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事不成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长锁你说完了,现在该俺说了。”郝母推开锁儿道,“这你的弟弟妹妹们头一次进城什么也不懂,这出了事情,你至于对他们吼吗这一次的事情要怪你,你又没有手把手的教我们。你看看你说了不让俺们吃饭吧唧嘴,俺不是听你的了,吃饭不出声了吧”

    “行,行这一次怪我。”郝长锁说哑巴吃黄连,只能独自咽了。

    心里不止一次的埋怨自己,怎么就叫他们来城里过年呢

    郝长锁领着他们吃完午饭,继续准备明儿除夕大餐。

    忙活完了,坐在屋里歇歇,郝铜锁看着郝长锁道,“哥,哥,我什么时候能当兵啊当兵提干,像哥一样,留在城里,娶个城里的媳妇。”

    原打算过了年再说的,郝母听见铜锁提及这个,也追问道,“长锁啊这当兵的事情说的咋样了。”

    郝长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事黄了,要怎么开口解释,看着他们希冀地眼神。

    “这个”郝长锁犹豫着要不要干脆坦白了,可是大过年的又不想扫他们的兴。

    “我回来了。”童雪的声音如及时雨般的出现,解救了在水火之中的郝长锁。

    “小雪回来了,我们先去吃饭吧”郝长锁起身道。

    被童雪这么一打岔,心思都放到了吃饭上,大家去了食堂。

    aaaaaa

    晚饭后,郝长锁将父母他们送了回去,而让童雪先回家了,外面太冷了。

    郝长锁一出去,郝父看着郝铜锁道,“去插上房门。”

    郝铜锁乖乖地去插上了房门,回来坐到了床上。

    郝父斜睨着郝母道,“长锁话里话外的意思你没听出来。”

    “我又不是笨蛋,我咋听不出来,他是我生的,他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拉什么屎。”郝母粗俗地说道,“我感觉他变了,上一次咱们来,哪有那么多的规矩,这一次来,咱干啥都不对坐也不对,吃饭也不对嫌弃咱给他丢人了。”

    “俺哥让俺们改也是为了俺好。”郝铜锁憨厚的说道。

    锁儿忙不迭地点头道,“嫂子吃饭的架势就很好看。”

    城里的一切都让他们向往自从被郝长锁训斥后,他们眼睛盯着别人,不自觉的在模仿他们的动作。

    郝父闻言嘴角直抽抽,这仨傻孩子。真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多听听你哥的,等回来咱进城也不会让人家笑咱土老巴子。”郝母笑着说道。

    郝父听在耳朵里,心里那个难受,你们会不会想多了。

    郝母老怀安慰道,“好在那小子会说话,还有孝顺之心,不然的话,老娘非跟他闹起来不可,”

    郝父动了动嘴没说出来,不让你下手,那是怕咱洗不干净,鱼洗回来,不是埋怨一通。雪花膏给咱,那也是因为咱用了,人家嫌弃才给的。至于工作的事情肯定出了岔子了。

    这能说出来吗这说出来老婆子还不炸了,这个年就甭打算过了。

    心里打定主意,过了年,在他们回去之前,无论如何要留一个孩子在城里,不然的还怎么有脸回杏花坡。

    aaaaaa

    郝长锁一路小跑的回了家,一脸激动地看着她道,“怎么样检查结果如何”

    “嗯”童雪高兴地点点头道。

    “耶”郝长锁抱着她转起圈圈,“我要当爸爸了。”

    转够了,小心翼翼的将童雪放了下来,放在了床上。

    童雪甩甩头道,“让你给转的头晕晕的。”

    郝长锁赶紧按着她的太阳穴,揉了揉,“怎么样,感觉”

    “舒服多了。”童雪微微闭上了眼睛道,“对了,今儿家里可是很热闹”

    “谁告诉你的。”郝长锁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

    “一丁点儿破事,满楼里的人都知道了。”童雪撇撇嘴道,“我最反感的筒子楼就是这一点儿。有什么好嘲笑的,刚进城里不都这样想当年她们刚进来时,还不如锁儿呢”继续又道,“锁儿还知道关门,有的连门都不关。问她为什么她说怕掉进去。我勒个老天,那得多大的便池,才能塞的下她。”

    郝长锁闻言笑了笑,那是小雪没见过,农村的粪坑大,真有人掉下去淹死的。

    “咱不说这恶心人的玩意儿了。”郝长锁撤回手看着她道,“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没有。”童雪捶捶自己的腿道,“上了天的班累死了,就想躺床上。”

    “好,咱上床上趟着去。”

    aaaaaa

    郝长锁第二天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郝家人,他们立马高兴地合不拢嘴了。

    好消息冲淡了郝长锁和郝父他们彼此之间对对方的诸多的不满。

    三十了,大家都忙着过年,尤其在军营更加的热闹,看电影、军宣队下来慰问演出,总之应接不暇的。

    可让郝家人长了见识了,欢欢乐乐的过完了大年,玩儿的乐不思蜀的,也不提离开的事。

    郝长锁紧锁着眉头推开了房门,郝铜锁看见站在门口的他道,“哥,今儿上哪儿玩。”

    “就知道玩儿我不上班了。”郝长锁没好气地轻斥他道。

    “铜锁别捣蛋,你哥的工作要紧。”郝父扯扯铜锁的衣袖道。

    “哦”郝铜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哥,我开玩笑的。”

    “既然长锁要工作了,我们也该走了,不能一大家子一直住在这儿。”郝父缓缓地说道,“已经打春了,很快就该春耕了,为了今年的工分和粮食少不的全家老小都得下地干活儿去。”

    郝长锁闻言立马喜笑颜开,“就是,就是,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来的路上还在想怎么开口,真是有这么开明的父母真是自己的福气。

    郝母闻言心里那个着急啊昨晚儿上和老头子不是说的好好,让长锁随便给那个孩子安排份工作。

    总不能灰头土脸的回杏花坡吧好歹也出来一趟,不能一件事都没办成吧

    眼看着老头子这服软的架势,郝母开口道,“长锁啊你不是说让你弟弟当兵的,怎么到现在没有了音讯了,我们可都等的脖子都伸长了。”

    对此郝长锁早有准备,所以也不意外,母亲会提及此事,略微遗憾地说道,“这件事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