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瞠目结舌

作品:《六零俏军媳

    喀秋莎这个正好可以来附和他的夫妻双双把家还。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把喀秋莎的问候传达。

    丁海杏的声音清脆甜美,把这首节奏明快简捷的歌曲,唱的非常的欢乐。

    “爸该你了。”丁海杏看着他道。

    “我也要来啊”丁爸微微摇头道,“就我这破锣嗓子,还是不要的好。”

    “人人有份,你咋能不唱呢”丁妈出声道。

    “可我唱啥”丁爸看着他们无奈地说道,“让我想想”

    “有了,公社是棵长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瓜儿连着藤,藤儿牵着瓜,藤儿越肥瓜儿越甜,藤儿越壮瓜儿越大,公社的青藤连万家,齐心合力种庄稼”

    虽然嗓音有些沙哑,可丁爸唱的有滋有味儿的。

    末了,大家拍手鼓励。

    “下面该谁了”丁爸看向他们道,指着年纪最小的她道,“红缨,红缨还没唱呢”

    全程给红缨翻译的战常胜看着红缨打手语道,“红缨也唱一个呗”

    “我”红缨指着自己的道,“我不会耶”

    “这有啥不会的,随便唱呗”丁明悦拿起纸和笔大大的写下来,递给了她道。

    红缨揪揪自己的辫子,忽然唱道,“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大家闻声错愕了一下,随即丁海杏拍着手附和了起来。

    “红缨的父亲牺牲在朝鲜战场。”丁海杏背着红缨向大家解释了一下。

    众人明了,也开始拍手打拍子。

    在红缨如黄莺般的斗志昂扬的歌声中,结束了演唱会。

    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丁海杏实在熬不住了,头一点一点的,最终啪嗒一下倒在战常胜的身上。

    战常胜扶着丁海杏,看向丁爸、丁妈道,“爸、妈,我送杏儿去睡觉。”

    “去吧去吧”丁爸赶紧说道。

    “叫醒杏儿,这样咋去睡觉。”

    丁妈说着伸手刚要推醒丁海杏,战常胜一个公主抱,将丁海杏抱了起来,“妈,我抱着好了,将睡着的人叫醒了不好。”

    “这孩子。”丁妈赶紧叫道,“国栋,赶紧给常胜掀帘子。”又催促道,“国良,手电筒,手电筒。”

    “哎”兄弟俩一个掀帘子,一个打手电筒,跟着战常胜一起去了西里间。

    丁国良将手电筒放在炕沿上就退了出去,拉着丁国栋重新去了东里间。

    “真奇怪这才十点多,我姐就熬不住了,还没红缨精神呢”应解放自言自语地看向红缨,结果她也是哈气连天。

    丁妈见状扯扯红缨的衣服立马比划了一个睡觉的姿势道,“红缨也去睡觉好了。”

    “啊”红缨打着哈气道,“我不困。”

    “都睁不开眼睛了,睡觉去。”丁妈指指自己的眼睛道。

    “红缨走跟我睡觉去。”丁明悦端着煤油灯,对了个火儿,又拉着她出了东里间,说是守岁,守不到天亮也没人说什么自己家,自己做主。

    红缨被丁姑姑拉着出去,洗脸、刷牙、洗脚后,然后回了丁姑姑的东厢房,脱的只剩下秋衣秋裤,钻进热乎乎的炕上,沾头就睡了。

    而丁妈不放心丁海杏,这丫头居然让女婿如孩子般的抱着走,实在太不像话了。

    丁妈挑开西里间的帘子,正看着战常胜端着热水在给丁海杏洗了脸后,又在脱袜子,这是打算洗脚。

    这这丁妈瞠目结舌地看着忙活的战常胜,和睡的如死猪一般的丁海杏。

    丁妈不好意思地想抬脚离开,可是又觉的自家闺女实在太不像话,于是走过去,走到炕前手指头瞧瞧地戳戳丁海杏肩膀,压低声音道,“醒醒,醒醒”

    “妈,您别推杏儿了,让她好好的睡吧”战常胜拿着布巾擦干丁海杏的脚塞进了被窝道。

    “这丫头”丁妈感觉太尴尬道,“那个常胜,回头醒了,我替你教训她,实在太不像话了。”

    “妈,我没关系的。”战常胜看着丁妈笑了笑道,“杏儿太累了,你看这么大的动静,杏儿都没醒来。热水泡泡脚,这样被窝暖和,不然有可能一晚上这被窝都暖不热。”端起放在地上的洗脚水道,“我去把洗脚水倒了。”

    “去吧去吧”丁妈忙不迭地说道。

    丁妈跟着战常胜出了西里间,径直走进了东里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们都还没离开。

    战常胜倒完洗脚水,回来,丁爸看着孩子们道,“你们要是困了,就先睡觉去,不用陪着我们。”

    “爸,我没关系的打埋伏时,几天几夜不睡觉都有可能,只熬一个晚上,小菜一碟。”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到了十二点,丁国栋他们三个小辈实在熬不住了,倒头就睡。

    丁爸、丁妈和战常胜、丁明悦熬了一夜。

    年初一,丁爸是队长,很多人回来拜年的,所以大家早早的都起来了,不然被人家堵到被窝里,可就难看了。

    不过杏花坡没有电,冬日里天亮的晚,所以来拜年的都在天亮后,昨儿又熬了一夜,所以拜年来的没那么早。

    只有丁海杏还背被子,呼呼大睡。

    “我去叫杏儿。”战常胜生怕二老生气,赶紧说道,话落打着手电筒朝西里间走去。

    此时大炕上丁海杏还睡的不知道今夕是何夕的。

    战常胜坐在炕沿上,看着睡觉睡的脸蛋红扑扑的丁海杏,嫣红的唇,微微的张着,诱惑着他采撷。

    这些天在老丈人家他可是老实的很。

    现在天还没亮,战常胜眉眼轻轻扬起,低下头,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面而来,吻了上去,唇上传来熟悉的柔软,她的唇温暖踏实,让他很是留恋,动作熟练地轻轻撬开她的贝齿,温柔地撩拨,感受着来自于她独有的味道。攻占着独属于她的芳香领地,汲取着她不凡的味道,与她肆意的纠缠

    浅尝即止已经无法满足他了,这个吻越来越深,深的丁海杏呼吸不顺畅起来,她一张小脸蛋儿憋得通红迷瞪过来的她,感觉唇上熟悉的味道,却依然一拳挥过去。

    扰人清梦,不可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