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新年好

作品:《六零俏军媳

    “外面太阳好,赶紧把棉被搭到外面去晒晒。”丁海杏提醒道,说着进屋抱着棉被出来

    战常胜见状赶紧接过她手里的被子道,“你动什么手啊我来,我来。咱妈说了不让你搬重物。”

    “我没那么娇气,这棉被重啥了”丁海杏眨了眨那双美丽的星眸,轻笑着说道。

    “你坐在沙发上,好好的歇着就成了。”战常胜低柔地笑道。

    “姐,你就安生的坐着,有我们大男人呢哪能让你动手呢”丁国良笑着说道。

    “好好好我坐着还不行吗”丁海杏那明媚的双眸中溢出满满的笑意。

    战常胜将卧室里的被子搭出去晒晒,正好碰见开门出来的景海林。

    景海林是听见楼道里的动静,才特地开门出来的,笑着说道,“回来了。”

    战常胜晒了被子回来看见他道,“是啊”

    “今儿才初三,怎么不在家多住几天,寒假还没结束呢”景海林看着他奇怪地说道。

    “我爱人有了,所以我们提早回来了。”战常胜唇边溢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笑的如呆瓜一样。

    “恭喜,恭喜了。”景海林立马说道。

    景博达从家里窜出来,看见战常胜立马说道熬,“战叔叔,新年好。”

    “新年好。”战常胜笑着说道,也许是知道杏儿有了,看见孩子面色柔和了许多,不再是冷脸一张,。

    “战叔叔,红缨呢”景博达探着脑袋看向战常胜身后洞开的大门问道。

    “在屋内,找她玩儿去吧”战常胜言语温和地说道。

    景博达立马兴冲冲地跑了进去,正好遇见抱着被子朝外走的丁国良,“丁小舅舅,新年好。”

    “博达,新年好。”丁国良看着他笑道,“来找红缨玩儿的吧快进去吧”

    “是”景博达连蹦带跳地进了客厅,“红缨新年好。”

    此时的红缨正拿着抹布擦桌子呢丁海杏扯扯她的衣袖指指景博达。

    红缨顺着她手指处一抬眼就看见眼前的景博达立马高兴地说道,“博达,新年好。”

    景博达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丁海杏道,“丁阿姨,新年好。”

    “博达新年好。”丁海杏看着他笑道。

    抱着被子出去的丁国良看见景海林立马道,“老师,新年好。”

    “国良也来了,假期里没有耽误功课吧”景海林看着他笑着问道。

    “没有”丁国良赶紧又道,“老师,这一次我来了,到高考前才回去。”

    “那好啊我还怕你时间短不能复习全面呢”景海林欣然笑道。

    “这样实在太麻烦你了。”战常胜不好意思道。

    “没关系,实在不行了,还有我爱人呢别忘了她也是大学老师,教授国良没问题。”景海林声音温润地说道。

    “我一定会好好的学习的。”丁国良立马保证道。

    “好了,快去晒被子吧”景海林看着他说道,目光看向战常胜道,“如果要夹煤球的话,来我家好了。”

    “知道了,谢谢。”战常胜说道。

    丁国良将他和国栋卧室里的被子晒了出去,顺便也将红缨的被子也晒了出去

    景博达看着正在抹桌子的红缨,卷起袖子道,“我来帮你。”

    “红缨别干了,去拿些糖果和博达玩儿去吧”丁海杏声音清脆而柔和地说道。

    丁国栋走过来看着她道,“红缨,这里有我们呢”

    “那好吧”红缨说道。

    景博达高兴地说道,“走走,去我们家里,别耽误了长辈们干活。”拉着红缨就跑了出去。

    战常胜晒好了被子,夹了块生煤球去了对门景家,又夹了块儿燃烧的煤球回来,这样好引火,如果拿着柴火引火的话,那屋里子不仅狼烟滚滚,味道也不好。

    战常胜引好了火,然后就拿着钱和票证去了服务社买东西,而学校外的菜市场估计这会儿还不会开张呢

    在人们心中,不过完了正月十六,这年就不算过完。

    丁国栋则卷起袖子,抹桌子、扫地,拖地,打扫房间。

    丁国良晒好被子后,就抱着功课去了景家。

    趁着大家都忙活的时候,丁海杏进了厨房,将坐在炉灶上的茶壶,注入了空间水。

    “杏儿,你来厨房干什么不是让你坐着了。”丁国栋端着脏水路过厨房道。

    丁海杏回过头若无其事地看着他道,“我想喝水。”

    “才刚做上茶壶,没有热水。”丁国栋看着他随即又道,“你要想喝水的话,我把脏水倒了,洗洗手,拿着暖瓶去水房打热水。”

    “不用了,不用了。”丁海杏摆手道,“我也不是急着喝,我等咱的水开好了。”走出厨房道,“哥,你忙吧我乖乖的坐着去。”

    年前服务社都被买人给买空了,所以也没什么好买的,只是买了些海鲜,鲅鱼,清炖了下面吃。

    吃完午饭,丁海杏推开空碗筷道,“我得去洗洗澡,感觉浑身都臭了。”目光看向红缨道,“去洗澡。”

    “好”红缨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拿换洗衣服。

    “你别动,我去给你拿换洗衣服。”战常胜看着要起身的丁海杏立马说道,然后端着碗将汤一饮而尽,放下空碗,推开椅子,起身去卧室拿着换洗衣服装进纸袋里,然后又去卫生间,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放在脸盆里才递给了丁海杏。

    这全程看在丁国栋和国良眼里满脸黑线。

    “这要是让爸看见,杏儿又该挨训了。”丁国栋压低声音道。

    “所以才这么急着回来的。”丁国良小声地说道。

    送走了老婆孩子回来的战常胜握拳清咳两声道,“嗯嗯再说我什么坏话呢”

    “没有,没有。”丁国良立马摇头如拨浪鼓道,他哪里敢说姐夫的坏话。

    “等杏儿她们回来,我们也去洗洗澡。”战常胜看着他们俩道。

    “嗯”丁国良起身收拾起碗筷道,“我来洗碗。”

    “本来就该你洗碗的。”战常胜毫不客气地说道。

    丁国良去洗碗了,战常胜将晒的差不多的被子抱回来,铺床,杏儿洗澡回来正好睡上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