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各种嫌弃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母热情的招呼道,“来,来,小雪,吃饭,赶紧吃啊我跟你说,这饭菜好的,过年都吃不上。”说着夹了块儿肥肉片子朝着童雪过去,满脸笑容道,“这肉可香了,你也吃肉,看你瘦的。”

    童雪看着肉片朝自己扑面而来,立马端起碗来道,“我先喝汤,暖暖身子。”举着碗说道,“这肉片你给伯仁吃,他训练辛苦。”眼睛看着自己特地多拿的一双筷子,孤零零的放在饭桌上。

    扑了个空的郝母闻言立马高兴地将肉片放在了儿子的碗里,“来,儿子,你吃。”然后低头重新加入了战场。

    郝父的看着郝母和孩子们如饿狼似的一筷子接一筷子的,往嘴里塞,塞的这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生怕晚了,就没了。

    而童雪和郝长锁脸上笑容僵硬,有一下没一下的扒拉着自己碗里的一点儿菜。

    郝父看着孩子们那没出息的样子,伸手拿着筷子敲他们的手道,“你们是饿死鬼投胎啊”

    “嘶好疼”郝铜锁捂着自己的手道,“爸,您干什么这吃的好好的。”接着就道,“您看这鸡块都被您给拍的掉在桌子上了。”说着就拿着筷子将鸡块儿夹起来放进了嘴里。

    郝铜锁嘬着鸡骨头,叭叭的响呸的一下将鸡骨头吐了在了地上。

    由于郝父突然袭击铁锁和锁儿一样,筷子上夹的菜都被打的掉在了饭桌上,铁锁和锁儿也麻溜的将菜夹起来放进了嘴里。

    童雪不自在地扯扯嘴角,端着碗将头埋进了碗里。

    “你们只顾自己,你哥和你嫂子不吃了。”郝父怒瞪着他们三个和自己的老伴儿,真是没眼色的家伙。

    “哥、嫂子,你们也吃。”三人清纯的目光看向郝长锁两口子道。

    “爸,你打他们做什么吃,快吃,到了哥这里,就当到了自己家了。”郝长锁热情地说道,特地拿着餐桌上那双多余的筷子给他们夹菜道。

    童雪也附和道,“你们快吃,我这些就够了。”

    郝家吃饭的生猛的样子,自然也吸引了其他餐桌上的人投来的目光,臊的郝长锁压低声音不住地说道,“慢点吃,慢点儿吃,我们不着急。”

    回答的他的是更大的吃饭声音,嘎吱嘎吱,吭哧吭哧

    郝长锁伸手轻抚额头,掩面真是无地自容啊

    “哥,你咋不吃呢”郝铜锁一抬眼看着不下筷子的郝长锁说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饭菜了,就是在家过年,指定吃不上这么好的东西。”

    “长锁,吃啊别光看和我们吃。”郝母随口说了一句道。

    “我不饿。”郝长锁嘴角抽抽道,随后又道,“好吃你快点儿吃。”

    郝母看着孩子们道,“吃,别光啃馒头,多吃菜。”这肯定是平常也吃这么好,所以才不吃的,一这么想,郝母感觉嘴里的肉都不香了。

    “嗯”郝铁锁忙不迭的点头,扒拉盘子继续找肉吃。心里嘀咕俺哥真好,自己不吃,也要让俺们多吃。

    好容易挨到这餐饭吃完了,郝长锁站起来道,“小雪,你先回家,我送爸妈去宿舍。”

    “行”童雪看着他们道,“爸、妈,我先回去了,你们慢走。”

    “嫂子,再见。”锁儿他们看着童雪道。

    童雪朝他们摆着手,越走越远。

    “长锁,俺咋不去你们家里住啊”郝母顿时不乐意道,“咋还让俺住宿舍。”

    “爸妈,我那筒子楼就一间半房子,就一张床,你们看见了,能睡得下咱这一大家子吗”郝长锁看着他们道,“再说了即便打地铺,可现在是冬天,我哪来那么多的铺盖。”

    “哦那我们还去原来的宿舍。”郝父闻言点点头道。

    “是,那里地方大,睡的下。”郝长锁边走边说道。

    “你们分的房子也太小了。”郝母撇嘴道,“你咋不像人家海军分的房子三室一厅。”

    海军郝长锁知道这是说谁了,这话扎心了。

    脸色微沉道,“妈,我的级别都达不到,如果不是我和小雪都是在职军人,我们俩都没有分房子的权利。”

    “那她爸不是junzhang吗这点儿小事都办不了,还当什么大官啊”郝母随口就秃噜出来道。

    “妈,我老丈人的官位再高,那也不能以权谋私不是。”郝长锁义正言辞地说道。

    说话当中,人走到了连队招待家属的宿舍,此时天已经黑透了,郝长锁推开门,摸了摸墙上的灯绳,啪嗒一下拉开了。

    “呀哥这是就是城里的煤油灯吧”郝铁锁瞪大眼睛稀罕的看着十五瓦的钨丝灯泡。

    “别对着灯泡看,小心看瞎了眼。”郝长锁吓唬他道。

    郝铁锁赶紧移开了,“哎呀爸妈,俺的眼睛咋一片漆黑啊俺咋啥也看不见了,俺不会瞎了吧”

    “傻小子,过一会儿就好了。”郝长锁笑着关上门,坐在床上道,“就跟你傻乎乎的看太阳一样。”

    锁儿扶着郝铁锁坐在了床上。

    郝铜锁看着电灯稀罕的紧,“哥哥,是拉这个绳吗”拽着墙上的灯绳。

    “啪嗒”一下,灯泡灭了,屋里陷入了黑暗,郝铜锁给吓得哇哇大叫道,“哥,俺不是故意给弄坏的,俺不是故意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俺学你的样子,就那么拉了一下它咋就坏了。”

    “你这个笨蛋”郝母伸手不客气地给了郝铜锁后背上一把掌道,“在拉一下灯就亮了。”

    郝铜锁闻言抽着气,“啪嗒”拉了一下灯绳,啪屋子里亮了起来。

    “呵呵”郝铜锁又哭又笑的,抬起胳膊粗鲁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这城里灯可真好。”

    “三哥,让俺试试。”锁儿跑了过去,拉着灯绳,啪嗒一下灯灭了,啪嗒一下灯又亮了,“这城里人可真享受,这拉一下就灭了,拉一下就着了。大哥,这可比咱家的煤油灯好多了,还亮,一点儿味儿都没有。”

    “我也来。”郝铁锁见哥哥姐姐玩儿的痛快,也兴冲冲地跑过去。

    被郝长锁一把拉住道,“行了,照你们这架势,这灯一会儿就被你们给拉坏了。”指着郝铜锁和锁儿道,“你们俩也够了,都过来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