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三七二十一

作品:《六零俏军媳

    原本斯文有礼的人,一教孩子写作业就如一头暴躁的狮子似的。

    而童雪他们离的最近,所以每晚都要遭受这样的荼毒。

    “你个笨蛋,到现在,还不会背乘法口诀”老刘拿着鸡毛掸子敲着。

    “到底等于几”老刘大吼一声道。

    “二十。”刘元超怯怯地看着他小声地说道,察觉他的脸色又黑了一分,赶紧又道,“二十四。”

    别看年纪小,这察言观色本事贼着呢又不对啊

    “管他三七二十一呢”

    本来老刘正想说终于算对了,结果儿子的下一句话,等于二十三,让老刘彻底的爆炸了。

    “哎呀妈呀,不行了,哈哈”童雪捂着肚子爆笑出声道。

    “小雪小声点儿,让隔壁听见了,多不好。”郝长锁其实也乐的肚子疼了,其实他也憋的好辛苦。

    “孩子爸,你小声点儿,隔壁听见了,咱这脸往哪儿搁。”刘家嫂子赶紧说道,“那笑声你听不见啊”

    “脸已经丢光了,还怕啥”气的老刘开启了新一揍模式,吓得另外三孩子躲在被窝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起初刚搬来不明就里的童雪他们还去劝来着,住久了就会发现,劝也没用,第二天照常上演,久而久之也不劝了。

    孩子被打皮实了,根本就不怕,尤其冬天穿的厚,不就被打几下吗

    “那总不能不你不想啊”郝长锁在她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

    “不想”童雪干脆的说道,“房间不隔音,我可不想被人听了去。”美眸瞥向他道。

    “这我也没办法解决啊”郝长锁无奈地说道,除非换房子,可那怎么可能,怎么轮也轮不到他。

    好不容易等隔壁消停了,可以安心的睡了吧隔壁又传来激烈的声音,吱吱呀呀床摇晃的声音都能听见。

    “听听,听的真真切切的,啥心情都没有。”童雪烦躁地扒拉、扒拉脑袋道。

    “我以前还羡慕住筒子楼集体宿舍的,现在我可是一点儿都不羡慕了。”童雪嫌恶地撇撇嘴道,“你说说看一点儿秘密都没有。家家敞着个门,那孩子说进来就进来,也不知道敲敲门。那孩子想吃谁家的,就跑到谁家,真是一点儿家教都没有。还有就是端着菜非要给你送来,真是讨厌,也不嫌脏。”

    “筒子楼,都这样”郝长锁小声地说道。

    “可我不喜欢,你说谁家有个什么事这满楼道都知道了,像什么样儿”童雪极其讨厌道。

    郝长锁摇头道,“我倒是觉的挺好,远亲不如近邻,有个什么事,大家互相帮助照顾嘛”

    “挺好那你就别碰我。”童雪一把推开他道。

    “那可不行”郝长锁厚脸皮地又凑上来道。

    “要不这样,咱搬回我爸、妈那儿。他们房子多还又大,还有独立的卫生间。房子就住着二老,冷清的很。”童雪兴致勃勃地说道,“好不好我爸妈肯定会欢迎我们的。”扯着他的胳膊撒娇。

    郝长锁闻言眼睛一亮,很是心动,可是冷静下来,想想受的洋罪,丈母娘拉的比驴脸还长的脸,弊大于利,果断地摇摇头一脸正气地说道,“不可以,这样人家该说闲话了。”

    做梦都想住进大院,可是不是现在,结婚还不到一个月,就搬到老丈人家去住,那不成了上门女婿了,坚决不行岳母本来就看不上他,这样岂不是更看不上了,他才不要寄人篱下,看人眼色过日子。

    况且自己又不在机关工作,没有正当理由,衡量结果以后,起码现在不能去。

    童雪闻言眼睛滴溜溜一转道,“那要不咱换个小套,我去跟爸说。”摇摇头,嫌弃地说道,“住在这里真是隔壁放个屁我们都能听见。”

    郝长锁刚点了下头,又果断了摇头道,“不行,我的级别不够,军龄也不够,这样让你爸动用关系,会遭人诟病的。对我和咱爸都不好。”

    最重要的是,从童雪那里听的出来,老丈人为人正直,根本不会为了他们以权谋私,还是不要提的好。

    “你确定爸会帮我们。”郝长锁一盆冷水浇下来,把童雪给浇了透心凉。

    “这也不行,那也不成。”童雪泄气地说道,“那你就当活鳏夫得了。”放下手中的书,躺下拉了拉身上的被子。

    “你听听,这声音让人怎么睡吗”童雪指着隔壁道,伸出双手捂着耳朵。

    “那就不睡好了。”郝长锁眼神闪闪发亮地看着她,抓着她的手放下来,又趴在她耳边呢喃道,“这样更刺激不是嘛”

    却是够刺激,不过郝长锁的肩头也遭殃了,被童雪给咬的一排深深的牙印。

    第二天童雪找来两身军装,连同五块钱,一起给寄回了老家。

    当然下班回家也不忘去家里打劫一番,打劫的理直气壮的,不打劫你们打劫谁。

    谁让父亲不动用关系给他们整一个小套,现在住在筒子楼憋屈死了。

    气的冯寒秋吐出一口老血,这是谁生的败家子。

    aaaaaa

    十天后,战常胜坚强的熬了过来,且明显的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如脱胎换骨一般,身轻如燕,浑身充满了力气,感觉有使不完的劲儿,现在打死一只老虎都不在话下。

    由于泡药浴期间,丁海杏对他进行禁欲,所以一解禁,当天晚上,可被战常胜给折腾坏了。

    雨歇云散,战常胜如餍足的狮子般的,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丁海杏的后背,在她耳边呢喃道,“舒服吗”笑眯眯地又道,“这药浴泡的好,老子感觉这战斗力提高了一倍。”

    “你给我闭嘴。”丁海杏在拧着他的腰上的肉,来了转体三百六。

    “嘶”战常胜怪叫道,“你谋杀亲夫啊

    “闭嘴”丁海杏红着脸羞愤地说道,声音透着媚态。

    “既然你这么有精神,咱们继续战斗。”战常胜说着将她压在了身下,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战常胜泡完药浴,段红缨也泡了三天,除了强身健体,还美容养颜。

    其他时间丁海杏将自己钓来的鱼做成了风干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