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狼窝与羊圈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还不简单啊培养狼的地方呗”丁海杏低垂着头,下意识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沉寂的双眸刹那间流光溢彩,激动地抱着丁海杏。

    “你你发什么疯”丁海杏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举起双手道,“别扎着你了。”

    “杏儿”战常胜欢喜地叫道,在她的脸颊上,“啵”的一下印下一吻,“你说的太对了,还是我家杏儿思想觉悟高。”

    “我说什么了”丁海杏眨眨美眸无辜地看着他道。

    “我问你军校是干什么的你说培养狼的地方。”战常胜松开她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道。

    “哦”丁海杏恍然道,岔开话题道,“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说着放下手,将钢笔帽拧上,放在了床上的记事本上,免得墨水沾到床上,抬眼看着他道,“上面没事吧”

    “没事了。”战常胜情绪又低落下来道。

    “你这是受啥刺激了。”丁海杏清澈如秋水般的双眸看着他道。

    战常胜绷紧的脸上划过一抹冷凝,锐利的眼神望向了窗外,微凉的声音有些冷冽,“我发现我不是在狼窝,而是在羊圈。”

    丁海杏心里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嘴上却道,“这话说的我看小伙子们学习认真,训练刻苦。”

    “有道是将熊熊一窝,当教员的整日里为了工资斤斤计较,天天想的自家那热炕头。想的不是研究战略、战术,时刻准备着上战场。娘的,不打仗了,什么毛病都出来了。你还能指望他们激发起学生的狼性吗”战常胜声音冷然道。

    “没办法,不打仗了,可不就想其他的。这个你应该比我还清楚。”丁海杏不紧不慢地说道。

    “是啊”战常胜叹息道,现在是和平时期,好多部队都转行了,有的还撤销了,干部多得像狗一样,漫山遍野都是。

    “得想办法改变一下。”战常胜琢磨道。

    “我说话你可别生气,又不是你当家作主,你能改变什么”丁海杏眸光幽幽地看着他道,“再说了,陆军与海军有着截然不同的作战方式。”

    战常胜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道,“你还知道这个”

    “你的书在这儿摆着。”丁海杏指着床头柜上书籍道,“你看看船舰利炮的,咱什么时候要是有了这铁甲利舰,还怕它狗日的美帝。”

    “呸呸我都被你给传染了,这脏话往外蹦。”丁海杏媚眼一横嗔怪道。

    “唉”战常胜失落的倒在了床上,“本以为来到这里大显身手,没想到是有劲儿没处使,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

    “不知道该干什么就读书啊”丁海杏嘴角噙着笑意道,“你本来不就是来读书的嘛”

    “这是什么”战常胜感觉后背搁得慌,一摸摸出来丁海杏的记事本和钢笔,看着上面一笔笔账目,“你这跟上边学的。”

    “对呀”丁海杏点点头,“对对账,看看某人有没有藏私房钱。”

    “老子光明正大的花钱,用得着藏私房钱吗”战常胜烧包地说道,指着伙食费一栏道,“你这儿伙食费怎么不写啊”

    “我不知道该写多少”丁海杏微微摇头道。

    战常胜闻言了然地说道,“咱家伙食费最近省了很多吧你从海里没少捞鱼吃,辛苦你了。”

    “这个月花超了。”丁海杏拿过他手里的记事本和钢笔道。

    “花超了也是应该的,咱们置办的东西多。”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流水账,心里默算了一下,紧皱着眉头道,“怎么有三十五块对不上”笔尾敲着额头道,“花哪儿了,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还有十块钱的烟钱,记上,记上。”战常胜一听坦白道。

    丁海杏记在了上面,“十块钱的烟钱可不少了。”

    “我这可是最少的谨遵领导的命令,在家不抽烟。单位那一个个都是老烟枪,宁可不吃饭,也不能不抽烟,有的人一天两三包烟,光烟钱,一个月好几十。”战常胜声音低沉道。

    “是啊你们男人好能耐”丁海杏阴阳怪气地说道,看着他又道,“可是还是对不上,还少了二十五块钱和十斤粮票。”抬眼嘴角掀起笑纹,狡黠地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还说你没藏了私房钱,这个给我解释、解释。”

    “没有,那钱和粮票,我寄给爸妈了,以后每月都寄,我答应过的,有我一口吃的,就少不了咱爸妈的。”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这儿人,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丁海杏闻言心里暖暖的,心中的甜蜜都快溢了出来,扔掉了手里纸和笔,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这是不是叫投怀送抱,美人在怀啊”战常胜淡淡一笑,调侃道,唇角轻扬起的弧度很柔和,深眸里泛起了淡淡的光华,厚实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后背。

    “什么美人,我现在可谈不上漂亮,这话假的真是让笑话。”丁海杏摇头失笑道。

    “谁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战常胜低哑而温和的嗓音伴着浅浅的暖意,浅笑道。

    “你这嘴跟抹了蜜似的。”丁海杏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轻笑道,叹声道,“老实交代,跟谁学的,油腔滑调的。”

    “这还用学啊我可是无师自通。”战常胜剑眉轻挑,烧包地说道。

    “呵呵”丁海杏听着他那嘚瑟的话,不禁笑了起来。

    “笑什么”战常胜紧紧地抱着她道,“我这嘴上真抹了蜜了,要不你尝尝。”说着推开她,低头又噙住她的双唇道。

    他温热的唇顺着她的脖颈缓缓下滑,这嘬一下,那啃一口,又香一个的她,大手划过她的腰线向下,动作要领完美的让她在他身下化成一汪春水。

    两人并肩作战,一次又一次的攀登上那极致的快乐,仿佛连身体都化成了泡泡飞起来似的

    雨歇云散战常胜餍足地伏在杏儿那柔软的不可思议的身子上,大掌爱怜地抚上她嫩滑的脸蛋,粗糙的手指描绘著她眉眼的轮廓。

    在他投喂下,肉呼呼的许多,脸上肌肤也白嫩了许多,下身不愿意离开那紧致温暖的所在,偏偏这身子又勾人的紧,真是磨人的小妖精,继续提枪上阵,征战沙场。

    多余的精力无处使,只能全部使在杏儿的身上,其结果就是她下不来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