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热闹守夜

作品:《六零俏军媳

    到了后来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却没有了过去春节独特的布置,感觉祭祖的庄严味儿也少了许多。

    春节祭祖,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怀旧了。

    祭完祖大家围坐在炕桌前吃饺子,猪肉白菜馅儿的,丁妈看着孩子们道,“今儿敞开了吃啊管饱”

    “哎”大家齐声应道。

    两年多了,都没有这么痛快的吃上一顿饺子和肉的。丁妈发话了自然就不客气了,谁知道下一回饺子在什么时候。

    吃完了饺子,大家坐在一起守岁,炕桌上放着山货,榛子、松子、花生、瓜子和白开水可也不能总嗑它们吧

    难不成大家就一直这么大眼瞪小眼无聊的很。

    可是没有电,只有煤油灯只能照亮方寸天地,光线暗淡,干什么都不方便。

    “我们唱歌好了,不然这么干巴巴的挨着,迟早睡着。”

    丁海杏的提议立马得到了大家的支持。

    “我先来,抛砖引玉了。”丁明悦积极地说道。

    “行,让我们公社的百灵鸟,先来一曲。”丁爸笑着说道。

    丁明悦张口就来,她的声音明亮高亢,唱的是,我的祖国。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

    大家洋溢在丁姑姑那甜美的歌声中,仿佛看到祖国江河帆影漂移、田野稻浪飘香的美丽景色。虽然只有丁姑姑一个人也唱出了激情澎湃,气势磅礴。

    一曲终了,“哗哗”大家鼓掌。

    “我来,我来。”丁国良和应解放自告奋勇道。

    “行行,你先唱吧”丁国良看着他道。

    “哥,你先唱吧”应解放推让道,“我还得再想想”

    “那我就不客气了,姑姑唱了我的祖国”丁国良蹭蹭鼻尖道,“那我就唱歌唱祖国。”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明快雄壮的韵律、加上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唱的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的。

    “这下子该我了吧”应解放想了想唱了我是一个兵,非常的富有感情,眼神亮晶晶的可以看出十分热切。

    这是一首尽人皆知的地地道道的兵歌,兵的性格,兵的爱憎,兵的气质,兵的语言尽在其中。

    一曲终了,丁爸看着外甥道,“怎么你想当兵啊”

    “嗯嗯”应解放忙不迭地点头道。

    “不行”丁姑姑断然的拒绝道,“妈就你一个儿子,你不准当兵,你给我好好学习,我还等着你考大学呢”

    “妈可是我想当兵吗我喜欢军装。”应解放扯着丁姑姑的衣袖摇晃着撒娇道。

    “想也不要想,我死的都不会让你当兵的。”丁姑姑狠心地说道。

    “就因为爸牺牲了”应解放脱口而出道,话落就后悔了,“对不起,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赶紧道歉道。

    全家人担心的看着他们母子俩,丁姑姑深吸一口气道,“是,我怕你你像你爸那样,一去不回头。”食指用力的指着他道,“这件事没得商量,你说什么都没用。”

    “好了,好了,解放你还不够年龄。”丁妈赶紧劝说道。

    “舅舅、舅妈。”应解放可怜兮兮地看着二老道。

    “叫谁都没用,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成。”丁姑姑斩钉截铁地说道。

    丁妈朝应解放微微摇头,“大过年的,咱不说这个。”转移话题道,“下面该谁了,国栋,国栋你赶紧唱。”

    “我唱,我唱”丁国栋张着嘴,张了半天,“我唱什么啊”

    “随便唱呗”丁海杏看着他着急上火的模样,好笑地说道。

    丁国栋急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唱什么好急得汗都出来了。

    “有了。”丁国栋张口就来,“骑马挎枪走天下为求解放我把仗打,领我们到长白山下;地冻三尺不觉冷,北方的大哥送我棉鞋和革兀革拉,

    千里行军不觉苦,大嫂为我煮饭又烧茶;生了病,挂了花,北方的兄弟为我抬担架。

    骑马挎枪”

    丁国栋在丁姑姑黑着脸目光如炬的注视下再也唱不下去,丁妈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你这个笨小子哟”

    姑姑反对解放当兵,你这里还唱什么骑马挎枪走天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丁国栋无辜地挠挠头道,“情急之下,只想起了这个。”

    “我来,我来,”丁妈唱了谁不说俺家乡好,虽然歌曲全程一个调子,没有起伏,就跟念下来似的,总算岔过去这个话题了。

    “下面该谁了”丁爸赶紧说道,“常胜来一个呗”

    “可是我只会”唱军歌啊战常胜轻捻着手指,“有了。”

    其实丁爸刚点名就后悔,这常胜本身就是解放军,那最熟悉的歌不就是军歌嘛

    丁爸朝常胜使使眼色,朝他使使眼色,一脸拜托、拜托。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们,张口就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夫妻双双把家还,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

    真是震的大家瞠目结舌的,全家人千想万想,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唱的黄梅戏。

    别说声音粗狂的他,唱起来还真是别有味道,可比丁妈那五音不全好多了。

    全程那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的眼神,定定地看着丁海杏。

    真是甜的粉红泡泡直冒

    丁海杏彻底无语地看着他,被他眼神给撩拨的面红耳赤的,幸好灯光暗淡,看不出什么来。

    战常胜自然是赢得大家雷鸣般的掌声,更夸张的丁国栋两兄弟这手都拍红了。

    “姐,姐,该你了。”丁国良点点丁海杏地胳膊道。

    丁海杏有些挠头,我唱什么呀我会唱的,肯定吓掉他们的下巴,被斥为有伤风化,可是这时代的歌曲年代久远,早忘光光了。

    战常胜静静地看着她,耐心地等待着。

    丁海杏一抬头黑曜石般清澈如水的双眸对上了他幽黑深不见底的黑眸。

    丁海杏琉璃般的双眸,轻轻流转,忽然眼前一亮道,“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