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契机在哪里?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为什么啊”丁国良好奇地问道,随即就道,“我们不会笑话你们的,这有啥的。”

    “我倒不是怕你们笑话,我是怕你们受刺激了。”丁爸笑着微微摇头道。

    “我们能受什么刺激”应解放一脸奇怪道。

    “快说”丁明悦急着催促道,“别卖关子了。”

    丁爸嘿嘿一笑道,“那我可说了。”

    结果丁爸每说一样,丁明悦他们的哈喇子直流,却是受刺激了。

    化悲愤为食量,一大锅风干鱼,他们全干完了,吃多了的后果,就是跑了两趟厕所,排毒,拉的真的很臭,臭气熏天。

    aaaaaa

    战常胜在学校的生活经过最初的手忙脚乱步入了正规。

    夜色宁静,丁海杏坐在床上斜靠着床头,手里捧着小人书,杨门女将看得津津有味儿。

    闲下来的她也有时间找精神食粮了。

    战常胜放下手里课本道,“你说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契机,才能让红缨开口说话。”

    “我也想过,只是现在无法操作。”丁海杏放下手里的小人书道。

    战常胜闻言兴致勃勃道,“怎么操作”

    “让你陷入危险”丁海杏抬眼凝视着他道,“情急之下有可能发声。”

    战常胜挠挠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简单,我假装落水,红缨肯定会求救。”

    “别说现在是冬天,你肯我都不会让你这么做,且这样操作变数太大。你就不怕着急红缨为了救你跟着跳下去。”丁海杏立马否定道,挑眉看着他道,“再说了你会游泳吗”

    堵的战常胜哑口无言,说着的他还真不会游泳。

    “到时候搭上你们俩,就得不偿失了,而且每次我们三人同时行动,你说有我在,还能让你溺水了。”丁海杏坚决地摇头道,“这波操作不行。”

    “那这样让我们遇上抢劫的。”战常胜积极地说道。

    丁海杏摇头看着他道,“就你这一身军装,那个不长眼的敢抢啊别出馊主意了。”

    “这倒也是”战常胜沉吟道,微微摇头又道,“即便穿便装也不成。”忽然目光这样转向她道,“不然你们被抢,这个可以操作。”

    “嗯你说的倒是可以。”丁海杏琢磨了一下道,“不过我怕红缨去搬救兵。因为红缨的特殊的缘故,我们一直教她有困难找警察叔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你找来的人敢不敢动手,也是一个事儿,万一露馅儿了,引起红缨的怀疑,以后任何类似的操作都不行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啊”努努嘴道,“现在太平岁月,朗朗乾坤的,很少有这种抢劫的恶性事件发生。”

    战常胜挠挠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怎么办”

    “我也想知道怎么办契机在哪里你快出来啊”丁海杏看着他为难地说道,“心病最难治。”宽慰他道,“你也别着急。”

    战常胜轻蹙着眉头道,“明明知道问题所在,可是要等到何年何月”

    他们俩一脸的愁容,这事还真不好办。

    “哦对了,我不时的去钓鱼,没问题吧”丁海杏担心地问道。

    “这钓鱼能有什么问题”战常胜不解地看着她道。

    “红眼病啊”丁海杏悠悠一笑道,“咱们天天大鱼大肉的,不遭人嫉妒啊”

    “嫉妒什么我家杏儿能干”战常胜与有荣焉道,抓着她的手拍拍道,“有我呢别担心。”

    “有道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想吃自己钓呗又没人拦着。”战常胜语气轻松地说道,“日子艰难,国家分配的粮食就那么多,根本就吃不饱,节流是甭想了,只有开源。咱们就挨着海边,当然是朝大海伸手了。又没有赚取利益,自己食用,即便有些酸言酸语,怕他们个球。”

    “那我可就时不时的去钓鱼了啊”丁海杏美目看向他道。

    “去吧去吧”战常胜大方的说道,转移话题道,“哎我记得婚前你不是说,要旁听的吗怎么现在没有动静了。”

    “我现在哪儿有时间”丁海杏微微摇头道,眯起了眼睛,隐晦不明的黑眸闪烁着幽光。

    “你这毛衣织了,衣服也做了,不是多的时间。”战常胜坐直身体幽幽地看着她道。

    “腌完咸菜,我还打算做大酱,忙着改善咱们的伙食。”丁海杏掰着手指细数道。

    “对了,你给我们做药浴,我怎么不见你做啊”战常胜黑眸闪烁着锐利的流光道,“有道是有福同享,有苦也同当。”戳她的痛脚道,“你这身体你素质太差了,到现在晨跑还不能跟上大部队。”

    “我能跟你比吗”丁海杏语气平和,不咸不淡地说道,这手掐着他的腰可是一点儿都不留情。

    说起来就好气,经过药浴洗礼的他,不说洗筋伐髓吧起码跑的更快了,速度敏捷了,耐力也提高了。

    就连红缨跑起来也轻松了,就只有她还在原地踏步。

    “杏儿,咱能换个地儿掐吗”战常胜淡然地笑了笑,笑容宠溺。

    “不能,就这儿能掐起来,其他的地方肌肉坚硬如磐石。”丁海杏施施然望着他,笑容优雅地说道。

    “那你掐吧”战常胜大义凛然地说道,“反正洗澡的时候顶多被人家笑话,家里养了只小野猫。”

    “咳咳”丁海杏立马撤回了手,她都忘了现在是公共浴池,要是留下痕迹的话,被人看见还不羞死了。

    这么想着丁海杏急切掀开他的衣服,“喂喂杏儿,我知道你宵想我的身体,你不用这么猴急吧”战常胜嘴上调侃道。

    “闭嘴”丁海杏恼羞成怒道,气得满脸通红咬牙启齿道,“我没在你身上留下印痕吧”

    “没有,没有。”战常胜赶紧摆手道,“就是有也下去了,你没看我有连着几天不洗澡吗”

    “那我身上呢”丁海杏担心道。

    “没有。”战常胜搂着她道。

    “真的”丁海杏抬眼狐疑地看着他道。

    “真的。”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道,“你去洗澡没有人指指点点吧”

    “这倒是”丁海杏放下心来,躺在他的怀里道,“对了,你身上勋章去没吓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