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作品:《六零俏军媳

    “姐夫,您要跟我们回家。”丁国良高兴地说道,“热烈欢迎,咱们一起回家,我们杏花坡山清水秀。”

    “别吹了,大冬天的哪里来的山清,这水秀倒是真的。”丁海杏秋水般的眸光看着他点头道。

    “等等妹夫你不回家过年吗”丁国栋突然问道。

    “时间不够,所以我就不回去了。结婚头一年我得去拜访老泰山。”战常胜随口说道。

    丁国栋还想再说什么丁国良朝他微微摇头。

    “姐姐、姐夫虽然人没回家,但已经将年货寄过去了。”丁国良笑嘻嘻地说道。

    “那好,我们收拾,收拾回家过年。”战常胜起身道,黑曜石般幽黑的眸光闪着柔和的光芒道,“杏儿,我们一起做饭去。”说着拉起丁海杏。

    “哥,你起来干嘛”丁国良伸手抓着丁国栋道。

    “我帮忙去。”丁国栋拂开他的手道,“你拉着我干嘛,快放手。”

    “哥,你真是,人家夫妻俩做饭,你进去干嘛不觉的碍眼啊”丁国良朝他努努嘴道,“你看红缨都不进去。”

    “二位舅舅没事的话,帮我练习。”红缨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两个道。

    aaaaaa

    童雪蹬自行车嗖嗖的赶回家里,将自行车支在走廊里,锁好了,蹬蹬上了二楼,“这该死的天,真是冻死了。”

    “童医生,下班了。”

    “是啊做饭呢”

    一路上打着招呼童雪推开了自己的家门,屋里有些昏暗,拉开了灯,将绿色的帆布包,帽子,围巾挂在了门口墙壁上的挂钩上。

    童雪一转身,赫然看见躺在床上的郝长锁,无奈地深吸一口气,“你们在连队的时候不是说过,不是睡觉的时候,不许躺床上吗这内务条例不是写的清清楚楚吗怎么到家里你就现原形了。”拍着他的屁股,一股子土腥味儿,当即就恼了,“你给我起来,你这衣服都不脱就上床啊起来。”将他给拽下了床。

    “真是累死我了,训练了一天。”郝长锁揉揉眼睛道,“我已经脱了外罩了。”

    “那屁股上的土怎么回事”童雪质问道。

    “这不是席地而坐吗你看我不是趴在床上,那不是就怕弄脏了床,挨你说吗”郝长锁可怜兮兮地说道。

    一句话又把童雪给逗乐了,食指戳着他的脑袋道,“算你识相。”催促道,“行了你赶紧做饭,我把你脱下来的脏军装给你洗洗去。”

    “都是一些浮灰,到外面拍打拍打就中了。”郝长锁慢悠悠的摆手道。

    “你就这点不好,那训练服能不洗吗脏死了。”童雪嫌恶地撇撇嘴道。

    “小雪,你要搞清楚,不是我不洗,而是这大冬天,洗了干不了,我明儿穿什么总不能让我光着吧”郝长锁起身走到门口,穿上军常服的外罩,围上围裙,开始做饭。

    他的话让童雪哑口无言,因为郝长锁说的是事实,只有这一件正式的军装,换洗起来都紧巴巴的。

    童雪只好拿着衣服在走廊里拍打,突然发现不对的地方,恼怒道,“你穿衣服也太费了,你看看,这膝盖、手肘,都磨薄了,手指一戳都能戳个洞了。你说你现在好歹也是连长了,又不是大头兵需要你摸爬滚打的。是你练他们,还是他们练你啊”

    “以身作则嘛”郝长锁打开煤油炉道。

    在这个问题上童雪拗不过他,只好补补丁,免得真窟窿了。

    晚饭也简单,熬个粥,看着郝长锁拿着白菜,童雪赶紧说道,“我今天回家拿了一块肉,分开,今儿吃一半,剩下的明天吃。”

    “你又回家拿东西了。”郝长锁拧着眉头道,这样也显他这个男人太没用了吧结婚俩月了,她时不时地从娘家不是一块肉,就是一条鱼,要不就是二两油。

    这些日子童雪也算是看出来了,每次她回家拿吃的,他就不高兴,可是这里的饭菜实在太难吃了,不回家打打牙祭,她非馋死不可。

    他们俩工资不少加起来有一百,按说不该这么亏了自己的嘴,可惜这肉票少,有钱没地儿买。

    爸妈是高级干部,粮食的定量,与副食品也比普通人高,她不回家打劫他们,打劫谁

    以前和爸妈生活在一起,从来没有为吃的发过愁,即便最艰难的前两年,她都没有缺衣少食的。

    怎么结了婚反倒越过越差了,用童爸的话来说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aaaaaa

    冯寒秋送走了宝贝闺女,回头就冲童爸发脾气,“这就是你给小雪找的好女婿,现在连肉沫都吃不上。人家不是讲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真是越吃越退步。”

    “你以为家家都像咱们一样吗前两年咱不是也啃窝窝头了。”童爸抖了一下手中的报纸说道。

    “后来不是带着大家生产自救吗”冯寒秋小声地说道。

    “他们的军龄和军职摆着呢发的票证就那么多,两个年轻人能够吃吗不靠咱们靠谁啊不就是点儿肉吗”童爸不以为意地说道。

    “你说的轻松,给了他们咱们吃什么”冯寒秋冷冷地看着他道。

    “食堂的饭菜就很好吃吗”童爸指着食堂地方向道。

    “你就惯着你闺女吧是谁说的让她吃些苦,现在倒好,宁可自己吃苦,也要让她吃的如在家无二,你就口是心非吧”冯寒秋冷着脸,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们就这么一个闺女,不惯她,惯着谁去。”童爸理所当然地说道,催促道,“行了,行了,快去食堂打饭吧”

    aaaaaa

    饭菜端上了桌子,郝长锁抬眼看着她道,“小雪,咱们吃了,爸,妈吃什么他们的副食品票就那么多。”

    “没关系,我爸说吃食堂,机关食堂的饭菜,可比你们连队饭菜好多了。”童雪不以为意地说道,说着将肉片夹给他道,“快吃,你训练很辛苦,不吃饱,哪来儿的力气。”

    摸透了童雪脾气的郝长锁用起了哀兵政策,“小雪,你这样让我很为难人家给说我是吃软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