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换车

作品:《六零俏军媳

    “可以吗”丁海杏希冀地看着他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战常胜朝她歪歪头道。

    “国良把车子给我们。”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好的。”丁国良利索的从车上下来,将车子递给了战常胜。

    换个二六车丁海杏没有一点儿意见,考上大学,车子留给姑姑或者爸骑还是小点儿好。

    战常胜推上自己组装的自行车,看着丁海杏道,“走咱们看车去。”

    “国良就在家吧你这骑车技术,有待加强。”战常胜眯起眼睛,淡淡地望着他道。

    “行”丁国良点头如捣蒜道,事实上他也没有时间,还得赶紧复习功课,这要不是姐夫大功告成,他才不会出来的。

    “上来”战常胜大长腿一跨,坐在车上,两条大长腿支着,看着丁海杏朝后座努努嘴道。

    “那个常胜你不换下你身上这身军服”丁海杏眉目轻转期期艾艾地说道,“这样去了我怕人家吓的不敢给你换。”

    “对哦”战常胜从车上下来,将车子支好了,就进了家,少倾换了一身中山装常服出来。

    想当初布料买的多,丁海杏只给老爸做了一身中山装,丁妈和丁姑姑两条裤子,又给自己做了两条裤子。余下的本来打算给大哥和小弟做的,他们有旧军装穿,她就给战常胜做了一身中山装,今儿可是头一次上身。

    果然是军人出身,穿中山装的效果也非常的棒中山装穿在战常胜的身上多份稳重与朴素,少了份军装的肃穆与刚毅,当然依然说妥妥的硬汉一枚。

    战常胜则载着丁海杏出去了,坐在后座的丁海杏,不疾不徐地说道,“常胜,咱这么做,不会有人告咱们吧”

    “咱们是以物易物,换车,可不违法的。”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道,“而且这事民不举官不究。”

    丁海杏无奈地笑了笑,这事不怪她想得多,而是这个罪名对她刺激太深。

    转眼间战常胜骑着车子载着丁海杏到了一家修车铺子前。

    两人从车上下来,战常胜看着满脸络腮胡子的修车师傅道,“师傅,你看看这辆车,换你一个弯梁车行不”直接开门见山了。

    修车师傅走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车子,才看向他们二人道,“这车来路正吧”

    “来路特正,我自己组装的,这不爱人嫌二八的大,所以来换个小的。”战常胜言语冷冰冰地说道。

    敢说他偷车,真是,老子一身正气,像偷车贼吗

    “那行,你去瞅瞅,自个挑去。”修车师傅指着树下一排五六辆,半旧不新的自行车道。

    还真有一辆弯梁车,落的厚厚的一层灰,可见没人要。

    “师傅,这车还能骑吗”战常胜看着车子,皱起眉头道。

    “能骑,怎么不能骑啊”师傅立马从车座下抽出破抹布擦了擦弯梁道,“你看。”

    将上面的浮灰擦去,露出真面目,“看看,这上面的漆都没掉,有九成新呢”

    “那咋没人要啊”丁海杏一脸问道,这么好的车没道理啊

    “这您就不知道了。”师傅笑着说道,“大家都喜欢带横梁的二八车,可以多载人啊这一家三口,孩子坐横梁上,老婆坐后面,这年下里,走亲戚多好。”

    “是是”丁海杏闻言笑道,这弯梁车不如二八杠实用。

    “师傅,这车可以骑一下吗”战常胜指着二六的弯梁车子道。

    “当然可以了。”师傅麻溜的又将车座、车把擦了擦,“看看,都特别新。”

    战常胜推着车子出来,推到了丁海杏眼前道,“杏儿,你骑骑看。”

    丁海杏从兜里取出手绢,又擦了擦车座与车把。

    战常胜见状,“还是我来骑吧别弄脏了衣服。”

    “行”丁海杏将自行车推给了他,战常胜蹬上自行车就走了。

    丁海杏看着修车师傅道,“咱明人不说暗话。你这车子都卖吗”

    “咱丑话说在前面,我这可不是投机啊”师傅小心翼翼地说道,“您今儿要不是来换车,我一准不会卖给你。”

    “你放心,我不会说的,我买车子也是担风险的。”丁海杏闻言黑眸闪烁地看着他道。

    “这车你要看着好,二十提走。”师傅也爽利道。

    丁海杏不敢置信道,“二十。”我嘞个乖乖这么便宜。

    “我买零件都花了十几,也就挣个辛苦钱。”师傅立马说道。

    “我推来的那辆呢六成新的。”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三十。”

    我嘞个乖乖,他们的成本才二块五,真是暴利啊暴利。

    “八成新呢”

    “六十。”师傅接着又道,“九成新,八十。”笑了笑又道,“你别看着挺挣钱的,可做不长久。”

    “为啥”丁海杏一拍额头道,没有货源,现在自行车不多,那废旧的自行车就更少的可怜了,而零件又要工业券才能购买,就限制了修车师傅的发展了。

    丁海杏看着他一圈骑下来,战常胜骑到他面前跳下来道,“骑车挺利落的,蹬着很有劲儿。”

    “那就好,我就怕车子肉唧唧的,爬坡无力。”丁海杏拍着车子满意地说道。

    “那师傅,我们就换了啊”战常胜看着他道。

    “行”师傅爽朗地笑道。

    结果去的时候一辆大车,回来的是小了一号自行车。

    战常胜骑自行车载着丁海杏,丁海杏双臂圈着他精壮的腰身,丁海杏淡淡的一笑,淡然地说道,“这真是一个有钱途的职业。”

    “革命不分贵贱嘛”战常胜接话道。

    丁海杏闻言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就是代沟的问题。

    那丁海杏银铃般的笑声笑的战常胜莫名其妙,于是飞快地瞥了她一眼道,“我说你笑什么”

    “我说的前途的钱,是金钱的钱,不是前面的前。”丁海杏别有意味地看着他道,“你猜你那个自行车,那师傅多少钱出手。”

    “这我哪儿知道”战常胜忽然想起来道,“你刚才和师傅就在谈这个。”

    “嗯”丁海杏点了点头。

    “快说别卖关子了。”战常胜声音低沉而有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