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与其怕人人,不如人人怕

作品:《六零俏军媳

    “锻炼身体”战常胜斜睨着他闲闲地说道,“我看是打不过逃跑用的吧”

    “战叔叔,你咋知道的”景博达脱口而出道,说出来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捂住了嘴巴。

    “噗嗤”红缨一脸笑意地看着微囧的景博达。

    “你笑什么”景博达看着红缨甜甜的笑意问道。

    丁海杏给红缨打着手语翻译道,“他问你笑什么”

    这下子景博达知道红缨为何发笑了,“原来丁阿姨是红缨的翻译啊”

    “我可不可以和你们一起晨跑啊”景博达自来熟道。

    “最好的防守是进攻,哪里未战先跑呢”战常胜神情微冷道,实在看不惯他的行为。

    此话一出景博达灿烂的小脸一下子失去了笑容,脚步也慢了下来。

    “常胜”丁海杏出声道,微微摇头,很不赞成战常胜的说法。

    明明知道他家的情况,他如果反抗,只会让父母更加为难的

    “怎么了”红缨察觉气氛不对,着急地问道。

    “没”丁海杏刚打了下手语,突然改变道,“你爸爸和博达意见相左,博达在思考。”

    “哦”红缨点了点头,虽然察觉不对劲儿,却也无可奈何,因为她始终听不到,心里一片悲凉。

    “杏儿、红缨我们走。”战常胜打着手语,叫上老婆孩子一下子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超了停在原地的景博达半圈了。

    “常胜,你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丁海杏压低声音道,“他还是个孩子。”

    “杏儿,你忘了我告诉过你,谁的拳头硬听谁的他越这样人家越欺负他。”战常胜神色如常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与其怕人人,不如人人怕”

    似乎也有点儿道理,好像孩子之间的打架,如果打输了回家告状不但家长不会出头,还胖揍一顿,输了还有脸哭鼻子。

    哪里像老子的种

    “差不多吧”战常胜施施然地说道。

    “喂你这样会教坏小孩子的。”丁海杏不赞成道。

    “那小子不会被教坏的,心眼儿多着呢”战常胜剑眉轻挑道,深邃的黑眸深不见底。

    “看你的样子,你不会真的让他同我们一起晨练吧”丁海杏眸光闪过一抹兴味道。

    “这话说的,操场是大家的。”战常胜一推六二五装傻道。

    丁海杏一愣,随即笑着摇头道,“狡猾的家伙。”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回家做饭。”目光转向红缨道,“你呢继续跑,还是跟我回家做饭。”

    红缨的目光看向已经跑起来的景博达。

    “得你们继续跑,别忘了去食堂买干粮就行。”丁海杏微微一笑,打着手语道。

    “嗯”红缨点点头道。

    丁海杏拉着战常胜停下脚步道,“看样子我们红缨有玩伴了。”

    “我就说那小子有心计呗”战常胜看着渐渐靠近那臭小子的红缨道,却神色如常一点儿也不担心道,“不过我的女儿也不是笨蛋。”

    “也许是同病相怜吧”丁海杏感慨道。

    两人不管是出于身体上,或者是现实里都同时与人格格不入。

    “我以为你会反对的。”丁海杏抬眼幽幽地看着他道。

    “我闺女难得有个玩伴。”战常胜惆怅地说道,嘴角挂着闲适的笑意道,“老子的闺女岂是那么容易让欺负的。”

    “这倒是”丁海杏是知道的红缨是瞎子吃饺子,心里门清。

    “好了,我回家了做饭了。”丁海杏朝他挥着手,往家里走去。

    aaaaaa

    红缨快跑着追上了情绪低落地景博达,拍着他的肩膀道,“你怎么了”

    “红缨”景博达惊喜地叫道,他以为战叔叔不会让红缨跟他玩儿了。

    “你说什么”红缨很懊恼地看着他道,自己虽然会说话,却依然听不到。

    景博达从兜里掏出自己壮丁的小本本,跑到路灯下写道,“红缨,你”

    战常胜看着他一番动作,满脸黑线,“这臭小子,可准备的够齐全的。”

    “你想说什么”红缨从兜里掏出本子和铅笔头写下道。

    景博达琢磨了一下写道,“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在这里晨练吗”

    “当然,这操场是大家的,你来晨练为什么要经过我们的同意”红缨眨眨眼好奇地看着他道,这问题真是好奇怪。

    景博达闻言小脸瞬间多云转晴,笑容灿烂的堪比朝霞。

    aaaaaa

    早餐桌上,红缨吃饭的兴致不高,感觉心事重重的样子。以往一说到吃饭,那可是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丁海杏拍拍她的手,红缨抬眼看着她,丁海杏打着手语担心地问道,“红缨,怎么了饭不好吃吗”

    “不是”红缨摇摇头道。

    “你有心事”战常胜也察觉她不对劲儿,打着手语问道。

    “爸妈做人是不是太贪心了。”红缨一脸的懊恼地又道,“会说话了,我就期盼着说不定哪天我能听见了。”自嘲地一笑道,“我知道耳朵被烧坏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声音好不沮丧,忽然又笑了起来道,“我就发发牢骚,爸妈就当我没说过。”那强装坚强的样子,更令人心疼。

    “这傻孩子,我们红缨可一点儿都不贪心。”丁海杏心里酸酸地看着她打着手语道,“我们红缨听不到,可是可以看的到,依然可以与人交流。”

    红缨看着她的手语,看得明白,却不太懂什么意思看得到怎么看

    这样很好,有yuang才会有动力。

    丁海杏看着一脸懵懂地红缨,笑了笑在小本子写下两个字,“唇语”递给了她。

    红缨愣愣地看着小本子上的两个字,“什么是唇语”

    “唇语,是看别人的说话时嘴唇的动作来解读别人说的话。多注意观察我说话时的口型。”丁海杏看向战常胜道,“你去后勤领一块镜子,让红缨对着镜子练习,感觉口型。”

    “没问题。”战常胜欣然领命。

    “红缨要学习吗”丁海杏看着她打着手语道。

    “要”段红缨重重地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