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别教坏了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砧板是丁爸找来白果木做的,白果木也就是银杏木,木质柔韧,是软质的,放到水里会漂浮,不会沉入水中的。

    丁海杏拿着家里宽片大菜刀,苍劲有力,掂在手里沉甸甸的,切、拍、碾、剁、刮,一把菜刀,足矣。

    宽片大菜刀一抄底,菜刀就“运”着砧板上的菜进锅里了。

    不像西方菜刀,种类繁多,切菜有专业的切菜刀,切肉有切肉刀,切面包的,抹果酱的,就连切披萨都有自己专业的披萨刀。搞得很复杂,然而一堆也干不过一把中式菜刀加筷子。

    再说了窄的西式刀怎么拍蒜瓣,怎么拍黄瓜凉拌黄瓜都搞不定我要它干嘛

    丁海杏手里拎着万能大菜刀,收起刀落将猪后腿的肉和骨头,三下五除二就那么分离了,如庖丁解牛一般,快速利落。

    然后手速更加的快,丁妈只见砧板上黑影频频闪过,猪肉与猪皮彻底的分离。

    “妈,这肉要做什么用”丁海杏看着分解完的猪肉道。

    丁妈这才晃过神,合上不自觉张大的嘴巴,找回自己的声音道,“一些切成饺子馅儿,余下的我们炸肉丸子。”

    那就是都要剁成馅儿,“好嘞”丁海杏应道,开始当当当刀影闪过,肉块,大块变小块,小块很快就变肉馅儿。

    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眨眼间一条猪后腿,就让丁海杏给分解完毕。

    丁妈这边也烧好了热水,丁海杏将野鸡和野鸭宰杀,盆里倒入滚烫的热水,拔光毛,开膛破肚,情理干净,也说眨眼的功夫,整只干净的鸡和鸭子扔到装干净水的盆子里。

    鱼刮鱼鳞,处理鱼鳃,鱼肚,也是不大的功夫就干完了。

    速度快的让丁妈都来不及惊讶。

    丁海杏处理这些肉的时候,丁爸在屋内给战常胜上政治课。

    “常胜,国栋、国良说了些你们夫妻的事儿。”丁爸缓缓地说道,“按理这话我不该说,可是”

    丁国栋闻言皱着眉头道,“爸,您怎么转过脸就把我们给出卖了。”

    “我就是不说,你以为常胜不知道谁说的了。”丁爸没好气地看着他道。

    “妹夫,我们没别的意思,看着你那么宠杏儿,我们高兴还来不及。”丁国栋赶紧解释道,慌乱地又道,“我们只是想表达,你们生活的很好,很幸福”缩缩脖子道,“可是落在爸的眼睛,好像不太赞成。”

    “为什么爸作为老丈人您应该高兴啊”战常胜剑眉轻挑,眼底充满疑问道。

    “我是高兴可是作为男人,你怎么能干女人的活计了,这实在太有损于大男人的尊严了。男人应该有男人的样子,你围着围裙在锅台上忙活,你的战友怎么看”丁爸虎着脸说道。

    “我不觉有损面子。”战常胜悠悠然的说道,“每个家庭或者夫妻之间都有自己的相处模式,我们只要自己觉的合适就成了,管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做什么”

    “你带兵打仗的,如此这般,让你的兵怎么服气。”丁爸为了说服他可真是不遗余力啊

    “有什么好不服气的。”战常胜奇怪地看着他道,“在战场上能带领他们打胜仗就行了,在工作中令人信服,在外面挣足了面子就可以了,他们管我在家里什么样子,而且我不需要回家在老婆身上找回面子。被人当场老爷伺候着,我不习惯,杏儿又不是丫头。”

    丁国栋抿嘴偷笑,从未发现妹夫这么能说会道,简直让人无从反驳。

    “我没说杏儿是丫头,而是怎么说呢”丁爸挠挠头道,“这老婆伺候老公那里面脉脉温情,怎么能说丫头呢”

    “爸,您这说话水平渐长啊”丁国栋惊讶地看他道,“我以为您会说天经地义。”

    “是天经地义没错”丁爸随即又道,“不过那话说的太冷冰冰了,她们女人会有抵触情绪。”

    “呵呵”战常胜摇头轻笑地看着老泰山。

    “笑什么这男人和女人别看成了夫妻,也得讲礼仪,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丁爸压低声音道。

    “爸,您这圣人云都出来了。”丁国栋笑道。

    “所以你这么做,男人不是男人,女人不像女人似的,可不行。”丁爸阴沉着脸说道。

    “爸,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再说了,比如做饭吧虽然女人天天待在厨房,可真正大厨却是男人。”战常胜挺挺胸膛说道。

    “哎那不一样,大厨那是他的工作,做饭是应该的。”丁爸立马机灵地说道,看着他苦口婆心的说道,“常胜你得重振夫纲。”双手撑在炕桌上,头靠近他压低声音道,“常胜,你这样会把你丈母娘教坏的。”

    战常胜不解地看着他道,“怎么会”

    “这你不懂了,女人都有虚荣心,她会要求我像你一样。”丁爸朝他眨眨眼道,“你这样,可就把我给坑了。”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笑出了声,彻底的无语了。

    他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老泰山这么逗乐的。

    “你笑什么”丁爸不好意思道。

    “没什么”战常胜宽慰他道,“爸,每个家庭的生活方式不一样,所以不会的。您和妈生活了这么多年,生活习惯都已经基本定型了,您不用担心我妈造反的。”战常胜小声地说道。

    “晚上我们吃什么”丁海杏挑开帘子站在门口说道。

    “这骨头煮了,啃骨头喝酒,弄些高汤,咱们下汤面吃,暖和。”丁爸想了想道。

    话音刚落,丁妈站在门口道,“这都是过年吃的,你现在吃了,过年咱吃什么真是不知道计算。”

    “我咋不知道计算了,你忘了,明儿队里杀猪,怎么也能分都二两肉吧难得杏儿和常胜他们回来,吃一顿好的。”丁爸立马说道。

    “哦对哟”丁妈想起来道。

    “妈,我们去缺油水的。”丁海杏看着日子过的紧巴巴的二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