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谁歧视谁?

作品:《六零俏军媳

    足足炖一个多小时,十二点多他们才吃到嘴里,不过迟到的饭是好饭嘛真是好吃的能吞掉舌头,一大锅,他们三人全干掉了,可真是能吃。

    吃完饭,枣红色的灯芯绒布料已经干了,丁海杏开始裁剪衣服,段红缨继续看她的小人书,战常胜从图书馆借来有关海军的书籍啃了起来。

    三人各有事情做,一下午很快就过完了,丁海杏将背带裤和罩衫做好了。

    对于童装,丁海杏脑中有各种各样的式样,但她不敢特立独行,罩衫就是普通的样子,不过领子却是圆圆的娃娃领,带着一抹俏皮的独有的孩子气,非常适合段红缨穿。

    穿上新衣服的段红缨美美的站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看看,感动的眼眶湿润。

    “这孩子,哭什么啊看我们红缨多漂亮。”丁海杏站在她的身后打着手语道。

    “对对漂亮。”战常胜也比划着手语道。

    “谢谢”段红缨紧紧地攥起拳头,看着丁海杏,拇指翘了起来,微微弯曲两次。

    “这孩子,那么见外干什么”丁海杏打着手语道,“我们是一家人。”

    段红缨洗了把脸,出了卫生间,回到卧室将衣服换了下来。

    再出来时,战常胜从兜里掏出纸笔道,“干嘛换下来,穿着很漂亮。”

    段红缨看着战常胜比划着手语,他却一脸的蒙圈,丁海杏翻译道,“红缨要留到过年穿。”

    “随你。”战常胜笑了笑道,“好了,我去做饭。”

    “我做饭好了。”丁海杏先他一步进入厨房道。

    “你忙了一下午,给红缨做了一身衣服,饭我来做。”战常胜抢着说道。

    丁海杏推着他道,“你去食堂买些咸菜好了。中午吃的多,晚上只喝些粥好了,先说好,我不吃干的。”

    你在这里我还怎么作弊,催促道,“快去,快去。”

    “好好好,我去。”战常胜拿起饭盒道。

    看着他离开,丁海杏释放精神力,确定红缨不会过来,然后指尖引出泉水,流进铁锅里。

    既然这辈子绑在一起了,生儿育女是正常的事情,调理身体要生个健康的宝宝。

    三天假期一眨眼就过了,没有战常胜在,丁海杏就成了脱缰的野马了。

    骑着自行车来回的跑,买回来调料,干什么

    腌咸菜,辣白菜,酱萝卜条,大中午阳光丁海杏将切好的两厘米的方条萝卜条,拿出来晾晒。

    “这是要腌萝卜呢”洪雪荔拉着放学回家景洪煜道。

    “嗯”丁海杏将盖帘子放在太阳地儿道,“这是下班了。”

    “快叫阿姨”洪雪荔推推身前的儿子道。

    “阿姨好”景博达彬彬有礼地说道。

    “这是我儿子博达,今年十岁了。”洪雪荔介绍道。

    丁海杏看着眼前一个好似月光般玲珑剔透的漂亮男孩子,偏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子,精致的脸庞。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能够让人想起雨后晴空的感觉。乌黑光亮的短发,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显出一副很文静的样子。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肤色晶莹如玉,简直比女人还细嫩。

    想想也难怪,景家双职工,家里人都在海外,没有负担,只有这一个宝贝,当然这日子就过的倍儿滋润了。

    丁海杏看着景博达那孩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回身拉着段红缨过来道,“这是我女儿,红缨。”打着手语向段红缨介绍道,“这是对门邻居,洪阿姨和她的儿子。”

    “阿姨好”段红缨打着手语问候道。

    洪雪荔虽然早有耳闻,可是当真正看见心底还是道一声可惜不过面色如常地说道,“你闺女长的真漂亮。”

    “你儿子真俊。”丁海杏笑着说道。

    景博达飞快地瞥了段红缨一眼,就像妈妈说的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儿,暗叹一声双眸又清澈如初,并垂下了眼睑。

    景博达扯扯洪雪荔的手,她赶紧说道,“不耽误你们忙了。”拉着儿子进了楼门口。

    丁海杏目光落在景博达后背上,轻抚额头满眼的纠结。

    段红缨拽拽她的手,满脸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哦没什么我们继续。”丁海杏打着手语笑着说道。

    进了家门后,洪雪荔看着他道,“儿子以后跟隔壁家的女儿好好相处。”

    “相处什么”景博达抬眼看着妈妈奇怪地问道。

    “就是跟人家玩儿啊你看人家跟咱说话,没避着咱们。”洪雪荔弯腰垂眼看着他道。

    景博达好笑地摇头道,“妈,人家只是打声招呼,算不得什么只是基本的礼貌而已,您不要过度解读。”

    “也是,这说明人家知礼之人,”洪雪荔眼前一亮道,而有些人对他们是避之而唯恐不及。

    “妈您不能因为人家知礼不好意思的拒绝就上赶着吧”景博达小声地咕哝道。

    洪雪荔诧异地看着儿子,仿佛从未认识一样,这见识可不像一个十岁孩子能说的出口,于是问道,“儿子,你怎么说出这种话来”

    “书中自有黄金屋。”景博达摇头晃脑地说道。

    洪雪荔笑着摸摸他的头,儿子爱看书这是好事。忽然想起来道,“儿子你不会是歧视、嘲笑她。”

    “妈,这年月还不知道谁歧视谁呢”景博达老气横秋地说道,接着又道,“跟女孩子能玩儿什么我还不如看书呢再说了您别一厢情愿,我想跟人家玩儿,说不定人家还不想跟我玩儿呢”

    洪雪荔眼神一暗,拍拍儿子的肩膀道,“好了,去看书吧”

    “妈,我挺好的,书就是我的朋友,没有小伙伴也没什么”景博达小大人似的反过来安慰她道,撇撇嘴道,“那些家伙幼稚的很跟他们说不到一块儿。”

    洪雪荔深吸一口气,压下眼底的酸涩,“好了,去看书吧”

    景博达走了到门前,握着门把手,回头看向妈妈道,“妈,我真的没事。”话落推开门走进了卧室,又关上了房门。

    洪雪荔看着懂事的儿子心疼的差点没哭出声,捂着嘴,进了厨房,关上门,紧紧的靠在门上,泪无声无息地流下来。

    抬起手背,粗鲁的擦擦双眼,自言自语地说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为了儿子我也得坚持住。”然后开始做起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