来。

    “老伯,你刚才说啥呢俺没听清。”战常胜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道,紧接着又道,“这海流、潮汐怎么看啊”

    徐老伯闻言心里安定了下来,脸上不复紧张的神色,随即赶紧拿起掉在地上的半截烟,又抽了起来。

    边抽烟边给战常胜讲起了这海流、潮汐,什么时候涨潮、什么时候落潮,怎么看天出海,怎么躲避台风

    “这个光说是没有用的,改天咱俩出海,要知道李子的滋味儿那就得亲自尝一尝。”徐老伯看着他说道。

    “好啊好啊”战常胜忙不迭地应道,“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天气晴好,咱们就出海看看。”

    “你认真的。”徐老伯黝黑地双眸看着他道。

    “当然”战常胜郑重地点头道,随即又道,“我可是旱鸭子,什么都不懂。”

    徐老伯转过身看着大海,看看湛蓝的天空,“没关系,今天晴好,天气不会有什么变化。”轻蹙了下眉头道,“午后会起风,不过咱们就回来了。”

    战常胜惊讶地看着他道,“老爷子,这都能看出来。”

    “在海上久了,看天是必备的技能。”徐老伯骄傲自豪地手道。

    “那行,咱们去海上溜溜。”战常胜站起来道,“老伯等一下,我去跟我爱人说一句。”

    “不用说了,我听见了,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丁海杏走过来道,迟疑了下道,“只是就你们两人能行吗”看向战常胜道,“你会划船吗”

    不是丁海杏怀疑,而是战常胜真的什么都不懂,老人虽然经验丰富到底是年纪大了,这体力跟不上了。

    “我会。”战常胜自信地说道,“我曾经在湖上泛舟来着。”

    “噗嗤”徐老伯不厚道的笑了,“小老弟,这可不是湖上泛舟,这是大海,没点儿本事,这船就出不去,就被海浪给推回来了。也是我一时孟浪了,该天吧改天叫上我儿子。”

    “爸,您怎么又在这儿啊”宽厚低沉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不是说这桐油我来刷。”

    战常胜他们三人扭头,看见身材高大却精瘦的大汉,长相有些奇特。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男人,年龄三十上下,典型的渔夫,游泳健将。从身材上就可以看出来,上身修长长于下身,双臂长度及膝,厚实的大手人蒲扇似的,一双大脚比平常人大,如脚蹼一般,短而粗壮的大腿,很有爆发力。

    “大海,你咋来了”徐老伯看着儿子道。

    “我们要出海,来跟您说一声。憋了一冬天了,去海上看看有没有收获。”徐大海诧异地看着战常胜他们两人,“爸,这是”老爸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体面的人,还是一名海军,看肩章团级干部。

    “这是战同志和他的爱人。”徐老伯介绍道,“这是我大儿子徐大海。”

    “你好。”战常胜看着他道。

    “呃你好。”徐大海神色拘谨地说道。

    徐老伯拉着徐大海的手道,“你们要出海,正好带上战同志一起去海上转转。”

    “好吧”徐大海应道。

    徐老伯将儿子拉到一边叮嘱道,“儿子,战同志没下过海,是个旱鸭子,在海上你要好生照顾一些。”

    “啊他不是海军吗什么时候海军也收旱鸭子了。”徐大海一脸好奇地说道。

    “少多嘴,这是你说的,总之一句话,在上照顾好人家,别出岔子了。”徐老伯不厌其烦地叮咛道,“就去咱们经常去的海域,那里海水平缓,暗礁少。别去危险的地方明白吗”

    “知道了。”徐大海点点头道,真是啰嗦的老爷子。

    就这样战常胜跟着徐大海还有另外两个渔民带上钓鱼用具架上机帆船就出海了。渐渐的离丁海杏的视线越来越远,直至变成一个小黑点儿最后看不见。

    天气晴好,顺风又顺水徐大海驾驶着机帆船行进了大约行驶了40多分钟,也就3、4里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