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八戒,对不住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对丁妈的分配,红缨没有异议,她也担心跟爸妈一个炕上睡觉,会多有不自在。

    房间倒是多,可火炕不多,所以大家只能将就一下。

    丁海杏他们拿着手电筒,又上后院的厕所解决完生理。

    “早些睡,我们明天一早起来去看日出。”院子里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好”战常胜和红缨异口同声地应道。

    丁海杏将手电筒递给了红缨道,“你拿着用,夜里起夜方便。”

    红缨想要推拒,丁海杏直接塞到她的怀里,“拿着。”然后拉着战常胜洗漱去了。

    洗漱完毕后,脱的只剩下秋衣、秋裤,钻进了被窝。

    乡下房子,内屋连门都没有,这隔音就差很多了。乡下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时间还睡不着,所以战常胜就拉着丁海杏聊天。

    聊了啥丁海杏也没记清,因为躺下没多久她就在他怀里睡着了,而他抱着她睡了一整夜,第二天起来发现胳膊都有些酸痛了。

    丁海杏抓着他的手按摩穴位道,“你怎么不抽出胳膊。”

    “我怕吵醒你了。”战常胜唇边溢出一抹温柔地笑意道。

    “你可真是的,吵醒了再睡就是了。”丁海杏手劲儿一点儿没减小,很快战常胜就感觉胳膊舒服多了。

    “走了,出去。”丁海杏放下他的手,将被子叠了起来,两人一起出了西里间。

    “你们怎么不多睡会儿。”丁妈看着出来的丁海杏他们俩道,“是不是炕凉了,我一会儿就给你们烧热了。”

    “不是,不是,是我们想去看日出。”战常胜赶紧说道。

    “日出有啥好看的,成天看还看不腻啊”丁妈好笑地看着他们道,“不怕冷啊”

    “没关系我们穿的厚。”丁海杏笑着说道,“常胜和红缨没见过海上日出,好奇呗”

    “红缨也起了。”丁妈不确定地问道,大冬天可没人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和热乎的炕,“不对,这时候起是不是早了,日出在七点来钟。”

    “我们都是这个点儿起来跑步锻炼身体的”丁海杏看着丁妈道,“红缨肯定醒了。”

    “那行,去吧”丁妈知道拦不住他们挥手道。

    丁海杏他们刷牙、洗脸,裹的严严实实的出了家门。

    山里真冷,空气里还飘着耀眼的霜花,村子里很安静。一开口从嘴里呼出的气,变成了白雾,嘴一闭,白雾就散开了。

    丁海杏看着满天繁星,“看来今天不虚此行。”

    三人小跑着先上山,时间差不多了又跑到海边的时候,天蒙蒙亮,浮冰散去,海水清澈透明,在寒风中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

    西北风刮得正劲,似乎刀子般割在脸颊上,向天边一望,刚刚显出一些朦胧的橘红色,隐约见到日出的光芒。

    “快看,快看。”丁海杏指着东方道。

    慢慢的,海天交接的地方,光芒乍现,被寒气冷雾裹着红红的太阳似乎一瞬间就跃出了海平面,严寒使沿岸的海水已经冻结,向海的深处延伸到很远。整个大海也被冻僵了,任凭北风吹,总是显得那样的深沉庄重。

    礁石上,朵朵冰花怒放;海面中,万般冰雪与天相连。脚下的海冰偶尔发出碎裂的声响,成为这寂寞世界中仅有的点缀,渐渐的,岸边洁白的冰上被镀了一层玫瑰红色,冰更散发出了淡淡的,忧伤的蓝色。

    就在瞬间,西边的天际已经是橘红灿烂一片了平静的海平面上被玫瑰红色的光晕渲染,海边似乎变成了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近处的洁白的冰与远处的轮船,被一种神秘的光芒所笼罩,弥漫

    “太美了,可惜没有相机。”战常胜略微遗憾地说道。

    “有相机也不成啊黑白的照不出现在的美景。”丁海杏清澈的双眸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道。

    初升朝阳下,他们三个都给橘红的光晕晕染成了红色。

    再说了,饭都吃不饱,谁还有心情照相,太奢侈了。

    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更高。海水落下,礁石露出,就把上面的冰块顶了起来,再涨潮时,海浪将冰块推开,上面海水再次结冰,于是又形成同样形状的冰块。越是礁石多的海域,冰块就越多,而高大礁石上,海浪扑打形成的光滑的冰花更是十分漂亮。

    “起风了,好冷,我们回家。”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看傻的两人道。

    三人带着一身寒气进了家门,丁妈看着他们三人道,“真是,找罪受,快点儿,喝碗姜汤暖暖身子。”端了三碗姜汤给他们。

    一碗姜汤下肚,驱散了身上的寒气,浑身暖意融融的。

    早餐简单的玉米粥,配着窝窝头,就着丁妈腌的酱菜,豆瓣酱,还有大葱。

    大葱蘸酱,登不了大雅之堂,但在如今日子过的紧巴巴,好多家庭吃不上菜的时节,绝对的宠儿。

    口感清甜浓香,简单、下饭、还实惠,这散发着纯朴气息的原味爽口清新小菜,全家人都吃的豪爽。

    至于大葱味,吃完后丁海杏拿出茶叶给战常胜他们嚼一嚼,除味。

    至于丁爸、丁妈,才没那么讲究,日头上来了,该去杀年猪了。

    过年离不开肉,所以,“杀年猪”放在年饭第一位。杀年猪八戒,对不住了。

    知道今儿杀猪,分猪,村子里热闹着呢大姑娘小媳妇拿着盆、锅等在了打麦场。

    无论日子怎样艰苦,过年嘛人人脸上挂着笑意,尤其今儿杀年猪,分猪肉。

    丁海杏视线扫向人群,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面黄肌瘦一脸的菜色,与两个月之前的她差不多。瘦削的身材裹着臃肿的棉袄棉裤,多为黑色、灰色、靛蓝色,袄裤面上打了一个又一个补丁。

    而丁海杏他们虽然也不是新衣,但没有补丁,与他们格格不入,丁海杏拉拉战常胜的胳膊道,“咱往后退退,好吗”

    “为什么”战常胜不解地问道。

    “太扎眼了。”丁海杏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

    虽然大家的艳羡的目光没有恶意,但他们还是低调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