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差距巨大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盆冷水将洪雪荔的热情给浇灭了,她深吸一口气道,“听你的。”劝慰自己道,“我应该把心态放平和一点儿。”别整的自己跟神经病似的。

    “儿子,别管你妈,咱们继续。”景海林慈爱地看着他道。

    “我来帮你们。”洪雪荔加入进来。

    从海滩割下来的芦苇,进行处理后,还需要更细致的刀雕刻和砂纸精心打磨后再用胶水粘贴固定,最后再涂上颜料制作。

    景海林制作的军舰模型,是按1300的比例制作。

    “爸,要做好这艘驱逐舰咱得用多少芦苇杆儿”景博达一脸好奇地问道,小脸红扑扑地如大苹果似的,自从开始一起和爸爸制作军舰,他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

    “照这个架势,得需要五千根。”景海林粗略地估计道。

    “爸爸,您常说驱逐舰要比护卫艇大的多,到底大多少啊”景海林的小脑袋瓜始终无法想象描补不出来。

    景海林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茶几上的模型道,“护卫艇,也就这个大小吧”捡起地上被剪下来的芦苇杆,有指甲盖大小

    这种直观的感受,景博达深受震撼道,“爸,这还怎么打仗啊一颗炮弹就让人家把咱给轰沉了,咱们护卫艇上那37炮,打在人家身上不跟挠痒痒似的。”

    “是啊差距巨大。”景海林眉头紧皱着点了点头道。

    “你跟孩子说这个干啥”洪雪荔赶紧拦着话头说道,“人家要赶超英美呢”

    “我说的是实话”景海林耿直地说道,声音中是浓浓的嘲讽意味,“真是人有多大胆地多高产,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干海军岂是能大干快上的,真是操蛋”气的他爆起粗口。

    “你前两天还说我呢让我谨言慎行,积极向组织靠拢,今儿怎么就唱起了反调来了,这不是破坏大好局面吗这话人家根正苗红的都不敢说,你可给我管住嘴了。”洪雪荔一脸严肃地说道。

    “我说的是实话。”景海林烦躁地说道。

    “实话也不能说,明白人多的是,可人家为啥不说。”洪雪荔眸光清冷道,“我知道你心里着急,可你也得憋着,为了我们忍着。”

    “知道了。”景海林叹声道。

    洪雪荔招手道,“来来,做模型。”目光看向儿子道,“儿子,这话可不能向外说啊”

    “我知道。”景博达乖巧地点点头道。

    景海林长叹一声,一家三口继续做模型,只谈军舰的构造,不在对比或者过多的解读。

    aaaaaa

    郝长锁结束一天的训练,通信员便将信件递给了他,低头一看是家里的信。

    在筒子楼一片招呼声中,郝长锁回到婚后的小家里,看完家里寄来的信件,坐在椅子上长吁短叹的,旧军装他都送给了战友们收买人心了,真是的又不是没有衣服穿,再说了家里不是有布票嘛干嘛非要军装。

    郝长锁一看表,“哟该做饭了。”将信随手扔在了餐桌上,打开房门,一拐弯儿开始做饭。

    门口就是简易厨房,现在家里就他们两人,所以两人没有用煤球炉,而是用的煤油炉子。

    这样烧饭快,也干净。不会像楼里其他的人家,门前摆得满满当当的,煤球炉,煤球、冬储菜

    走楼道如翻山越岭似的。

    郝长锁打算熬个稀粥,炒个菜,至于干的从食堂打来就好。

    郝长锁拿着小锅去水房接了些水,回来放在煤油炉上,用火柴点上了火,趁着水开之际,先去食堂买了四个馒头。

    回来水正好开了,熬上大米粥,拿了俩女人拳头大小的土豆,削皮。

    从屋里拿出塑料油壶,看着只剩下油底的油壶,自言自语道,“怎么只剩这点儿了,这还有大半个月,要怎么撑到月底啊”

    “小郝做饭呢”隔壁回家的老刘看着围着围裙的郝长锁停下脚步问道。

    “嗯”郝长锁将油壶放下,转身看向来人点头应道。

    “土豆还削皮啊”老刘心疼地看着那些被削下来的土豆皮道。

    “是啊小雪不喜欢吃皮。”郝长锁温柔地说道。

    “弟妹可真讲究。”他笑了笑道,大声地嚷嚷道,“大男人做什么饭让女人做,我家从来都是我屋里的做饭。”

    郝长锁心里嘀咕你那老婆又没工作,不做饭干什么擎等着吃啊笑意醉人地说道,“小雪还要上班,离这里远,谁先回来,谁做呗”

    “你忙吧”老刘越过他,推开自己的家门,一看见孩子妈躺在床上,气不打一处来,“都啥时候,还躺着,不起来做饭去。”

    “做什么做家里没有一粒米。”刘家嫂子毫不示弱的吼道。

    “怎么可能,我不是才去服务社买的玉米面。”老刘翻了着自家的存放粮食的高低柜道。

    “你不是给家里寄去一半,这日子没法过了。”刘家嫂子起身,盘腿坐在床上,拍着大腿道,“你瞅瞅人家隔壁做的啥日子,你闻闻那葱花的香味儿,咱有多久没炒过菜了,天天咸菜疙瘩,咱过的这是人的日子吗”

    “你小声点儿,被人听见了可咋办,我这脸还要不要了。”老刘闻言瞥了一眼外面担心道。

    “命都快没了,还要脸面做什么”刘家嫂子自觉的将音量放低了。

    老刘终于找到了还剩不多的玉米面,“这不是还有些玉米面,去熬个粥就好了。”

    “那够吃几顿。”刘家嫂子气愤地看着他道,“我要求也不高,只要有口粥就好,你别把粮食都寄给老家好不好。”

    “不行,一大家子人,指着咱救命呢”老刘想也不想地拒绝道。

    我就知道,刘家嫂子气脸憋的通红,退而求其次道,“那好,我不管你往家里寄多少粮食,从下个月,不这个月开始,你别往家里寄钱行不咱家还有四个孩子要养呢钱寄回家里也没地儿花。留着钱咱也能买些高价粗粮,只要能活命,我的要求不过分吧你要是连这点儿小要求都不同意,现在就勒死我们娘五个好了。”她伸着脖子,豁出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