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冰与火的待遇

作品:《六零俏军媳

    “所以啊真要遇上这种师傅,国栋把他当做一种磨练,明白吗敬重长辈本来就是应该的嘛”丁爸谆谆教导道。

    “大哥,那都是旧社会了,现在是新社会了,哪里还有你们说的那么可怕的师徒关系呢”丁明悦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道,“国栋,别听你爸吓唬你。到了工厂肯定会有领导就会郑重其事地把你引见到师傅的面前,当然工厂领导总是会挑选思想好、技术好、态度好的老工人当师傅。师傅成了一种光荣,当然也是一种责任。这师傅不但不防范徒弟,而且还真心实意地把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不会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事情。”

    “爸、妈、姑姑,人情世故我懂,我知道该怎么做”丁国栋憨憨一笑道。

    “好了,要嘱咐的嘱咐完了,赶紧睡吧明儿一早还要赶车呢”丁爸挥手让他们离开道。

    “哎小姑子和杏儿联系上了没”丁妈追着丁明悦到了门口道。

    “大嫂,我用公社的电话跟杏儿联系上了,约好了接车时间。他们俩大小伙子,还能走丢了不成,这鼻子下面是嘴,那么大的学校,有地址,问呗”丁明悦摇头浅笑道。

    “儿行千里母担忧,他们从来可没有走那么远。”丁妈叹声道,心里不由得担心。

    “大嫂,我也是当妈的,我能不懂吗”丁明悦拉着她的手拍拍道,“放心,都安排好了。”

    “行了赶紧睡觉去。”丁妈看着小姑子进了东厢房。

    aaaaaa

    一大早,丁爸赶着骡车,载着俩儿子和行李,在村民们祝贺声中出了村子。

    “哎呀大队长真是找了个好女婿啊”

    “是啊是啊瞧瞧人家这女婿比儿子都顶个。”

    “大队长两口子擎等着享福吧”

    在村民的羡慕的语气声中,送走了丁大队长。

    村民们陆续向回走,大家七嘴八舌起来,不由得说到了老郝家。

    “这老郝家怎么没有动静啊”

    “对啊对啊不是说娶了个大官的闺女。怎么不见天天传喜讯呢看看队长家,再看看他家。”统统摇头,简直没法比。

    “别是老郝家吹牛,娶了城里贫民来当凤凰。”

    “还真有可能。”

    “别说了,别说了。”村民看见要去寄信的郝铜锁,纷纷啐一口,继续朝村里走。

    “回去也让俺闺女找个这么有本事的女婿”

    “得了吧老孬就你那闺女长的磕碜样儿,别说城里的看不上,这村里都看不上。”

    “你个死赖子,敢说俺闺女。”

    说着又打起了嘴官司。

    郝铜锁愤恨地瞪着村民们的背影,等俺也当上城里人,使劲儿的回击他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转身朝县里跑去。其实镇上也有邮筒,可以寄信,他嫌太慢,干脆去县邮电局寄信,那肯定快。

    丁爸一路将他们俩送到了县汽车站,将两个儿子送到车上,看着车子消失在眼前,又赶着车去邮局取了汇款,才赶车回家。

    “杏儿,上午十点车才到呢你别着急。”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道,“那墙上的挂钟都快让你瞪穿了。”

    丁海杏白了他一眼,他哪里知道她望穿秋水的心情,多少年没见他们了,记忆中似乎都模糊了。

    “走了,走了。”丁海杏实在坐不住了催促道。

    “才九点,从这里到汽车站骑车也就半个小时。”战常胜诧异地看着她道,“好好好,我们走”他放下手中的书,拿起车钥匙,告诉了红缨一声,然后和杏儿一起出了门。

    汽车站看起来简陋的很,几间砖瓦房,有个候车室,售票窗口,司机和工作人员休息的地儿,外加一个停车的大大的院子。

    候车室内,只有小猫两三只,空荡的很。

    战常胜看着她问道,“冷吗这屋子里也没个炉子。我就说让你在家多待会儿,晚一些来。”

    “还行”丁海杏不好意思地说道,“让你陪着我受冻”她是真不知道候车室里这么冷。

    “还说不冷”战常胜抓着她冰冷的手道,“你看手冰的。”

    战常胜抓着她的手,揣在自己的兜里,小声地说道,“要是人多些就好了,也暖和些。”

    “千万别,人多了,味道该不好了。”丁海杏摇头如拨浪鼓道,“还是冷点儿好。”

    这房子密封不好,四面透风,那寒风飕飕的,感觉骨头缝里都透着寒气。

    战常胜拉着她站起来道,“不行,咱起来走动,走动。”

    丁海杏无奈地笑了笑,跟着他站起来走动,其实她根本就不怕冷,越冷,对她修行越好。

    两人在候车室转起了圈圈,丁海杏透过窗户,看见一辆车开了进来,“来车了,来车了。”拉着战常胜就朝外停车区走去。

    “应该不是还差十来分钟。”战常胜抬起手腕看着表道。

    丁海杏才不管那么多,人已经出来了,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人。

    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兄弟俩,“大哥、国良。”丁海杏冲着正准备下车的两人喊道。

    车厢内的兄弟俩相视一眼,看着车窗外的女人,满眼的问号这是谁啊

    丁海杏立马将裹着脸的围巾扒拉下来,露出熟悉的却又不太熟悉的脸蛋儿。

    “杏儿、姐”两兄弟透过车窗看着地上的人好半天才高兴地喊道。

    “姐,你等等,我们马上就下来。”丁国良立即又道,那嗓门真是洪亮。

    等两人下来,丁海杏立马冲上前,拥抱着他们俩。

    如此热情的丁海杏自然吓傻了兄弟俩,一个个面色通红,身形僵硬的。

    战常胜看着丁海杏不合时宜的举动,看着丁国栋他们兄弟俩道,“坐车累吧”不动声色的将丁海杏给拉开了。

    丁国良一个激灵恢复过来,赶紧说道,“这是姐夫吧”看着战常胜第一感觉,咋那么俊呢简直比她姐都好看,那一身蓝色的军装英气逼人。

    真是好生羡慕

    丁国良悄没声的拽拽还傻愣愣的丁国栋,“坐车一点儿都不累。”

    丁国栋醒过来道,“对,不累,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