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团圆饭

作品:《六零俏军媳

    大晚上,冷冰冰的水,扎手,冻的手红通通的,郝长锁弯着腰埋头使劲儿地洗。心里打定主意,明儿一定先让家里人在澡堂子里多泡泡。

    唉谁让自家妈妈造的,只好儿子来遭罪了。

    洗好了衣服已经晚上十一点了,童雪将新铺盖铺在了床上,郝长锁缩着脖子畏手畏脚地进来,“我回来了。”

    童雪看着他道,“赶紧上来暖和暖和。”

    郝长锁如猴子似的蹿到了被窝里,“外面可真冷啊滴水成冰。”

    “你把被单晾在哪儿了。”童雪插上房门坐进了被窝里。

    “听你的晾在外面了,估计这会儿冻的梆梆的了。”郝长锁咬牙切齿地说道,“冻死那些臭虱子,让它们咬我老婆。”

    童雪闻言眉眼含笑,轻哼一声道,“别忘了那些虱子是谁带来的。”

    这躺在床上,却还是感觉身上痒痒的。

    童雪这抓抓,那挠挠的。

    “你说你明明知道他们身上有虱子,还让他们来家里干什么这虱子不好灭。”童雪满腹怨气,语气就不善道,“真是的我感觉全身都是虱子。”

    一抬眼就看着郝长锁光溜溜的俩胳膊在被子外面,“你干什么呢不怕着凉啊”

    “我这样,虱子咬我就不咬你了。”郝长锁大义凛然地说道。

    一句话让童雪心里所有的怨气一下子消散的无影无踪的。

    不得不说郝长锁哄女人却是有一套。

    “明儿带着爸妈他们好好去泡泡澡。”童雪温柔地说道。

    “这不用你说,明儿吃完早饭我就带他们去洗澡,绝对不会在坐床了。”郝长锁保证道。

    “咱这儿的房子小,为什么带他们来”

    郝长锁立马说道,“我知道,可爸妈来了,就想着多在家里待些时候,好不容易来一趟。”语气可怜兮兮的。

    童雪在心里叹了口气道,“算了。”反正也住不了几天,顶多他们回去了,她再大消毒。

    aaaaaa

    相较于郝家人给郝长锁带去的风暴,暗流涌动。在杏花坡的丁家,可就是过的温馨团圆年。

    分好了肉的第二天就开始煮肉,蒸馒头、炸丸子,好像把这一年不曾吃过的肉与油都卯足劲用在这年夜饭上了。

    过了一个最为充足的年,仿佛把前两年不曾吃到的,都集中在了这一顿饭上了。

    丁海杏把猪下水,整出了熘肝尖,溜肥肠、炒腰花将她乎熟的猪肚,酱猪肚和猪肘子肉切盘,最后上来的是吹皮可破般的血肠。

    丁妈出手自己烤的猪皮冻,吃的口感柔韧劲道,自家速冻的绿色野菜,开水沸煮后,凉调后口感特鲜美,自家晾晒的榛蘑和松树伞蘑菇,将养的小笨鸡杀了炖蘑菇、秋季晾晒的干豆角,高汤炖干豆角、瘦肉炒酸菜。

    丁海杏看着整整摆满炕桌的饭菜,如猫儿般琉璃似的双眸看着丁爸道,“爸,您不会不让我们女人不上桌吧”

    “你这丫头,没看见我让你哥弄了两个炕桌。”丁爸嗔怪地看着她道。

    菜太多了所以两个炕桌合成了一个,摆在了丁爸、丁妈的床上。

    “这还差不多。”丁海杏噘着嘴眉眼含笑地说道,“值得表扬。”

    “那是”丁爸瞥了她一眼道,“咱虽然是比芝麻还小的生产队长,怎么说也是组织的人,听党的话,妇女能顶半边天,我很尊重妇女的。解放后咱家可没有女人不上桌的习惯。”

    “呵呵”大家闻言笑了起来。

    战常胜打开拿来的茅台酒,半起身为丁爸满上,丁明悦举着杯子道,“大过年的,给我也来一杯。”

    “好”战常胜也为她斟满了,抬眼看着在坐的人道,“还有谁要。”

    “我也要。”丁国栋出声道,伸手道,“我自己来。”接过他手中的茅台酒。

    “还有我。”丁国良看着酒眼馋道。

    “我也要,我也要。”应解放眼巴巴地瞅着酒瓶道。

    “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丁爸脸色不悦道,你们这么一分,我还能喝多少。

    丁国栋他们三个不知所措的你看我,我看你的。

    “都长大了,是大男人了,是该知道酒的滋味儿了。”丁妈非常支持道,就这样一分,老头子才不能喝醉了。

    “国栋,倒酒。”丁妈指指酒杯道。

    丁国栋眼神瞟向丁爸,丁爸看看丁妈,点了点道,“倒酒。”

    “哎”丁国栋高兴地应道,一一给兄弟们满上。

    “你们别倒太满了,溢出来就浪费了。”丁爸紧张兮兮地说道。

    其实大家都知道丁爸的小心思,丁国栋倒完酒,笑着说道,“爸还剩不少,够您喝了。”

    “爸,我这一杯就够了。”战常胜也凑上来道。

    丁爸闻言飞快地把剩下的酒瓶藏到了身后去了,逗得大家直乐。

    “爸您要喜欢喝酒”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丁妈接着话茬道,“过年有酒喝就成了,平常喝什么饭都吃不饱”炕桌下的手扯扯丁爸的衣服,目光直直地看着他好不温柔地说道,“你说对吧老头子。”

    受到丁妈的威胁,丁爸点头道,“只要过年有酒就好,就好。”随即举起酒杯道,“我们来干杯,预祝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心,万事如意。”

    “干杯”有酒的举起了酒杯,没酒的举起了水杯。

    “爸,您在新的一年里有什么心愿”丁国良咽下火辣辣的酒液道。

    “当然有了,第一就是希望明年如我的名字一样地里的庄稼大丰收。”丁爸放下手中的酒杯道,“第二,我们都能吃饱饭,第三,我们大家都健健康康的,第四希望你们工作都顺利,第五”

    “老头子,你全说了,我们还说什么”丁妈赶紧出声拦着道。

    丁海杏打着手语为红缨翻译,他们说的语速太快,句子够长,对于红缨读唇语的初学者有些太难了。

    “好好好,你说”丁爸不好意识地说道,“我的愿望好像太多了。”

    “我说什么都让你说完了。”丁妈嗔怪地看着他道,“哦有了,明年杏儿给咱生个大胖外孙子。”

    “这个好”战常胜立马响应道。

    “妈,说什么呢”丁海杏不好意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