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痛苦来自比较之中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不是叫顺嘴了吗”郝铜锁不好意思道,挥挥手道,“不说这个了,杏儿姐又给娘家寄来东西了。”

    “都寄什么了”郝母好奇地问道。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郝父立马说道,“人家愿意寄啥就寄啥,跟咱有啥关系”

    “我不是好奇嘛”郝母嘟囔了一句,目光转向郝铜锁道,“铜锁快说,她又给他们家寄什么了。”

    “寄了好多风干鱼。”郝铁锁吸溜着口水道。

    “那风干鱼有啥子,咱自己也会做。”郝父不屑地撇撇嘴嗤之以鼻道。

    “可家里的没有嫂子做的好吃。”郝铁锁吸溜着口水咕哝道。

    “你还说,找揍是不是。”郝父气急败坏地说道,他现在拼命压都压不住,居然还火烧浇油,“笤帚疙瘩呢笤帚疙瘩”

    “爸,您打我作甚俺又没有说错,嫂子做的风干鱼却是比妈做的好吃。”郝铁锁不服气道。

    “老头子,给我打,使劲儿的揍这小子一顿。”郝母说着将摸到的扫炕的笤帚疙瘩递给了郝父,敢说我做的东西不好吃。

    “混小子,你给我过来。”郝父直起身子,拿着笤帚疙瘩怒指着郝铁锁道。

    “爸,您这是做什么”郝银锁上前一步,将郝铁锁护在身后道,“铁锁又没有说错。”

    “爸妈,还不止呢嫂子还给丁叔和婶子,寄了三身衣服,我丁叔一身中山装、丁婶子和丁姑姑一身列宁装。”郝铜锁急急忙忙地说道。

    郝父闻言一下子泄了劲儿头,颓然地坐在炕上。

    “咦”郝母闻言那个羡慕啊“那丫头片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看着手里的汇款单,“这同样是攀高枝,咋差这么多呢”

    “听说还有十斤粮票。”郝铁锁又撂下一颗炸弹道。

    “哎呀俺的老天爷啊”郝母扯着郝父的胳膊道,“你听听,十斤粮票,老丁家才是跟着女儿享福咧咱得到了啥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瞬间心里不平衡了,有道是痛苦来自比较之中,郝母立马说道,“不行,这事得给长锁说道、说道。”

    “说什么说长锁才结婚,还不到一个月,你如果想把长锁给折腾的过不下去了,你就去跟他说道、说道。”郝父气的满脸通红道。

    与郝家人阴郁的气氛相比,丁家可是喜气洋洋,比过年还热闹。

    今儿星期天,丁家人都在家,丁爸穿上闺女给做的中山装,在他们面前转来转去的,“怎么样好看吧像不像干部”

    “连芝麻绿豆的官都不是,还干部”丁妈看着他哂笑道,“看把你给美的,别把衣服给弄脏了,这衣服留着过年穿。”

    “我的怎么样”丁明悦穿上外甥女做的列宁装。

    豆青色的列宁装靛蓝色的裤子,真是倍儿精神。

    “小姑子才是干部呢”丁妈上下打量着小姑子夸赞道。

    “嫂子,杏儿不是也给你做一身吗快穿上试试。”丁明悦笑着推推盘腿坐在床上的嫂子道。

    “有啥好试的,咱俩身材差不多。你穿着多好,我穿起来还能差了。”丁妈抿嘴笑道。

    “妈,您就试试呗”丁国栋憨憨一笑,怂恿道,“您穿上肯定好看。”

    丁国良看着穿新衣的长辈们担心道,“爸、妈,姑姑、我姐这么往家里寄东西,姐夫知道吗姐夫不会有怨言”

    “这信是常胜写的,他知道。”丁爸抖着手里的信道。

    “这女人无论何时何地,嫁的好才最重要。”丁明悦感慨道。

    “现在相信了吧常胜这女婿没得说。”丁妈满眼笑意地烧包道。

    “是是是祝贺大哥、嫂子喜获贤婿。”丁明悦笑着恭维道。

    “孩子她爸,回头给常胜他们写信,别再寄东西了。”丁妈赶紧说道,“他们这么干,咱们都不知道该给他们寄什么了。”

    “知道,知道。”丁爸也附和道。

    应解放看着炕桌上的风干鱼道,“舅舅、舅妈,晚上咱们铁锅炖鱼,贴玉米饼子如何我姐做风干鱼那可是一绝。”

    “你这个小馋猫。”丁妈放下手里的鞋底子道,从炕上下来,“小姑子,走,咱们今儿改善伙食,吃顿好的。”

    姑嫂两人出了东里间,来到外间的灶台上,开始做晚饭。

    “你说这孩子寄什么风干鱼啊咱家又不是没有。”丁妈数落着,可这眼里尽是笑意。

    “嫂子,这话说的可违心哦明明高兴的要死。”丁明悦媚气她道,“孩子的孝心,你就安心的受着,咱家杏儿长大了,懂事了。”眼角泛起湿气,吸吸鼻子。

    “行了,别招我,赶紧做饭,大家都饿了。”丁妈鼻音浓重道。

    炖了一大铁锅风干鱼,贴着的玉米饼子,戗下来,端上了炕桌。

    早就闻着香味儿,馋的不得了,现在端上了炕桌,眼巴巴地看丁爸,看着孩子们蠢蠢欲动的样子,他啥话也不说,“都愣着干什么吃吧”

    “咦还是俺姐,做的风干鱼好吃。”应解放一脸陶醉地说道。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儿,外面一大锅呢今儿咱们一次吃个够。”丁妈看着吃的喷香的孩子们道,看他们吃的香,比自己吃的都香。

    “妈,真的,不用留到明天。”丁国栋闻言立马从大海碗里抬头看着丁妈道。

    “嗯”丁妈点点头道。

    “不行,不行”丁爸赶紧出声拦着道。

    “为啥妈不是同意了。”丁国栋嘟着嘴不满道。

    “我是怕你们跟我一样,吃多了荤腥跑肚子,跑的虚脱。”丁爸瞅着他们说道。

    “不会的,这鱼又不是肥肉。”丁妈看着他们说道,“吃吧”

    “耶还是妈妈最好了。”丁国良高兴地说道。

    “最多清清肠胃了。”丁妈看着他们打趣道。

    “等等”丁国栋心细地突然说道,“爸妈你们什么时候跑肚子了。”

    “我们没说吗”丁爸、丁妈相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没说”丁国栋看向丁明悦他们道,“姑姑,爸妈没说吧”

    “没说”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光顾着说他们结婚的事了。”丁妈回想道。

    “那还是不要说了。”丁爸笑眯眯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