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挨揍

作品:《六零俏军媳

    前些日子战常胜他们夫妻俩还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怎么让自己陷入危险,好逼着段红缨开口说话。

    万万没想到,这么的猝不及防。

    “这事说起来”丁海杏将刚才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这臭小子,敢骂我闺女。”战常胜闻言生气地说道,随后大人有大量道,“算了因为他们红缨会说话了。”难不成真跟建国那孩子计较。

    段红缨拽拽战常胜的袖子,“怎么了”战常胜扭头看向坐在单人沙发上的段红缨问道。

    段红缨清澈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战常胜,紧张的握了握拳头。

    “别紧张”战常胜清晰的感觉到孩子呼吸的急促,“你想说什么慢慢的。”搞的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谢谢谢。”段红缨轻颤着声音又长着大嘴用力地说道,“爸爸”

    人心都是肉做的,段红缨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他们所做的一切她的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能开口说话后,她第一个想认真的叫一声爸爸

    战常胜闻言眼底闪过震惊、喜悦、心疼、酸涩,低垂着眼睑,不让孩子看见他的情绪失控。

    丁海杏握住他的手,心里为之高兴,想要一个记事的孩子开口,真是不容易。

    段红缨看着他困难地又道,“我爸爸”最后干脆拿起纸笔写道,“我不知道爸爸什么样子,就把你当成是我的爸爸,管你叫爸爸,听爸爸的话。”情绪有些激动,字写的歪七扭八的。

    战常胜将眼里的泪回去,稳住声音笑了笑,接过她手里的纸笔抖着手写下道,“你这个傻瓜,我以为在你心里我早就是爸爸了,看来我还得继续努力哦”语气非常的俏皮。

    段红缨闻言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急忙地解释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声音尖细,语调高亢,干脆急忙的写下来道,“你早就是我的爸爸了,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丁海杏拍着他的胳膊道,“这是开玩笑的时候。”

    战常胜赶紧写下来道,“爸爸跟你开玩笑的,是爸爸错了,你别害怕、担心。我太激动了,我家红缨会说话了,你看我都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将小本面向她。

    段红缨看着小本子上的字,又看看比她还紧张手足无措的战常胜,“噗嗤”一下笑了。

    段红缨目光转向丁海杏,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丁海杏打着手语道,“好孩子有事就说想说什么我听着呢”却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耳边清晰地听见她传来沙哑地声音,“妈妈”她的眼睛亮晶晶耀眼如星辰,满是欢悦。

    她们相处的时间不长,让她开口叫自己妈妈,丁海杏想都没有想过,她也不认为她能轻易开口,她与战常胜的性质不一样。只是没想到

    “我去一趟厕所。”战常胜起身快步离开。

    丁海杏赶紧给段红缨打手语道,“没事,你爸爸上厕所。”上前抱着她,说不感动是假的,妈妈可是不两个字,它更代表着一种责任。

    他以为这辈子听不到孩子开口说话,更没想过让孩子开口叫他爸爸虽然对外一直说红缨是自己的宝贝闺女,其实叫不叫无所谓,在他心里觉得只要孩子好好的就对得起死去的战友了,可是当听到爸爸两个字,还是低估了他带来的震撼力

    从此他们在心里是一家人了。

    aaaaaa

    发生在校园里,又正直下班时间,孩子们打架的事情很快就被传开了。

    高建国被高进山扭着进了家门,拿着鸡毛掸子坐在沙发看着蔫了吧唧的高建国,敲着茶几道,“说吧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欺负景家小子。”

    “爸,我没欺负他是他先打我的。”高建国飞快地看了一眼高进山小声地说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景家小子那性格我会不知道,躲你还来不及的,怎么会打你。”高进山举起鸡毛掸子道,“不说实话是吧”

    方巧茹一进门,就看见自家男人在收拾孩子。慌张的跑进来,将高建国护在身后道,“这又怎么了”转头看向高建国道,“臭小子,又做了什么坏事,惹你爸生气,还不赶紧承认错误,说下次不敢了。”悄悄地朝儿子眨眨眼。

    “你儿子干的好事把楼下景家的孩子给打了。”高进山气呼呼地说道。

    “妈妈不是说不让你跟他玩儿吗你怎么还跟”

    方巧茹的话还没说完,高进山就打断她的话道,“孩子妈,你听清楚我的话没,是你儿子和其他孩子把人家给打了。”

    “小孩子打架就打架呗玩儿闹的,有啥大不了的。”方巧茹不以为意道,“你儿子哪天不打架,他几天不打架我还奇怪咧”

    “打就打了呗有啥了不起的,他还敢找回场子来不成即便来了,我们也不怕,革命的接班人还怕他个美帝的狗崽子不成。”高建国不怕死的说了一句道。

    一下子让高进山胸中的火喷了出来,“孩子妈你听听,听听,这说的什么狗屁话还革命的接班人,就他这德行,接什么班他纯粹是个败家子。”手中的鸡毛掸子敲着茶几咚咚作响道,“到现在都还不知反省别以为你妈回来了,救兵就来了。今儿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我又没说错,我打他个狗崽子,美帝的死特务有啥错的。”高建国梗着脖子道,力持镇定地又道,“我革他的命,我没错。他是混进革命队伍中,破坏我们的大好局面。爸您应该表扬我。”

    “我表扬你”高进山扬起鸡毛掸子道,“老子打死你个兔崽子。”

    “妈,救命。”高建国躲在方巧茹身后道。

    “你个混小子,你不是很能耐吗你躲在你妈后面算怎么回事”高进山看他没出息的样子,怒不可额道,“你个混小子找抽是不是到现在还敢狡辩。”不怒反笑道,“你什么玩意儿我还不知道,给老子说实话。”

    “他们凭什么吃鸡蛋、喝牛奶”高建国耿直地理论道,“我没错”

    高进山和方巧茹闻言一下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