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工人阶级中的一员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看着一动不动的丁海杏,整个人就这么沐浴在金色的柔光中,朝霞映红了她的脸颊,脸上有细细的粉红色绒毛,“杏儿你不会真的在打坐参禅吧”

    丁海杏睁开眼睛,刹那间双眸亮若纯澈的黑曜石,眼底流光溢彩,灿若星辰,熠熠生辉,让战常胜一时看痴了。

    战常胜自认不是好色之人,也被她深深地吸引住了,“别这样看男人。”低哑的开口,很容易让人化身为狼的。

    丁海杏无辜地眨眨眼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怎么了”

    这一开口,丁海杏鲜活了起来,抖落了身上那清远出尘的气质,仿佛刚才只是错觉。

    “哦没什么”战常胜看着她打趣道,“杏儿打坐参禅还真像那么回事”

    丁海杏灿烂的双眸闪烁着狡黠的流光,俏皮地说道,“不及某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你这丫头,看我出丑是不是很乐啊”战常胜宠溺地揉揉她的脑袋,笑容暖暖地说道。

    “红缨呢”丁海杏四下张望道。

    “早就回家做饭去了。”战常胜捏捏她挺翘的鼻子道。

    丁海杏拂开他的手道,“天亮了,让人看见了不好。”操场上已经有人在晨练了,“你是继续,还是跟我回家。”

    “回家。”战常胜拉着她的手道,“你说你,就散了一会儿步,就坐在长椅上了,看这手冰,千万别感冒了。”

    “没事,我没感觉到冷,相反很舒服。”丁海杏实话实说道。

    不过显然战常胜不太相信,步履匆匆的回了家,“还是家里暖和。”

    早饭清粥小菜,粥是丁国栋熬的,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丁国栋,“真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主儿,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去,少打趣我。”丁国栋振振有词地说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憨憨一笑又道,“熬粥这种简单的事情,我还是会做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

    粥熬好了,红缨从食堂打来馒头,丁海杏从坛坛罐罐里拿出小菜,吃了舒心的早餐。

    战常胜推着自行车,正好看见高进山拉着一个憨实的汉子出来,“老战,等等我,咱们一块儿走。”

    “老高回来了,新年好。”战常胜微笑着打招呼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上回来的。”高进山看着他们俩介绍道,“这是我大弟弟高文山。”接着又道,“文山,这是哥的战友,战教官,曾经救过我的。”

    “老高,你看你又来了。”战常胜看着高进山不满地说道。

    高进山不理会接着介绍道,“这是老战的大舅子,丁国栋。你们都在校办工厂工作以后互相帮助着些。”

    “大舅子,听见了吗”战常胜看着丁国栋笑了笑道。

    “我们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丁国栋腼腆地说道,看着高文山,国字脸,脸型消瘦,眼角堆满了皱纹,看着比高大哥还要老,目光深邃,皮肤由于常年的劳作,被太阳烤的黝黑,跟他一样,“我今年二十三,过了年了二十四了。”

    高文山看着明显比自己长的俊俏,比自己年轻壮实又高大的后生,笑了笑道,“那我你比我大,我今年虚岁二十九了。丁老弟。”

    “文山大哥。”丁国栋叫道。

    “咱们走吧边走边说。”战常胜看着高家兄弟俩道。

    “等我一下,我去推车子。”高进山连忙说道。

    “好的。”战常胜点头道。

    高进山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高文山道,“拿着,我去推车。”转身去了走廊下,将自己的自行车推了出来。

    由于自行车前后都挂着大包小包的,所以一行四人只能步行一起去了郊区的校办工厂。

    高进山看看人家自行车上的包裹,在看看自己的,“老战你这包裹里都装的什么,带这么多。”

    “大的有被子、狗皮褥子,小到牙刷、毛巾、饭盒、草纸”战常胜拉拉杂杂的说道。

    说到小基本上每说一样,高进山就一脸的讪讪,“我怎么就没想到。”

    “没关系,离得近你骑车快在给他送一趟好了。”战常胜安慰他道。

    “你想得可真周到。”高进山不太自在地说道。

    也能理解大舅子嘛得好好的巴结,不过话说回来,这老婆都娶到家了还用的找献殷勤吗

    “不是我想的周到,是我家杏儿准备的。”战常胜轻笑道。

    高进山闻言心里暗叫一声糟了。

    这要是文山听进去,给家里写信的时候在学过去,爸妈又该怪巧茹照顾不周了。

    于是赶紧说道,“昨儿才回来,根本没时间去买。”扭头看了一眼高文山道,“文山,等你办好手续,我回去买给你送来。”

    “哥,不用,不用,该有的东西都有了,不用买,缺啥我买就好了。”高文山耿直地说道,要不是有他个在,这好事也落不到他的身上。

    “又没开工资,你手里才有几个钱了,这都是眼下要用的东西,我给你买。”高文山态度强硬地说道。

    “那好吧”高文山说道。

    高进山却在脑子里算计,买这些东西需要多少钱不知道这个月会不会超支。

    唉早知道不跟老战一起走了,破财啊

    一路就这么走到了工厂,他们在人事科、财务科办好了入职手续。

    丁国栋和高文山就正式跳出了农门,成为工人阶级中的一员了。

    办好了手续,战常胜和高进山领着他们俩又去了宿舍,俩人还挺有缘,分在一个宿舍中。

    战常胜和高进山把行李提进了宿舍,宿舍是砖瓦平房结构,进入屋内,和大学宿舍差不多,架子床,一间房住六个人。

    他们是第一个来,战常胜将行李放在了桌子上,“大舅子,选一长床吧”

    “我就睡这里吧”丁国栋就近选了一张靠窗户的下铺。

    高文山则道,“那我就住在你对面的下铺好了。”

    战常胜将包裹打开,“还是杏儿准备的妥当,这里连集暖都没有。”

    高进山看人家准备的齐全的,自己这边看着有点儿寒酸。

    高文山体贴地说道,“哥,这已经很好了。再说开春了,也不是很冷的,在坚持一下,天就暖和了。”自己弯腰铺着小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