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一哭二闹三上吊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合着我们磨了半天嘴皮子,好话说了一箩筐,你就让俺这么回去,还不给村里人笑话死。”郝母顿时气炸了,“我就说老头子,咱养了个白眼狼,娶了媳妇忘了娘,以前给家里寄钱,寄那么多,现在倒好,那钱宁可存着也不给俺花。”拍着大腿哭诉道,“你不知道咱家劳动力少,现在辛辛苦苦一年,还倒挂着。家里锅都揭不开了,他是顿顿大鱼大肉的,你吃的就能心安。”

    “怎么会铜锁他们都长大了,能下地挣工分了,这三个壮劳力呢家里吃不好,但也不至于揭不开锅吧”郝长锁是算计好才给家里寄钱的,“我也得养小家的不是吗”

    气的郝母一口老血喷出来,手指着他,张着嘴,“你你”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混小子斤斤计较,算计俺们算的那么清楚。

    “你娶的媳妇太败家了,两个月才存那么点儿钱,余下的钱都花了。”郝父不得不出声道,“你是要顾小家,我们不反对,可是我们怎么办虽然都能挣工分,可都是半大的小子,可挣不了满分,又都是能吃的时候,咱们杏花坡粮食出产有多可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身体也越发的不争气了。”

    郝父一席话,说的郝长锁又心软了。

    郝母加把劲儿道,“乡下的日子艰难,你寄回来的钱根本不够用海杏在的时候,你可是把钱全寄回来的。”

    郝父闻言心里咯噔一声坏了,这老婆子是来添乱的吧

    果然一抬眼就看着郝长锁的脸黑黑的,气急败坏地说道,“我说过别在我面前提她,你怎么就忘不掉呢”

    “我又没说错这差别也太明显了。”郝母愤愤不平道。

    “那能一样吗那时候她拼命的讨好你这个婆婆,自然钱都让你收着了。”郝长锁不耐烦地说道。

    “哦你的意思是现在不一样了。”郝母拍着大腿道,“这日子没法过了,俺们接到你的电报,高兴的来了,结果你所有的承诺都变卦了。你吃上皇粮了,翅膀硬了,你就不管俺们的死活了。”说着撩起自己的衣服就要解开裤腰带,“我前世这是造了啥孽了,生了你这个不孝子。”

    吓得郝长锁赶紧说道,“妈,妈您这是干啥了。”

    “我上吊,我吊死在这儿。”郝母四处找凳子,“我不活了,不活了。”

    “妈,妈。”郝长锁吓的赶紧抱着郝母道,“你这是干啥咧你想我怎么样吗”

    “给铜锁找个工作。”郝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着他道,怎么着也得留一下孩子在这儿。

    “行”郝长锁不应不行,先哄着老人家回去再说。

    “铜锁,赶紧谢谢你哥,留在这里长点儿眼色。”郝母立马说道,当即就把郝铜锁给扯了过来。

    郝长锁傻眼了,“我这边工作还没找好呢你们先回去,等有信儿了再让铜锁来。”

    “来来回回怪麻烦的,就让铜锁留在这里。”郝母喜滋滋地说道。

    “可是没地儿住。”郝长锁机灵的找了个借口道。

    “谁说没地儿,你那书房搭一张板床,只要有个睡觉的地儿就好了。”郝父出声道。

    郝长锁闻言看来这一次不找工作都不行了,“事先声明,这么急,肯定找不到像样儿的工作。临时工,不转户口,没有粮食关系,开的工资也不多。”

    “俺不挑的只要留在城里就行。”郝铜锁立马保证道。

    这样也好,铜锁留在城里,别嫌弃临时工的钱少,蚊子再小也是肉,钱也可以寄回家,就减少了他的负担。

    加上他给家里寄的钱和粮票,家里不再提过分的要求。

    “那铜锁就留下,我们明儿一早就走。”郝父最终吐口道。

    郝长锁在心里长出一口气,“那你们先休息吧”

    “你们去送送你哥。”郝母朝几个孩子道。

    郝铜锁他们三个送郝长锁离开。

    郝母长叹一声,心里五味陈杂的,并没有想象中的喜悦。

    “可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郝母苦笑一声道,“都是结婚,跟人家海杏一比,咱这儿子算啥人家忘娘家扒拉东西,他倒好,什么都喂到自己肚子里了,心里没咱了。还不如当时不结这婚咧这哪是娶进媳妇,这分明是做上门女婿。”

    “说这干啥那嘴别再胡咧咧。”郝父沉着脸道。

    “咱不是说好了让他每个月的工资寄回来一半吗这事你咋不说了。”郝母瞪着眼看着他道,“这全家人替他受过,难道不该补偿一下吗”

    “儿媳妇现在不是怀孕了,咱现在说这个不合适这可是咱郝家头一个孙子。”郝父脸上浮现笑意道。

    “儿媳妇一定要争气,争取生个大胖孙子,这一次一定要赶在他丁老头前面。”郝母咬牙切齿地说道,“最好她生个丫头,咱可压他们一头。”

    “对让他老丁家嘚瑟”郝父也同仇敌忾道。

    “行了,你们别送了,快回去吧”郝长锁回头看着弟妹们道。

    “哥,慢走。”郝铜锁高兴地说道。

    “哥,别光想着三哥,也给我们找找工作,那乡下实在不愿意待,还是城里好。”锁儿拉着郝长锁的手撒娇道。

    郝长锁心里正在发愁如何给铜锁找工作,闻言,下意识地就发脾气道,“你当”城里是我开的,工作那么好找啊猛然改口道,“行,瞅着机会吧甭送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先把人哄回家好了。

    锁儿他们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郝长锁却愁容满面的回了家,在推门进去时,换上一张笑脸,殷勤的伺候着童雪,洗脸、刷牙、洗脚。

    郝长锁洗漱干净了,盘腿坐在床上捏着她的腿

    童雪挑眉看着他道,“说吧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郝长锁一头雾水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童雪看着他说道,“有什么事直说,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