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病发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还疼吗你爸下手那么重。”方巧茹心疼地看着儿子道,嗔怪地瞪着高进山。

    “不疼,我穿着棉裤呢”高建国嬉皮笑脸地说道。

    “好了,去睡觉吧”高进山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道。

    夫妻俩将高建国送回隔壁卧室,排着三张小床,高建国爬到自己的床上,躺好了。

    夫妻俩哄着他睡了,又掖了掖三个孩子的被子才关灯,关门退了出去。

    两口子重新坐回床上,方巧茹看着他道,“这一回不担心了吧儿子比想象的要懂事。”

    “希望别几天后又故态复萌。”高进山叹声道。

    “喂你干什么”方巧茹打着他不老实的手道。

    “明知故问。”高进山手上动作不停道。

    “刚打了我儿子,你觉得我还有心情和你那个”方巧茹一把推开他道。

    “不跟我统一战线,现在这是惩罚你。”高进山振振有词地说道。

    挣扎不过的方巧茹,捂着他的嘴道,“等一下,要想,也可以,带上这个。”从枕头下拿出一个东西塞给他。

    “这是什么”高进山看着手里方块儿大的东西闷声道。

    “已经生了三个了,我可不想在生了,再生可就养不起了。”方巧茹抬眼看着伏在她身上的他道,撤回了手。

    高进山一脸嫌恶地说道,“你让我戴这个橡皮套子,挺进桃花源,我不干我宁可憋着。”

    “不干正好我睡觉。”方巧茹一副乐的轻松道,“说到做到哦”

    “放心”高进山闷声说道。

    aaaaaa

    夜深人静,树枝在寒风中猎猎作响,寒风无情地敲打着窗户。

    洪雪荔被呼啸的风声给惊醒了,“这么大的风”人既然醒了,穿上上衣服去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就拐到了儿子的房间,看看儿子蹬被子了没有,窗户关好了没。

    洪雪荔推开门,摸索着灯绳拉开了灯,晕黄的灯光倾泻了一地。抬眼朝儿子的床上一看,就看着儿子的白皙的小脸此时红扑扑的像苹果,嘴唇也嫣红的仿佛滴着血似的。

    心里咯噔一下,疾步走到床前,手搭在景博达的额头上,“嘶”倒抽一口冷气,儿子的额头烫的如火炉一般。

    扯开嗓门就喊道,“景海林,海林,儿子发烧了。”

    景海林一个激灵醒来披上棉袄就跑了过来,慌张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博达发烧了。”洪雪荔慌乱地说道。

    “不应该啊又没有受凉。”景海林快不走到床前看着景博达样子,心沉了下来,“别慌,别慌,我们拿温度计先量量。”

    嘴上说着别慌,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慌,“温度计呢温度计呢”

    “烫成这样还量个屁,肯定高烧了。”洪雪荔着急地说道。

    两人说话当中,床上的景博达已经烧的迷糊了,开始不自觉的抽搐了。

    已经有过经验地夫妻二人知道儿子这是病发了,一时间两人头一个想到的就是,“送医院。”

    可这三更半夜的怎么送。

    景海林嘴里不听地说,“冷静下来,冷静下来。”随后就道,“你先给博达穿衣服,我去找辆车来。”

    “你现在上哪儿找车啊人都睡了。”洪雪荔边给儿子穿衣服,边说道,“而且这车咱有权使用吗没有上级签字可以吗”

    “那怎么办”景海林慌张地说道。

    “用自行车,我们推着博达上医院。”洪雪荔果断地说道,窗外的寒风拍打着窗户,似乎在告诉他们外面有多冷,咬着牙道,“我给博达穿厚些。”看着他催促道,“你也赶紧穿衣服。”这时才发现他下身只穿着睡裤就跑过来了,“快去穿衣服,你别着凉了。”

    “还说我呢你不也是”景海林慌张地跑到卧室,拿着着两人的衣服就跑,砰的一下膝盖撞在了床头柜上,疼得他单脚直跳,中心不稳又一下子摔在了床上。

    “你在干什么呢”洪雪荔这边着急地扯开嗓门就喊道,“儿子等着你救命呢”

    “哦来了,来了。”景海林慌慌张张地从床上爬起来,抱着衣服就朝外跑,目光扫过床头柜上的书,突然想起来道,“方子,方子。”将手中的衣服一扔,看着罗在床头柜上的书,开始翻找,“我放哪儿了”呼啦啦一本翻开,“没有。”扔到了床上。

    洪雪荔这边给儿子穿好了衣服不见他过来,将儿子放在床上躺好,蹬蹬地跑了过来。

    “我说孩子爸,儿子等着救命呢你还有心情看书。”洪雪荔气呼呼地说道。

    “别教训我了,赶紧找儿子的救命方子,方子。”景海林提醒道。

    经他这么一说,洪雪荔也想了起来,夫妻俩一起翻书,真是越着急越找不到,“你到底夹在哪儿了”

    “真是越好好的放,越找不到。”景海林呼啦啦翻着书道。

    “博达他爸,这里的书,你没拿出去看吧”洪雪荔边翻书边说道。

    景海林一拍额头道,“在书房。”蹬蹬跑了出去,少倾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洪雪荔闻言赶紧穿衣服,将棉裤扔给他道,“你也赶紧穿衣服。”

    夫妻俩麻溜的将衣服穿上,景海林看着她道,“我去推车子,你抱着博达出来。”

    “嗯”洪雪荔应道。

    夫妻俩分头行动,洪雪荔尽到儿子的卧室,用棉被裹着景博达道,“儿子咱现在就去看医生。”

    景海林跑了出去,又蹬蹬地跑了回来,边跑边喊道,“孩子妈外面风太大了,带着博达去医院恐怕不行”

    “那怎么办”洪雪荔着急地说道。

    aaaaaa

    在卫生间清理干净自己的战常胜,听见大门外的动静,乱糟糟的,赶紧跑到卧室,“杏儿,对门的博达好像犯病了。”

    “这时候犯病了三更半夜的,就是去医院抓药,也不方便啊”已经快迷瞪着的丁海杏醒来看着他道,“一准是今天傍晚那场架给吓的,又犯病了。”

    “我穿上衣服,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战常胜麻利地穿上衣服,就匆匆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