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拜师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这里面你和解放没少出力吧”

    “呵呵”丁国良嘿嘿一笑道,“我和解放煽风点火来着,爸妈不让出手,不然”撸起袖子,“非揍的他们满地找牙不可”

    “大哥会这么简单的同意”丁海杏深深的怀疑道,他的脾气别看着憨厚、老实,惹急了他可是抡开膀子直接动手。

    她和大哥的年龄差了三岁,小时候没少跟在他屁股后面,爸妈要下地,都是大哥照看她的,所以两人的感情自是深厚。

    “大哥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拉着他,说服他的。”丁国良叹声道,“要说服固执的他,这嘴皮子都磨薄了。”

    “打一顿只是下下策,这样被亲儿子割肉,痛彻心扉,还有苦说不出。”丁海杏眸底如霜,冷冰冰地说道,随即摆手道,“不说他们了一些不相干的人。”

    “姐,给我找好老师了吗”丁国良急切地问道。

    “这么着急啊”丁海杏抬眼笑看着他道。

    “时间有限,当然要抓紧了。”丁国良重重地点头道。

    “咱们得拜师去。”丁海杏努着嘴道,这事得跟常胜商量下。

    丁国良闻言立马喜上眉梢,他来的目的就是补课,“走走,咱们回家。”脚步匆匆,走的那个叫快。

    丁海杏小跑着追上他道,“不用那么快,他又跑不了。”拉着他的胳膊道,“你走的太快,我都追不上。”

    丁国良只好放慢脚步,“姐,你娇气了好多,以前你可不这样。”

    “那时候姐喜欢一个人扛着,总是心疼他人。”丁海杏幽幽地说道。

    丁国良抿嘴一笑,打趣道,“现在有人疼了呗才娇气了。”

    “去,没大没小的敢笑话我。”丁海杏抬起手佯装道,“讨打。”

    “嘿嘿”丁国良嬉皮笑脸地看着她道,“姐,你变漂亮了,刚下车那会儿,我都不敢认你。”

    “又来”丁海杏板着脸吓唬他道。

    “我说的是真话,你跟两个月前进城,简直是判若两人。”丁国良指指丁海杏的脸道,“人也变白了些,脸上也不再是被海风吹的皴裂了,最重要的是胖了,你自己摸摸脸上有肉了。”

    丁海杏当然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了,修炼总算没有白费。底子好,年轻就是恢复的快。

    “说起你吃胖了,姐,你的伙食每天都这么好吗姐夫会不会被你给吃穷了。”

    好家伙,餐桌上又是鸡又是鱼的,那雪白、雪白的大米饭,现如今这年月,谁家敢这么吃。过年都没这么丰盛。

    “这不是你们来了,吃顿好的。”丁海杏边走边解释道,“别看这有鸡有鱼的,鱼都是我钓的,鸡是你姐夫在山上打的,不要钱的。”

    “哦我说呢”丁国良恍然道,挠挠头道,“我都我忘了,你抓鱼的技术,无人能敌。”

    “放心吧你在这补习期间,我会好好的把你和大哥补一补把这几年亏的身体,给补回来。”丁海杏淡定从容地说道。

    丁国良可是对此深信不疑,他姐那是从会走路,就会游泳的,那真是海里长大的。

    说话当中,两人就到了家门口,战常胜一回身就看见爱人和小舅子。

    “你们来的正好,景老师答应给小舅子补习了。”战常胜看着他们俩道。

    丁海杏看着战常胜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她是有这个心思,思来想去还是对门景家最合适给小弟补课,夫妻二人都是大学老师,再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

    可怕战常胜不同意,所以迟迟没敢提出来。

    战常胜一推丁国良,这小子立马机灵的鞠躬道,“景老师好。”

    “景老师,我家国良拜托你了。”丁海杏紧跟着说道,她倒是可以给小弟补课,但却不可以,一来师出无名,二来,她不了解具体高考情况,万一瞎指挥,错了,可就耽误了小弟的前程了。

    “有道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关键在他自己,我只能从旁帮助。”景海林看着眼前斯文且活泼阳光的大男孩儿道,“跟我进来,拿一套卷子回去做,我先摸摸底儿,然后在看看从哪里教你。”

    “快去啊傻小子,还傻愣着干什么”丁海杏拍着他肩头道。

    “哦”丁国良立马跟着景海林进了他家。

    “走回家。”战常胜他们也进了自己的家门。

    在客厅内一落座,丁海杏忙着问道,“手续办的怎么样”

    “很顺利”战常胜面带笑容道,“白处长还夸大舅子的字写的好。”

    “我们一起练的,当然不差了。”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

    “哪有这么夸赞自己的,有老王卖瓜之嫌”丁国栋耿直地说道。

    “哥,去休息会儿吧一大早就起来,折腾的累了吧”丁海杏催促道。

    “累啥子,一点儿都不累,坐车累啥的。”丁国栋摇摇头道,随即想道,“你们忙吧我就在这儿坐着就中”

    “大哥,陪我进去做试题。”丁国良拿着卷子进来道。

    “姐姐、姐夫你们忙吧我哥交给我了。”丁国良拉着丁国栋进卧室,关上了房门。

    丁海杏和战常胜两人四目相对,莞尔一笑。

    “大舅子很拘谨。”战常胜摇头轻笑道,“好了,我回房看会儿书。”起身进了卧室。

    丁海杏起身倒了杯水,端了进了,放在书桌上,关上了卧室的门,站在书桌前道,“打扰你五分钟。”

    坐在书桌前地战常胜抬眼看着她道,“有事”

    “嗯这不马上过年了,我想着给于大哥他们再送些风干鱼,还有我从岩礁附近打上来,又盐干的海参,这个补身体最好了。”丁海杏清澈的双眸看着他征求意见道。

    丁海杏用的传统工艺,处理海参,活海参捕捞上来以来要先行煮沸,将煮过的海参凉透后,加盐拌匀盛入大瓷缸,缸口用一层厚盐封严,腌渍15天以后出缸。腌渍过程还要隔几天检查一次,将腌渍参的原汤加入一定量的盐放入锅中烧开,再将参下锅煮3050分钟并随时翻动,将参捞出时表面立即显干。

    战常胜看她制作,就感觉费劲。

    “那最好不过了,我还怕你不舍得,我不好意思开口。”战常胜不自在地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