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电话

作品:《六零俏军媳

    “嗯我那也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其实说罢我也很后悔。”高建国自责地说道。

    “好了,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方巧茹拍拍儿子的肩头道。

    “这么说来,我还有功了。”高建国指指自己眉开眼笑地说道,“不是我,红缨妹妹怎么会开口说话呢”

    “臭小子,那是你战叔叔为了救你的托词,你还真以为你有功啊”高进山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

    方巧茹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咱家双庆和艳芳呢”

    “双庆被我关在咱的卧室里,艳芳还在幼儿园我没接呢”高进山不自在地说道。

    “高进山,你可真行,我儿子要是被吓出个好歹来,我跟你没完。”方巧茹快步走到自己卧室门前,将门推开,双庆趴在床上睡着了,长长的松了口气,坐在床边推着双庆道,“双庆,醒醒。”

    高双庆被推醒了,睁开眼睛看方巧茹,飞扑到她怀里道,“妈妈,妈妈,快救救哥哥,爸爸要打哥哥。”

    “你看你哥没事。”方巧茹抱起双庆看向站在身边的高建国道。

    “哥哥,爸爸没打你吗”高双庆一脸迷糊地说道。

    方巧茹朝高建国使使眼色,他立马说道,“没有,爸爸没打我,你可能是在做梦吧”

    “难道真的是在做梦。”高双庆抓耳挠腮地自言自语地说道,抬眼看着他们身后的高进山道,“爸爸,你真没打哥哥。”

    “没有”高进山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道。

    “高进山,你还不赶紧去接闺女去,小心去晚了,女儿给你哭鼻子。”方巧茹嗔怪地看着他道。

    “我这就去。”高进山转身出了家门,方巧茹看着高建国道,“建国你来看着弟弟,我赶紧做饭去。”被他们父子俩给折腾的,到现在都没做饭。

    aaaaaa

    景海林转述了战常胜的话,洪雪荔唏嘘道,“现在好了,因祸得福。”

    “哎家家都不容易。”景海林叹声道,目光看向景博达道,“儿子以后多照顾一下红缨妹妹。”

    “知道爸爸,这不用您吩咐。”景博达立马说道,“我们这也算并肩作战的革命友谊。”面上浮现一丝期盼的笑容。

    “至于高建国他的话听听就行了,还是躲着点儿好。”洪雪荔抓着他的手道,“怎么样,儿子,手疼吗”

    “妈,我没事。”景博达伸出自己的右手道,“你看。”嘿嘿一笑道,“那家伙比我强不到哪去我的手劲儿不比他差。”

    哼

    “你们啊一个个都不省心的,当着我们的面就敢这样,真是该打。”洪雪荔无奈地说道,眼神里却满是宠溺。

    “妈,我饿了,赶紧做饭去。”景博达拍着自己干瘪的肚子道。

    “妈,现在就做饭去,如果饿了去吃点儿桃酥,垫垫肚子。”洪雪荔边说边走进厨房,今儿晚饭肯定晚了,让他们给搅合得,饭都没做。

    aaaaaa

    “真是想不到啊”丁海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摇头轻笑道。

    “想不到什么”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想不到楼上的这么通情达理的,我还真怕他们揪着不放呢”丁海杏食指指指天花板道,“这孩子打架,就怕这大人一插手,事情就大了。那个当爹妈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还不无论对错,都要找上门去,讨回公道啊”拿起茶几上的纸笔,写下来,递给了段红缨。

    “小孩子打架很正常,找家长告状,可就太不是男子汉了,会被人唾弃的。在大院里,谁要是打架打输了,别说小伙伴们看不起,老爹回家还得继续揍他们一顿,嫌弃他们没出息。”战常胜撇撇嘴道,抽出段红缨手里的纸和笔,也写下,递给她。

    “看样子,你没少打架。”丁海杏摇头轻笑地看着他道。

    “想当年老子打遍天下无敌手。”战常胜扬扬下巴嘚瑟道。

    看把他给能的,丁海杏笑而无语,“我去做饭去”丁海杏站起来道。

    “别别,今儿我们去食堂打饭,庆祝我们红缨会说话了。”战常胜眼底笑意满满地说道,将写下来的纸递给段红缨。

    段红缨闻言高兴地点点头,两人的目光看向丁海杏。

    “行少数服从多数,我们去食堂打饭菜。”丁海杏灿然一笑,从善如流地说道,忽然想起来道,“对了,常胜,红缨会说话了,这事是不是该告诉于哥他们,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战常胜闻言眼前一亮道,“对对对”挥挥手道,“走,咱们到办公室给于哥、郑姐他们打电话。”当然还不忘写下来递给段红缨。

    段红缨当然也想让叔叔、阿姨听听她的声音,可是有些紧张啊

    “别紧张”丁海杏打着手语道,拉起她的手拍拍,跟着战常胜出去家门。

    “战教官,这是你的布袋,里面是包子。”一名战士走过来,递上道。

    “谢谢”战常胜拿着布袋和丁海杏她们俩一路去了他的办公室。

    “你们随便坐。”战常胜拿着听筒拨着号码。

    丁海杏和段红缨坐在办公桌前,丁海杏好奇地打量着办公室,简洁、干净,除了基本的办公用品,墙上多了两幅画,一幅字。

    一幅是种花的海防地图,一幅是伟人的画像,那一幅字铁画银钩写着勇往直前。

    战常胜拨通了总机,然后转到了于秋实的家里,此时的他正在书房里看文件,听见铃声,拿起听筒道,“喂”声音低沉而严肃。

    “喂,于哥,是我,常胜。”战常胜激动且高兴地说道。

    “你小子,高兴什么隔着电话线,我都能听出你兴奋劲儿。”于秋实满脸笑容地说道。

    “于哥,等我把事情告诉你,你会比我还高兴。”战常胜打起马虎眼道。

    “行了,别给我卖关子,赶紧说,什么事”于秋实催促道。

    “于哥,听好了,咱家的红缨会说话了。”战常胜激动地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么”于秋实一脸震惊地说道,“我没听错吧”这小子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