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算计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铜锁麻溜的将信撕开,抽出里面的信纸,抖开一目十行的看完。

    “爸、妈,我哥不回来了。”

    郝铜锁这话音一落,郝母拍着大腿就道,“他没良心啊娶了媳妇忘了娘,老头子这可咋办啊”

    “妈,您说什么呢”郝铜锁赶紧说道,“哥让我们全家人进城过年。”

    “嘎”郝母这脸上还挂着泪,滑稽的很。

    “我哥信上说,他不方便回来,所以让咱们进城去。”郝铜锁又解释了一下道。

    “有啥不方便的”郝母不懂道。

    “哥在信里说怕村里人因嫉妒他,说他是陈世美,万一传到新媳妇儿的耳朵里,可怎么解释。”郝铜锁说完担心地看着他们道。

    “老头子,你还真是神机妙算。”郝母笑得满脸褶子道。

    郝父默然无语,不过这阴沉了几天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

    郝母看着老头子道,“那老头子现在怎么办”

    “我哥还把坐车的车费给咱邮回来了。”郝铜锁积极地说道,显然更愿意进城过年。

    “咱进城过年”郝父犹豫了一下咬牙道,他得去城里看看长锁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去”扛着柴火进来的郝银锁将柴火放在门口,冲着里间喊道。

    “你不去拉倒,老娘还求着你呢还省车费呢”郝母立马说道,“你个狗肉上不了筵席的小子。”

    “银锁,你进来。”郝父喊道。

    郝银锁挑开帘子站在门口道,“爸,您叫我干啥”

    “你不进城,你不当兵啦”郝父瞅着他道。

    “爸,您还做白日梦啊人家冬季征兵早就过了,当什么兵啊”郝银锁笑容苦涩地看着他道。

    “你这孩子,咱能跟那些新兵蛋子相提并论吗你哥可是有大本事的人。”郝母是迷之自信道。

    郝银锁看着他们二老道,“我再最后说一遍,即便有名额,我也不去。”

    “那你就在这儿杏花坡穷死好了。”郝母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道。

    “既然你在家,那么过年祭祖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郝父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爸,这不用您吩咐,我一个人在家会做好一切的。”郝银锁一脸正色地说道。

    “你独自在家过年可好了,有肉、有白面吃,还能包饺子。”郝母突然嫉妒道,“把我们的给我们留下来。”

    郝父没好气地说道,“留到我们回来还能吃吗早坏了。”

    “那面粉可不会坏。”郝母撇着嘴嘟囔道。

    “妈,那面粉我一个人吃不完。”郝银锁微微摇头道,对如此斤斤计较妈,也是一脸的无奈。

    “咱们进城呢”郝父看着郝铜锁他们道,“去把你们捡来的山货给你哥带走点儿。”

    “哎我这就去。”郝铜锁立马应道。

    “一样给你哥都带点。”郝母笑着说道,“你哥那时候可爱吃了。”

    “铁锁,去晒棚上提十斤玉米下来,磨成面给长锁带走。”郝父又吩咐道。

    “老头子,你想干啥”郝母立马耷拉下眼皮子说道。

    “咱们这么多人,总不能空着手去吧”郝父看着小气的她,气不一处来道,“你怎么连这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了,这可是第一次见儿媳妇。”

    “我怎么不懂了,我去咱儿子家,那里用得着带礼啊”郝母理直气壮地说道,“再说了,论理也应该是儿媳妇给公婆见礼才对。”

    “就十斤玉米面也值当的,儿媳妇给了块儿料子呢”郝父看着她游说道。

    “那是她该孝敬咱们的。”郝母理直气壮地说道,“怎么不值当了,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前两年挖野菜啃树皮的事儿都忘了,这饱饭还没吃上呢”提高声音道,“咱去儿子家吃他的喝他的,那都是应该的。”

    “你这人,怎么就说不通呢咱这是给儿子做脸呢”郝父看向不知所措地铁锁道,“去别听你妈的,上去提十斤玉米下来。”

    “你就是提着东西过去,人家大官的闺女也看不上。”郝母气呼呼不忿地说道。

    “礼轻情意重。”郝父食指点着她道,“你到现在都看不出我啥意思真是白过了那么多年长锁为啥信中不提征兵的事情,那肯定是黄了。”

    “这点儿事情都办不好还有啥理由吃咱带过去的东西。”郝母一脸讥诮地说道。

    “长锁知道家里的情况,咱还带着东西去见他,给他做脸,不让他在儿媳妇面前低人一等,到时候咱提出要求,再难也得给咱办了。”郝父下定决心道,“这一次,无论如何得留下一个在城里,让长锁想办法给招工了。”

    “哎呀老头子还是你脑子转的快。”郝母拍着手高兴地说道。

    “还不是你们向外大放厥词,现在兜不住了,成了村里人的笑话。”郝父瞪着这个多嘴地婆娘道,“我不是说过夹着尾巴做人吗在事情还没有板上钉钉的时候,不要出去乱说。”

    郝母缩着脖子道,“那不是让老丁家给刺激的,那谁又知道长锁办事这么不牢靠。”扁着嘴说道,“让咱出了丑。”

    “你看老丁家多沉的住气。”郝父违心地说道,“人家已经办好了招工手续了,外调手续都办妥了。”

    “我”郝母耍赖地说道,“好了,别说了,我去看看他们东西拿回来了吗怎么一个个都不过来。”

    郝父安排好一切,其实也没什么好安排,带上薄礼和几件换洗衣服,将郝银锁留下看家,郝家人又进城去了。

    这一次郝家人大张旗鼓的进城,恨不得宣扬的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们进城过年。

    有好事的就问道,“上哪儿啊这大包小包的,全家出动,串亲戚”

    “是啊我儿子来信,让我们进城过年,去见见大世面。”郝母满脸笑容地说道。

    “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接你们一家子都进城。”

    郝母闻言笑的如菊花绽放似的,美着呢

    “这进了城就不回来了吧”

    “呃”郝母脸色微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郝父回答道,“这里是根儿,怎么可能丢掉呢”

    “怎么不舍得,投奔儿子不就得了。你儿子不是捉住了凤凰了,你们还不跟着沾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