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诉苦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长锁嘱咐他们赶紧抓好了,解放卡车虽然后车厢用帆布包裹着,可毕竟说冬天,疾驰中,那小风飕飕的,冷着呢

    郝家人并不感觉冷,眼热的很。

    郝母看着车厢里的粮油米面,眼都拔不出来,“还是军队的条件好,看看这东西。”

    郝父这双眸也是一瞬不瞬地看着车辆内东西,什么时候咱也能吃上这里面的食物,这辈子就值了。更加坚定的让几个小的也进城。

    “你们别乱动”郝长锁警告地看着弟弟妹妹们道,“那不是咱的。”

    “哥,这也没法吃,俺就摸摸。”郝铁锁眼巴巴地瞅着,“闻闻味儿,真香。”扇着满是冻疮的小手,嗅嗅鼻子。

    郝长锁看着他们,心里酸涩了起来,一定要把他们都带进城里,当不成兵了,可以做工人。

    在城里怎么着也比乡下强,乡下就不是人待的地方,那日子也不是人过的日子。

    汽车就是跑的快,步行一个小时的路程,二十来分钟,就开进了军营。

    下了卡车,郝长锁领着他们先去了自己的家,筒子楼。

    “咦这房子真好啊”郝母双眼放光地看着房间,“俺儿子也住上了高干房子了。”这摸摸,那摸摸的。

    “妈,这可不是高干房子。”郝长锁赶紧说道,“这话你可不能随便说,会被人笑话的。这楼里住的都是普通的军官。”

    “俺不管反正俺儿子住上楼房了。”郝母激动地坐在床上说道。

    郝长锁看着郝母坐在了床上,想想爱干净的小雪,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抬眼看着手足无措,站在房间的弟弟、妹妹,赶紧拉出餐桌下的凳子道,“爸、铜锁你们坐。”

    他们围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这是啥”郝母看着眼前靠墙的罩着罩子的东西,起身掀开,“咦这是缝纫机耶”抬眼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这是你买的。”难怪不往家寄钱了,原来攒着钱买这个了。

    郝长锁赶紧解释道,“妈,我哪儿点儿工资,那能买得起缝纫机,这是小雪的陪嫁。”

    “咦这jun zhang的闺女就说不一般,出手就是阔绰。”郝母财迷地看着缝纫机,粗糙的手战战兢兢地抚摸着,生怕摸坏了。

    “这谁家出嫁闺女陪送缝纫机的,都是男方买的。”郝母摸着缝纫机道。

    “妈这个是做衣服的吗”郝锁儿蹦蹦跳跳的跑上前去,新奇的伸出手。

    “啪”的一下,郝母打了锁儿手背一下,“毛手毛脚的别摸坏了。”

    郝长锁则赶紧将缝纫机罩重新罩了上去,这玩意儿要是摸坏了,不好像小雪解释。

    郝长锁伸手将罩子捋平了,这手腕上亮闪闪的手表闪瞎了郝母的眼睛,一把抓着他的手道,“老头子,你瞅瞅,手表耶”

    郝长锁无奈地看着他们道,“妈这手表也是小雪的陪嫁,我们一人一块儿。”

    “你说啥”郝母瞪大眼睛不太相信道,“这怎么可能这女方家咋恁大方呢有没有鬼啊”

    郝长锁趁机抽回了手,语气不善地说道,“妈,您胡说什么”

    “这陪嫁这么丰厚,想不让我们想歪都不成。”郝母看向郝父道,“你说是吧孩子爸。”

    “妈,您瞎说什么人家有底气才陪嫁这么多的。”郝长锁板着脸道,“别再说那种话,哪有人这么诋毁自个儿媳妇的。”

    郝母看他黑着脸,还挺吓人的,懦懦地说道,“那就不说了。”突然一拍大腿指着他道,“臭小子,你老实告诉我,人家给了这么丰厚的陪嫁,你是不是也给了不少的彩礼。”提高嗓门道,“你是不是私藏钱了啊”

    “妈,人家根本就没要彩礼。”郝长锁赶紧说道,“你小声点儿好不好,被左右邻居听见了不好”

    “没要彩礼”郝父不太相信道,“这不太符合常理。”

    “爸连您也不相信我,我骗你们干什么”郝长锁深吸一口气看着他们又道,“我开多少工资你们不知道我寄回家的钱可是有数的,我私藏什么钱啊”面对老妈的指责,他寒心地说道,“我为家里说出钱又出力,你们居然还这么指责我,真是”

    “别气,别气,你妈也说被丁家给气的。”郝父见状瞪了一眼说话不着边际老伴儿道,把责任全推给了丁家,长长的叹一口气道,“唉你是不知道我们在家过的什么日子。”

    郝铜锁赶紧说道,“哥,你不知道,你娶俺旧嫂子不成了,他们怎么对我们的。”

    “什么旧嫂子,新嫂子的”郝长锁立马不悦地说道,郑重地说道,“你们就一个嫂子,就是我现在的爱人。”

    “我说错话了。”郝铜锁立马又说道,“反正你们俩不成了,村里人就看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以前和咱交好的人都一个个不理会咱们了,我连出门打个砍柴的伴儿都没了。”

    “对啊”锁儿也小声地说道,“以往爹分配的活计,都是轻省的,咱爹那车把式工作被丁国栋给抢走了。现在爹还得下地干活,还挑着大粪去地里沤肥呢”伸出自己的手道,“我们也被安排了上工,哥您看才两个月这手粗糙的,哪里还像姑娘家的手。”

    “那些碎嘴的娘们把咱们给说的一文不值,走到哪儿都有人指指点点的,把咱家的脊梁骨都给戳烂了。说咱家出了个陈陈那啥,忘恩负义、狼心狗肺。”郝铁锁不好意思说陈世美,“人家还往咱家墙上糊屎呢”一脸委屈又说道,“现在过的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咱家的名声在杏花坡都臭了。”

    郝长锁闻言头皮发麻,他好像自以为是,以为在把他们接到城里过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哄的他们开心了,就不在提当兵的事情了,可是听了他们在家的遭遇他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这好像不是一个征兵名额就能解决得了的。

    郝长锁非常气愤地说道,“那丁队长就不管,他当初可说了不计前嫌的,原谅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