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被人看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就是,妈您来的时候,怎么不带些风干鱼来,我可馋死那鱼了。”郝长锁颇为遗憾地说道。

    这一说起风干鱼,郝铁锁嘴馋地说道,“嫂子做的风干鱼那可是一绝。”

    “你叫谁嫂子呢”郝长锁脸瞬间拉黑道。

    “你这孩子又混说什么”郝父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勺上。

    “俺不是故意的。”吓得郝铁锁赶紧说道,小声地辩解道,“哥还说馋风干鱼的。”

    “你还说”郝父瞪了一眼笨小子郝铁锁,目光又看着黑着脸的郝长锁解释道,“他只是一时口误,你别生气了。”

    “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我现在郑重的再说一次,小雪是你们的嫂子,是您二老的儿媳妇。”郝长锁阴沉着脸道,连声音都是冷冰冰的。

    “知道了,知道了。”郝铜锁他们忙不迭的说道。

    “长锁,鱼开剥好了,那些肉该怎么办现在切了。”郝母赶紧插话道。

    郝长锁扫了一眼盆里的鱼,“妈,您怎么不把鱼腥线给弄出来。”

    “啥鱼腥线”郝母不解地说道。

    “就是这个。”郝长锁指着鱼身上的很明显的侧边线,“我都说我来了,你非来,还得让我再动一次手。”

    “这我哪儿知道啊咱们吃鱼的时候,从来没有那么做过,再说了海鱼我没见过你说的什么什么鱼”郝母着急地解释道。

    “是鱼腥线。”郝长锁不耐烦地说道,忽然又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自己处理。”说话中端着盆出去,在门口的厨房,将菜板放下,手法利落的将鱼腥线剔除。

    郝长锁一出去,郝母的脸也耷拉下来,“老头子。”

    郝父朝她微微摇头,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目光转向三个孩子,瞪着他们压低声音轻斥道,“这点小事,怎么就记不住呢”

    郝铁锁低垂着头,懦懦地说道,“这不是说到风干鱼,一时秃噜出来的,俺又不是故意的。”一脸的委屈。

    “行了,别再说了。”郝父烦躁地说道,不知在烦什么

    郝母看着他们道,“我赶紧切肉,明儿三十咱们好包饺子吃。”a hrefotsqfenbucai1111169ot望而却步,转头就走a

    说到吃的,大家的脸色重新好起来,郝母忙着剁肉馅儿,郝长锁将鱼腌好了,放进了碗柜里,才重新进去。

    “我去茅”锁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立马改口道,“厕所。”

    “快去吧知道路吧”郝长锁抬眼看了她一眼道。

    “知道,在水房。”锁儿小声地说道,话落离开了房间。

    大约五分钟后,就听见水房传来凄厉的喊叫声。

    “这声音是锁儿的,坏了,掉茅坑里了。”郝母闻言丢掉手中的菜刀,蹬蹬的朝水房跑去。

    郝父和郝长锁闻言也拔腿就往厕所跑去。

    就听见郝母大声地吼道,“你干嘛偷看俺闺女上厕所”

    “没有,没有,我绝没有偷看她的意思,大娘,我不知道她在里面。”她赶紧摆手表明自己是清白的,“再说了大家都是女人”

    “就是女人也不能这样吧不知道厕所里有人啊真是什么人啊”郝母瞪视着她怒斥道。

    “妈”郝长锁跑过来叫着要恶言相向的郝母,将她挡在了身后。

    “郝连长,你来的正好,我真不知道里面有人,所以打开了门。”她赶忙解释道,“我真不是要偷看的。”一脸的抱歉。

    郝长锁跑过来时听见郝母的说话声音,已经知道了大概,目光看向眼前的女人道,“乔老师,应该是我们抱歉了,我妈他们刚从乡下来,不知道关门。真是对不住了。”

    “哥,俺关门了。”锁儿双手提着裤子,站在便池上小声地说道。

    “你给我闭嘴。”郝长锁臊的满脸通红道,“赶紧穿上裤子。”说着把门关上,一脸不好意思地看向乔老师又道,“乔老师,你上旁边的吧”

    “不用了。”乔老师朝他们摆摆手道,“我还是去外面的吧”微微摇头边走边说道,“这叫什么事啊”

    等乔老师一走,郝长锁怒不可遏地看着紧闭地厕所门道,“好了没给我滚出来。”

    “这也不怨你妹妹,你生什么气啊”郝母顿时不乐意道,“你那是什么态”

    郝父扯扯郝母的衣袖,郝母一把甩开他的手瞪着郝长锁道,“都说城里人素质高,就这素质”a hrefotsqfenbucai0117ot少女降头师a

    “妈,你就先闭嘴吧”郝长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锁儿满脸是泪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郝父赶紧说道,“走走,咱们回家说去。”这人来人往的实在太难看了。

    一行人回到了家,郝长锁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吓得锁儿缩进了郝母的怀里。

    “你这是干什么是我们锁儿被人看了,吃亏了。”郝母双臂紧紧的护着闺女道。

    郝长锁气的来回地踱着步,胸口剧烈的起伏,“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上厕所关门、关门。这是军营,不是农村,你随便猫个地儿就解决了。”

    “不关门咋了那也不能随便的闯啊”郝母为闺女辩解道。

    “俺关门了。”锁儿小声地辩解道。

    “关门了,怎么还让乔老师拉开门了。”郝长锁质问道。

    “俺听你的话,关门了。”锁儿懦懦地说道。

    “关门了”郝长锁忽然想起来,问道,“你关上门,有没有用插销插上。”

    “插销”锁儿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什么插销”

    得这下子找到问题的根源了。

    “关上门你不知道插上插销的吗”郝长锁问道。

    “不知道。”锁儿老实地说道。

    “俺也没插插销。”郝母立马说道,

    “妈,你就别添乱了。”郝长锁看着他们道,“那也不用那样叫吧又不说男的。”

    “这不是被吓的。”郝母立马说道,“正蹲坑呢冷不丁地突然出现个人,可不就叫了。”

    “我现在重申一遍,这是军营,城里,无论说官兵,还是家属,素质都高。以后上厕所记得插插销。”郝长锁看着他们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郝父立马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