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打死蚊子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兄弟俩进了房间,丁国良把卷子放在了书桌上,然后拉开椅子坐下道,“哥,怎么样事情办成了。”

    “已经填了招工申请表了,交给了人事处的白处长了,明儿去体检身体。”丁国栋憨笑着说道,“白处长还夸我的字写的好”

    “这是当然了,苦练那么多年,可不是白练的。”丁国良知道,大哥和姐不知道在沙地上写秃多少的树枝。

    “哎这学徒工,能开多少钱”丁国良好奇地问都。

    “这我就不知道了。”丁国栋摇头道,嘻嘻一笑道,“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随即反问道,“你在家干什么呢”

    “姐带着我参观了一下房间和注意事项。”丁国良羡慕道,“这房子真好,不但有冲水的厕所,还有暖气,房间住的又舒服。”

    “行了,别羡慕了,等你考上大学,毕业出来了就是国家干部,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丁国栋扯扯他的衣袖,“快给我说说注意事项,别到时候让我在人前丢人。”

    “好”丁国良把住在这里的注意事项一一告诉了他,重点是不要乱说红缨的真实身份,她是姐姐的女儿,亲生的。

    “还是妹妹心细,提前告诉我们,免的惹人笑话。不像某些人,故意不说,专等着看我们出丑,他们可哈哈大笑。”丁国栋非常反感地说道。

    “就是,就是”丁国良随声附和道。

    “好了,快写卷子。”丁国栋催促道。

    “好好我写。”丁国良拿起铅笔,伏案开始写卷子,一整套的卷子,语文、数学,外加物理、化学与政治。

    丁国栋则随手拿起书桌上丁国良的课本看了起来,打发时间。

    丁国栋听着房间外的动静,“你继续做题,我去外面看看,做饭的话,帮着杏儿烧火。”

    正解题入迷的丁国良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只是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丁国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有体贴的关上房门,一回身就看见正要进厨房的丁海杏,“杏儿要做饭了吗”

    “大哥,你怎么不在屋里歇歇。”丁海杏回头一看是他笑了笑道。

    “杏儿你的嘴唇怎么又红又肿的。”丁国栋紧张兮兮地说道。

    “被一个蚊子咬的。”丁海杏咬牙切齿地说道。

    “打死了没”丁国栋急忙问道。

    丁海杏看着单纯的大哥,笑了笑道,“打死了,都死透了。”

    “那就好”丁国栋还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道。

    战常胜的房门半掩的着,所以兄妹俩的话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自嘲一笑道,“我成了蚊子了。”最可笑地是,“大舅子居然相信。”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她说什么他还真就信啊

    丁国栋嘴里还自言自语地嘟囔道,“真是奇怪,这寒冬腊月,怎么会有蚊子。”

    “屋里有暖气,所以蚊子没冻死。”丁海杏随口胡诌道。

    “嗯”丁国栋居然还点头,然后又看向丁海杏道,“杏儿是不是要做饭,我帮你烧火。”

    “大哥,厨房用的煤球炉,不用烧火拉风箱的。”丁海杏指着炉子道。

    “那做饭可就清洁干净多了。”丁国栋看着煤球炉子道,“这下好了,不用上山砍柴了,省事多了。”

    “可是得拉着平车去煤厂,拉煤球,一样的。”丁海杏拔开炉火塞道。

    “大哥,你去给小弟倒杯水。”丁海杏看着卷袖子的丁国栋直接吩咐道,说着递给他一个白色的瓷杯。

    “好”丁国栋接过瓷杯,拿起暖水瓶,倒了半杯水端给了丁国良。

    “这城里做饭用的煤球炉,我也帮不上忙。”丁国栋坐卧不安道。

    “那你就擎等着吃呗”丁国良头也不抬地说道,紧皱着眉头,在跟考题较劲呢

    “哪里能等着吃白饭啊”丁国栋不满地看着他道。

    “那你想干什么”丁国良敷衍道,随口又数着说道,“这是城里砍柴不需要,也不需要你喂鸡、喂猪,做饭你不会”

    丁国栋转身说道,“那我扫地去。”

    “扫地”丁国良长臂一伸,拽着他赶紧说道,“回来哥,你扫什么地啊这屋里纤尘不染的,再说了人家是拖把拖地。”

    丁国栋傻眼了,着急道,“那咋办,来的时候妈叮嘱了,让咱有点儿眼色,帮妹妹干点儿活。不能擎等着白吃饭啊让妹夫怎么看咱”

    “你可真是闲不住。”丁国良看着傻哥哥道,“哥,你去帮着剥葱,扒蒜的。”

    “中”丁国栋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丁国栋进了厨房,看着穿着格子围裙的战常胜正在洗碗池里忙着杀鱼,眼睛瞪的直直的,不敢相信,呆呆地说道,“那个妹夫,咋是你在这儿忙啊”

    “怎么我不能掌勺吗”战常胜剑眉轻挑,微微一笑道。

    “不是我,杏儿呢”丁国栋眼神在厨房里扫了圈道。

    “我在这儿。”丁海杏站起来道,原来刚才她蹲在地上,“哥,这个要不要解释一下。”手里提溜着面袋道,“这是爸妈走的时候带走的二十斤富强粉,怎么又回来了,你们没吃啊”

    “妈打算留着过年包饺子,所以就没吃。”丁国栋非常坦白地说道,“这不进城妈让我们带来了,你们城里粮食定量,这是我们的口粮。”

    “妈也真是的,到这里我还能缺你吃的。”战常胜无奈苦笑道,接着又道,“那这白面拿来,过年的饺子怎么办”

    “年前肯定分一回麦子,年夜饭的饺子还是有的。”丁国栋赶紧说道,“你们不用担心的。”

    已经拿回来了,还能怎么办等过年回家,他们在提回去。

    “晚上咱们吃什么”丁国栋问道。

    “你新拿来的小米,咱们熬粥。”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杏儿腌的酸菜,咱们做酸菜鲈鱼。”战常胜提溜起池子里的大鱼,好家伙可真够大的,起码有五六斤重,“这是你姐昨儿钓上来的,养了一晚上。”

    “做酸菜鱼太糟蹋了吧新鲜的海鲜,哪怕只用盐调味,也会鲜味十足。用太多的调味料,反而会掩盖新鲜海鱼特有的鲜味。”丁国栋迟疑了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