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精神粮食

作品:《六零俏军媳

    “爸、妈,有我看着她们不会有事的。”战常胜起身走到了门后面的梯子下面扶着道,“你们先上。”

    红缨如猴儿似的,蹭蹭的爬了上去,当脑袋在晒棚上露出那一刻起看到的一切被惊呆了,“哇”

    “怎么了”站在梯子下不明情况的战常胜抬眼问道。

    丁海杏将红缨推上了晒棚,低头看向战常胜努努嘴道,“上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说着消失在他的眼前,走进了她熟悉的晒棚。

    亦如她当年离开时的模样,战常胜蹭蹭蹬着梯子爬了上来,终于看见晒棚上是什么了

    晒棚上本来是晾晒粮食的,因为这里采光好,又不容易受潮,这年月口粮都不够,所以偌大的晒棚,除了安放一些粮食,余下的全是书精神粮食。

    丁爸打造的书柜,直接挨着屋顶,全部整齐的码放着书籍。

    “我终于知道杏儿为什么说自学的。”战常胜看着书籍中,有大量的医书。

    也知道她为什么不是无知的村妞了,为什么懂的那么多,有勇有谋,有心计,果然书中自有黄金屋。

    丁海杏盘腿坐在蒲团上,双手托腮支在炕桌上,一脸回味的看着这里,慢悠悠地说道,“小时后我们最喜欢爬到这上面来玩儿。”

    这里除了医书,黄帝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医学三字经、药性赋、汤头歌诀还有四书五经,易经、二十四史、书道全集,还有杂七杂八的书籍,五花八门的

    “这些书你都看过”战常胜挨着她旁边的蒲团坐下来道。

    “看过”丁海杏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说起来很是汗颜,如果真的看过,就不会被人家傻乎乎的给骗的团团转,被如此粗糙且漏洞百出的陷害,闹的家破人亡了。

    晒棚虽然是他们少年时最爱待的地方,但她的学问也只是认字,不是睁眼瞎子,能看书读报,不像国良和郝长锁那二十四史都翻烂了。

    不然郝长锁也不会那么有心计,爬的那么快,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了。没有那一纸文凭,不代表他没文化,没知识,没心计。

    而这里的书籍都是繁体字,丁海杏能看懂的机会不多了。

    解放后繁体字改成了简体字,这些书籍大部分都在接灰儿。

    红缨拉拉丁海杏的手道,“我可以看吗”

    “当然喜欢看什么自己拿。”丁海杏指着书柜道。

    战常胜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还有,机械书籍,用制图附机械工作。”

    “祖辈们买的,谁知道呢”丁海杏将书抽出来递给他道,“你自己看吧”

    大家都有书看,丁海杏双手托腮,在思考怎么保住这些书籍,这些书籍在破四旧的时候,如村口的牌坊一样,可是被毁掉的命运。

    战常胜坐在丁海杏的身边随意翻看了一下书籍,结果跟看天书似的,将书放在了炕桌上。

    看着神游天外的丁海杏,手在她的眼前摆摆道,“想什么这么入迷。”

    “哦”丁海杏回过神儿来道,“没什么”看着炕桌上的书道,“你不看了。”

    “我又不是学机械的,这图纸看不懂。”战常胜摇头道。

    丁海杏看着在认真学习的三个小辈道,“我们下去吧别打扰他们学习。”

    两个人点点头下了晒棚,丁爸一见他们下来,立马招手道,“杏儿,常胜过来,过来。”

    “爸,找我们要说什么”战常胜脱鞋盘腿坐在炕上。

    丁妈看着他们两个道,“说说国良的事情。”

    “妈,我也正想跟您说说国良的事情,寒假短,补习着十来天,根本就没有办法系统的复习,所以我想过完年,国良跟我们走再多补习两、三个月,到时候回来高考就成了。”战常胜黑曜石般的双眸看着二老道,“这样考上大学的机会也大一些。”

    “我这怕国良太麻烦你。”丁妈不好意思道。

    “不麻烦。”战常胜悠然笑道。

    “常胜,你也别担心口粮问题,国栋干一年分的粮食足够国良这几个月吃的。”丁爸笑眯眯的看着战常胜,眼底的尽是一片慈爱。

    “爸,小舅子到了我哪儿,还能缺他一口吃的吗”战常胜迎上丁爸的目光轻笑道。

    “哎话不是这么说,如果说今天你们的粮食多的吃不完,我没什么话说现在城里的粮食定量,国良一个大小伙子,吃的多,不自带口粮怎么能行。”丁妈温和地说道。

    “大哥没意见”丁海杏看向坐在一旁的丁国栋道。

    “没意见,应该的。”丁国栋笑了笑道,“过了年,我可就是吃上皇粮了,又不下地干重体力活儿,那粮食足够我吃了。”

    “行,听妈的,不过只要带够国良的口粮就成,余下的粮食留给你们。”丁海杏淡然地说道。

    “好了,好了,说完了。”丁爸看着她们母女俩道,“你们也别坐着了去把常胜他们带回来的肉处理一下,鸡鸭鱼该杀的杀,那猪肉该分的分,剔除来的骨头、猪皮,煮煮,骨头就着小酒啃了,高汤留着炒菜用,还可有做猪皮冻什么的,这年夜饭的是不是该准备起来。”

    战常胜闻言双腿移到炕外,要穿鞋道,“我去杀鸡、鸭、鱼这活儿我来做。”

    “常胜,你坐在这里,咱爷俩说说话,灶台上的事情,那是女人的事,大老爷们儿掺和什么劲儿啊”丁爸拉着战常胜的衣服道,目光看向丁海杏一脸凶恶道,“看什么看还不快去干活。”

    “我去烧热水,退鸡毛。”丁国栋不好意思地说道。

    如果不是他回来告状,老爸不会对杏儿恶声恶气的。

    “你给我老实的坐着。”丁爸叫住了想要去帮忙的丁国栋。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架势,黑眸轻轻闪了闪,“妈,您也歇着,我去。”

    “哪儿能让你一个干呢”丁妈拉着她出了东里间。

    “那妈,您烧热水好了。”丁海杏把圆圆的砧板放在正厅的八仙桌上,然后将猪后腿拿出去,用井水冲洗干净了,控控水后,拎着进来放在了砧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