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家庭政治事件

作品:《六零俏军媳

    被沈校长点名的白处长走上主席台,面对大家坐下来,也不废话,知道大家着急,拿着文件就开口就笑道,“第一,本校职工在农村的直系亲属,包括子女,和年龄在三十岁以下的兄弟姐妹。特殊情况的,非直系亲属也可以考虑,但需要有当地公社的证明。第二工作地点,在郊区的校办工厂,从学徒工开始干起,可以办理进城的非城镇户口,粮食关系,第三各单位要切实做好摸底工作,上报名单”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比加薪更令人振奋人心,成为工人,成为城里人,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跳出农门啊不需要多高的学历,那道困死人,难以逾越的障碍就可以简单的跨过去了。

    不但吃上了皇粮,有工资开,最主要可以减轻家庭负担了。有人帮着分担养大家的担子,真是恨不得人人打起胜利的腰鼓。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学校里家家户户都在谈论这个话题,人人走路都带着风。

    可是只有一个名额,给谁就成了问题。

    谁家里不是上上下下好多口子人。

    千载难逢的机会谁都想得到这个名额。

    这个名额是给教员的没有工作的爱人,还是给教员们的老家的兄弟姐妹,这就成了有些家庭争论的焦点

    单单就丁海杏这栋楼里都能听见夫妻间争执的声音,那一个个的嗓门大的,想不听见都难

    aaaaaa

    按说战常胜和丁海杏不该因为这个起争执,名额直接给丁海杏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可偏偏战常胜改变了主意。

    “你说什么”丁海杏气得火冒三丈道。

    “我说你不要争这个名额,咱们等下一次机会。”战常胜小声地说道。

    丁海杏转身插上卧室的房门,一转身双手掐腰,怒瞪着他道,“男人果然都是骗子,婚前说好的我要工作,这现在多好的机会啊你居然让我放弃。”气的满脸通红地看着他道,“你个大骗子。”

    盛怒中的丁海杏,就像是盛开的花朵一样鲜艳,活力四射。

    “杏儿,你真好看。”战常胜嬉皮笑脸地说道,深眸深深的看着她一脸痴汉地表情。

    “别给我甜言蜜语,我看起来像笨蛋吗我才不吃你那一套。”丁海杏板着脸厉声道,“严肃点儿,这是非常严重的家庭政治事件。”

    “好好,我严肃”战常胜声音清凉道,语气之中带着一些严肃,可神情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丁海杏深呼吸几次,平息下来,清冷的眼眸充斥着一丝深沉,缓缓的对上了战常胜那双锐利的鹰眸,“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你不让我招工的理由了吧”

    “哎你咋不跟我吵了,继续,我们还没吵过架呢”战常胜双眸尽是笑意跃跃欲试道。

    丁海杏闻言饶是从来都淡定从容的她还是被他的话,给惊住了,不敢置信的开口,“你脑子没问题吧”指着自己道,“我是无知的农村泼妇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唉”战常胜颇为遗憾地说道。

    “来来,我们好好的聊一聊人生理想,谈一谈处事哲学。”丁海杏笑容可掬的看着他道,然后又指指耳朵道,“我洗耳恭听。”

    战常胜幽然的开口,语气随和道,“第一,你没有时间”

    “我怎么没有时间我天天在家闲的很”丁海杏立马反驳道。

    “你要保障我们的后勤,还要陪红缨练习唇语,这样你有时间吗”战常胜清眸看向她,声音低沉道,“再说了,这一次校办工厂在郊区,骑自行车还得半个小时,路也不好走。你回来晚了,我能放心吗”

    “继续”丁海杏面部表情柔和了起来。

    “你看你要是有娃娃了,还怎么上班大着肚子来回奔波我会心疼的。”战常胜幽幽地说道,那真诚的眼神,低沉温柔性感的声音,真是太迷惑人心了。

    “你要让我做生育机器,我不要,我要求工作的权利。”丁海杏举着手高喊道。

    “等等”战常胜好笑地看着高喊口号的她,伸手抓着她的手道,“我可没有让你做生育机器,咱们结婚难不成不生孩子,我记得你可是说过,结婚带来的唯一的好处就是孩子。”语气酸溜溜地说道,紧接着又道,“生育机器顾名思义是批量生产,一直生。咱可是只有红缨一个,太孤单了,将来就是被人欺负了连个帮手都没有”

    这话堵的丁海杏哑口无言。

    战常胜冲她微微一笑,眸光盯着她的小腹道,“哎这么久了,你咋还没有动静,我这夜夜耕耘岂不白费了。”

    “呸”丁海杏啐道,“你这个不正经的家伙。”赶紧伸手捂着小腹。

    “这造娃娃可是人生大事怎么能说不正经呢”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有了孩子我可舍不得你出去工作。”

    丁海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我们结婚才俩月,哪有那么快”

    “看来我得继续努力。”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太理解他这眸光意味着什么了,厉声道,“你给我继续说。”

    战常胜颇为遗憾地看着她,淡淡地扬眉又道,“你看我只是来这里学习的,毕业后肯定离开学校下部队,我是革命一块转,哪里需要哪里搬谁知道下到什么地方。你这工作怎么办不白瞎了一个名额。”

    丁海杏现在已经被他给说服的差不多了,不禁扬了扬眉,淡淡地望了一眼战常胜,这家伙嘴皮子真是琉璃般的双眸轻轻流转,“我可以调动工作啊到时候总比跳出农门简单吧”

    “呃”战常胜显然没想到丁海杏这么聪明,不过你有张良计,我也有过墙梯,握拳清咳两声道,“下到部队,到时候我可是一方的军事主官,要给你安排工作,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到时候工作任你挑选。”

    “啪啪”丁海杏拍着双手,清亮的眸子尽是笑意,调侃道,“这前景勾勒的真是令人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