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卖惨谁不会

作品:《六零俏军媳

    “咋不成了,当初不是说的好好的,你招兵的名额”郝母闻言火急火燎地问道。

    郝长锁也是一脸无奈地说道,“当初是听见大院子弟内部招兵,只要我和小雪结婚了,那张名额手到擒来,可谁知道取消征兵了,就没办法了。”

    “那小雪她父亲,亲家也没办法。”郝父双眸希冀地问道。

    “对啊她爹不是大官儿吗这点儿小事不是一句话的事情。”郝母随即就道,“这话当初还是你说的。”

    郝长锁一听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这嘴咋真欠呢

    好言好语地解释道,“我老丈人最讨厌以权谋私,所以这种事千万别拿到他跟前说,弄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

    “那这大官儿当的也太没用了。”郝铜锁嘀咕了一句。

    “胡说什么呢”郝长锁冷眼看着他道。

    “我又没说错,人家嫂”郝铜锁想起来,立马捂着自己的嘴。

    郝母立马接着话茬道,“人家海杏那丫头,丈夫只是个tuan zhang,就把丁国栋他那个大舅子给安排工作了,在校办工厂,进去就是学徒工,一个月开二十多呢”

    “哥俺们来的时候,人家粮食关系,户口都办好了。”郝铁锁一脸的羡慕道。

    天天在他的耳边叽叽歪歪的丁海杏咋好、咋好的,郝长锁生气地说道,“她好,她能耐,你们找她去。”

    郝母被噎了个半死,郝铁锁被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怎么说话呢”郝父语气不善地说道。

    “你们以为这招兵名额没了,我不着急,我比你们谁都着急。”郝长锁眉头拧成了川字,“我想尽办法,可谁让我人微言轻啊”

    “哥,兵俺当不了,进城当工人也可以啊”郝铜锁退而求其次道,“你是没回杏花坡,村里人把咱家的脊梁骨都快戳烂了。”

    “我不是写信回家解释了,丁海杏也攀高枝了,总不能还骂我陈世美吧”郝长锁看着他们立马说道。

    “哥,你这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说法,别把村里人当傻子,就时间段上来看,也是你抛弃了杏儿姐,人家才另找的。”郝铜锁随即就道。

    “这先入为主老丁家又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咱就是再说什么也扭转不了局面了。”郝父重重地叹口气道。

    “人家都说这是老天爷开眼补偿给杏儿姐的。”郝铁锁也随声附和道,“哥你不能自己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让我们替你在杏花坡忍受村民们的指指点点,咱爸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要挣工分干苦力。”

    爸妈不好意思说,郝铁锁仗着年纪小,不懂事什么话都敢说。

    郝长锁闻言满脸的黑线,这是想干啥卖惨谁不会。

    “你们以为我在城里就好过了,我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郝长锁垂头丧气地说道,“我只是个芝麻绿豆的小官,谁不给我脸色看。”

    “少来,大官儿的东床快婿,巴结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挤兑你呢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郝母摆明了不相信道,“别以为我是乡下妇女,就啥也不懂,官大一级压死人。”

    “现在的干部讲究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正因为我是岳父身居高位,那些人才更会瞪大眼睛看着我,等着我出错。”郝长锁义正言辞地说道,“更得谨言慎行,不能让人家抓着把柄了,我岳父也不能一手遮天吧别的不说吧就我和小雪住的那房子,你们都看不上眼。如果真的心疼女儿,肯定出面给我们整一个小套。”

    “如果真的有机会,我怎么可能不让他们进城呢”郝长锁满脸纠结地看着他们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们在村子里过的如何没有了丁家的庇护,你们如普通的社员一样下地干活,这苦我也受过,我怎么会不知道里面的艰辛。你们是身累,我是心累,为了证明我不是靠小雪及她的家世,我不知道比别人多付出多少。”

    那架势郝长锁在城里比他们在乡下过的还惨。

    真是闻者流泪,听者伤心。

    这一番唱念做打却是哄的心软的郝母泪眼涟涟的,“儿啊真是辛苦你了。”

    却瞒不了身为老狐狸的郝父,当年这小子就是靠着这个骗的丁家丫头,为他掏心掏肺的。

    别看郝父面色平静如水,心里却寒心啊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知道跟他老爹玩儿心眼了,能不心痛吗

    你辛苦,起码能吃饱饭,有吃有喝的。可俺们呢稀汤灌大肚,吃不饱、穿不暖的。

    “就不能通过关系给铜锁找个临时工,我也不要求什么提面的工作,扫大街、掏大粪也行,也总是城里人吧”郝父不想放弃道,好不容易来一回,下一次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

    “爸呀真要让铜锁去看那个会被人看不起的。”郝长锁双手抱头道,在心里嘀咕真要去干那个,我的脸还往哪儿搁,还不让战友笑死了。

    “再说了,爸您说的那些工作,都是家庭成分不好的人才被组织安排去干那个的,你现在让铜锁去干这个”郝长锁看向弟弟征询道,“铜锁这份工作你干不干。”

    “不干,坚决不干”郝铜锁立马摇头如拨浪鼓道,“在家里挑粪,还没挑够啊到城里还干这个。”

    得这条路根本就行不通。

    郝母看着老头子被这混小子给堵的说不出话来,出声道,“那食堂的工作总能干吧给你们领导说说,或者让童雪在中间活动一下。这食堂里油水大,准能吃饱饭。”

    郝长锁闻言太阳穴直突突,简直是无话可说。

    “你不会连这点儿力气都使不上吧”郝母瞪着他道。

    “不是妈食堂炊事班那是伙头兵,那也是军人。”郝长锁为难地说道,“你也知道食堂有油水的地儿,怎么可能给咱们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中”郝母拉下脸来道,“你就说你什么能行吧”

    “要我说,只能再等等”郝长锁磨蹭了半天,给了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