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杀年猪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闻言他这一身军装在一片黑灰蓝中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又不等着分猪肉,站这么靠前干什么于是拉着丁海杏和红缨向后退了退,站在半坡上,将打麦场尽收眼底。

    郝银锁挤在人群中,贪婪地看着面色红润,春风满面的丁海杏,结果被她爱人一记冷眼,吓的不敢在看了。他可忘不了那充满冷意且杀气的眼神。

    躲在人群中的郝银锁低垂着头,只要她过的好就成,现在他别无所求。

    女人们等着,男人们则忙着从大队的猪圈里将猪给抬出来。

    几个身强力壮高大的男人,都脱了上身的棉衣,高挽了袖口,跳在猪圈里捆猪。

    人怕出名猪怕壮,养了一年的大肥猪,必然是难逃一劫的。真是蠢笨,只管嗥叫,却不会躲闪,不一会儿便被掀翻了。几个人用力的攥了猪腿,有人便用麻绳栓了猪的四蹄。

    抓猪的人喊道,“勒紧点儿,别让它挣脱了,可不好抓。”

    拴猪蹄的人自信满满地说道,“放心吧,拴的猪蹄扣,越拽越紧”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撒了手。那头肥猪虽被捆倒,动弹不得,却还拼命的嗥叫,那声音在寂静的山村里听的渗人的慌。

    于是有人便又掏出一截细麻绳,再其他人的帮衬着将猪嘴一圈一圈的缠了,那猪再叫不出声,却也没有停,吭哧,吭哧直喘

    拴好了猪,直接抬出了猪圈,而圈外放着一个旧门板,肥猪抬上去,直接抬到了打麦场,放在了大青石案台上。

    杀猪匠,村里有名的杀猪好手,手里拎着吃饭用的家伙事杀猪刀。那刀尺把长,磨得锋快,寒光闪闪。

    杀猪匠在猪的脖子上拍了拍,用刀比着朝人群喊“盆呢拿盆来”

    “来了”丁妈端着一个盆子走了过来,子里放了些许盐,加一点儿水。

    丁妈一边走一边还用一双筷子不停的在盆子里划拉。

    杀猪匠看见盆子,便不再啰嗦,刀光一闪,那猪猝然舍命的嚎叫起来,丁爸抢前一步,将盆子接上去,杀猪匠手中刀把一拧,稍稍一撬,猪血便哗哗的流出来,丁妈便紧着搅,猪血在盆子里打着旋,泛起许多泡沫随着血水不断的流出来,猪的叫声渐次弱了,最后噗噗的透一口气终于息了声响。

    杀猪匠的下手真是快、狠、准,手起刀落,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猪也不会太痛苦,场面也不会太血腥。

    杀猪匠将刀从猪腔子里撤出来,丁爸已经接了大半盆子猪血,丁妈却还在尽力的搅。

    直到杀猪匠退后几步说一句“好了。”

    丁爸见猪血已经流尽,便撤了盆子。

    其他人一拥而上,解开了捆猪的绳子,腾开地方,杀猪匠朝手心啐一口,搓一搓,抓了猪的一条后腿,割一道口子,用一根梃棍,从那口子探进去,在猪的周身皮下四处探几下,便将梃棍丢一旁,蹲下去,似乎还运了运气,然后将嘴贴了那豁口用力的吹起来。吹进的气明显的顺着捅过的地方鼓胀起来。

    不过,杀猪匠到底有些年纪,吹几口便有些气喘,脸也涨得通红。有人便上来拉开他,说一句“看我的”

    丁海杏定睛一看原来是郝银锁,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杀猪匠巴不得这一声,便让开。郝银锁果然青壮年气量不凡,瞪了眼,鼓了腮,三下两下,那股气便向猪的全身扩散开去。这时,又有人拿一截溜光的木棒,一边在猪的周身捶打。

    村民们对于郝银锁倒是很宽容,这孩子最笨,老实,只会闷头干活,从不偷奸耍滑,是个实在人,与他大哥不是一路人。

    “这是干什么”红缨好奇地问道。

    “拔毛。”丁海杏看着她说道,又问道,“第一次”

    “嗯”红缨点头道,“小时候村里也杀过年猪,不过奶奶怕吓着我了,所以都拘着我,没让我去。”

    “怕不怕”战常胜问道。

    “不怕”红缨笑了笑又道,“只要一想到有猪肉吃,有什么好怕的。”

    “呵呵”

    果然为了吃,一切都不怕。

    “部队杀猪,比这热闹吧”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黝黑双眸问道。

    “可没人家的手法利落。”战常胜双眸浸染笑意地说道。

    “哦”丁海杏挑眉好奇地问道。

    “杀猪这活儿都交给新兵,至于为什么锻炼他们的胆量,连猪都不敢杀,还谈什么上阵杀敌。”战常胜冷冰冰地说道,轻叹一声道,“杀猪的时候状况百出,有时候猪都挣脱了,追着跑了大半个军营,杀猪的时候那个难把猪折磨的够呛。”微微摇头道,“现在的人和平的太久了。”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听听这口气,老的。“喂别那么老气横秋好不好,这解放才几年,满打满算才十多年。”

    “没有经历过血与火淬炼的军人,不是真正的军人。”战常胜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

    在丁海杏他们说话当中,郝银锁可劲儿的吹,其他人便不停地捶打,吹进的气便朝猪的腋窝和脖颈窜动,渐渐地,那猪变得滚瓜溜圆,伏在青石案上,憨态动人。

    眼看着差不多了,杀猪匠才道,“够了。”

    郝银锁这才停下来,有人则麻溜的离开,转身回来时,拎一桶热水出来,杀猪匠二话不说,舀了热水朝猪身上淋,那水滚烫,浇在猪身上,泛起阵阵雾气,杀猪匠一边浇,一边嘘着热气,一边试着薅猪毛,渐渐地,有些地方的猪毛有些松动,被薅下来一撮,杀猪匠又用一把挠子在猪身上刮几下,许多猪毛被刮下来,露出粉白的肉皮,有人便上手帮着刮。

    现场版“死猪不怕开水烫”。瑟瑟寒风中,开水蒸汽袅袅,大肥猪很快变得白嫩起来。

    那挠子其实就是巴掌大的一块铁皮,一端卷了,用来攥在手上,另一端却打磨的光滑,用来刮猪毛。两个人不停的刮,露出的肉皮的面积逐渐的扩大,渐渐地半个身子的猪毛都刮净了,便将猪翻了身,接着用热水浇,用挠子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