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洗脑

作品:《六零俏军媳

    大约一个小时后,丁海杏和红缨,洗澡回来。

    战常胜推着她进了卧室道,“快去睡一会儿,床都给你铺好了。”

    “头发还没干呢”丁海杏指指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道。

    “我给擦。”战常胜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道,“你躺进去。”

    丁海杏脱掉外罩,只剩下秋衣、秋裤钻进了被窝,侧躺着,她是真的困了。

    战常胜则脱鞋上床,跪坐在她的身后,拿着干毛巾一点点的擦她的湿头发。

    头发还没擦干呢耳边就听见丁海杏发出细碎的呼噜声。

    战常胜摇头轻笑道,“这么快就睡着了。”擦头发的动作越发的轻柔了,待长长的头发擦干后,又轻轻的将她的头发梳通了,顺滑如黑缎的头发在他修长指节分明的来回的穿梭,轻手地将她的头发松松垮垮的编了个麻花辫,这样睡着舒服。

    战常胜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带着丁国栋去洗了洗澡,回来后将换下来的脏衣服拿着进了卫生间。

    “那个妹夫,衣服你也要洗啊”丁国栋拦着他道。

    战常胜挑眉道,“怎么不可以吗”看他满脸纠结,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黑眸闪了闪道,“那个大舅子城里不比乡下,这马上就要去工厂上班了,这衣服可没咱妈给你洗了。难不成你想着把脏衣服给收拾起来,我可给你说,杏儿可不给你洗衣服,她是你妹妹,可不是老妈子。”

    “那哪儿能啊我哪能让杏儿给我洗衣服呢”丁国栋赶紧表态道。

    “那你想带回去让咱妈给你洗啊”战常胜夸张地说道。

    “怎么会呢”丁国栋立马说道。

    “那衣服就得自己洗,难不成你一直穿的它发臭起碱子啊”战常胜轻笑道,开启了洗脑模式。

    丁国栋挠挠头道,“可是我不会洗衣服啊从小到大我就没干过。”

    “我教你。”战常胜大包大揽地说道。

    “妹夫你咋会的”丁国栋奇怪地问道。

    “兵营里全是男的,那蚊子都是母的,这衣服你不自己洗还等着别人给你洗啊穿着脏衣服,等着班长训你吧”战常胜进了卫生间将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服大盆里泡着,“再说了一进部队,这内务条例不但背熟了,还得认真的做到了。这良好的工作能力和整洁的素质是分不开的,你穿的干干净净的自己舒服,别人看的也顺眼对不,邋里邋遢的别人可就不待见你了。到了城里你得干净点儿。”说着拿着搓衣板,搬着小板凳拿着洗衣服开始洗衣服,“其实洗衣服不难这衣服最脏的是衣领和袖口,你得用手搓搓,才干净呢”

    丁国栋也搬了个小板凳,坐在跟着学洗衣服,搓的满手泡沫,有些为难道,“我们在家的时候衣服也经常洗,可是很爱干净的。妹夫你看俺们家都没有虱子。”积极地辩解,可不能让妹夫认为他们都邋里邋遢的。

    丁国栋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也不是不爱干净,可是这衣服不经洗,那洗的勤了,还不洗坏了。尤其是领子。”

    “弄个假领子啊”战常胜漆黑如墨的双眸溢满笑意道,“城里人都这样,这布票每年就那么多,衣服只能这么穿。”

    “这城里人可真能想点子。”丁国栋笑着说道,“这个办法好。”

    战常胜黑眸轻闪继续说道,“大舅子别怪我多说两句,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没出息在家里就该像咱爸一样,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

    “怎么会”丁国栋摇头如拨浪鼓似的道。

    “这城里大部分都是双职工,这家务事,是谁有空谁做。”战常胜声音低沉地说道。

    “那个妹夫,我说句话你可别生气啊”丁国栋小心翼翼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脑子一转就知道他想说什么“想说什么说杏儿没有工作”

    “是我不好,抢了杏儿的工作。”丁国栋不好意思道。

    “以后千万别说这话,要不我该生气了。”战常胜板着脸一脸严肃地说道,“虽然杏儿没有工作,但她可是家里的后勤保障,可是没闲着。再说了,新社会,讲究的是男女平等。咱家顿顿大鱼大肉那都是杏儿的功劳,不能把杏儿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

    丁国栋点点头,一脸的受教了。

    两个大男人利落的将换洗衣服给洗干净了,晾了出去。

    这一番洗脑下来,丁国栋在家务活上可勤勤了。

    战常胜眼底也浮起淡淡的流光,面部表情甚是柔和,大舅子未来的老婆,得好好的感谢他。

    aaaaaa

    回来修整了两天,丁国栋就要开工上班了。

    进厂的头一天晚上,吃罢晚饭,客厅内,丁海杏看着他道,“大哥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衣服、被褥,饭盒、暖水瓶、脸盆、毛巾、牙刷、牙膏都收拾妥当了。你腌的咸菜、辣椒酱,我都带着呢”丁国栋笑着说道。

    “我这里还弄了一床狗皮褥子,你回头垫在身下了。”丁海杏看着他要拒绝立马说道,“你们那里刚成立的工厂,配套设施肯定不健全,我这里集暖用不上。别跟我客气明白吗”

    丁国栋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感动压下道,“行,哥不跟你客气,我拿着。”

    “还有啊星期天一定得回来,改善改善伙食,那大食堂的饭菜肯定比不得家里。”丁海杏继续絮叨道。

    “有些太远了吧”丁国栋实在不想太麻烦杏儿了。

    丁海杏黑眸轻闪,看来得想办法整个代步工具。

    “远什么远走路也就个把钟头。”战常胜出声道,“这可是命令。”

    丁海杏狐狸似的双眸轻轻流转透出些许狡黠的流光道,“哥,看见我楼房前面那空地了吗”

    “看到了。”丁国栋不解地问道。

    丁海杏缓缓地说道,“哥,你可是种田的好手,这已经开春了,我可等着你到时候,给我开垦出来种菜呢你外甥可等着吃呢你不会让我挺着大肚子还下地吧”

    丁国栋立马拍着胸脯道,“这事包在我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