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知错能改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音,丁海杏起身,战常胜拉开拉开床头的灯绳道,“一次不洗也没关系。”

    “我才不要,睡的不舒服。”丁海杏满脸绯红地嗔怪的看着他道。

    战常胜一把扯着她的手,凉飕飕地视线扫向丁海杏,神色冰冷道,“你不想生我的孩子。”

    丁海杏闻言一怔,微微扬眉,唇角洋溢出些许笑意道,“我可不想生下不健康的孩子,那对孩子及其不负责任,你不会忘我这身体严重的营养不良。”

    战常胜微微有些不自在道,“抱歉,是我想差了。”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看来得想办法把孩子娘给养胖了。

    你倒是知错能改,改的快,“还有,你确定你的枪能一击命中。”丁海杏恶意地看着他重型武器道。

    “我有吃药的。”战常胜眼底划过一抹深邃的幽光道,“还是你对自己的医术没有信心。”

    “你快放开我。”丁海杏娇羞地说道,被他拉扯间,感觉热流一股股的涌出来,瞬间感觉黏腻腻的。

    甩开她的手,快步离开,算了,得这下内衣又该换了。

    洗漱干净回来,丁海杏躺到床上,被战常胜一把搂进了怀里,看来要想生个健康的宝宝,不光她的身体要调理,他的身体也需要调理,战争年代过来的,身体亏的很了。

    结婚这些日子,他的表现还不错,也许双方都克制着,没有暴露自己的缺点。如果是一直这么相处下去,未来的婚姻生活是可以期许的。

    既然这辈子他们俩栓在一起了,那么他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就得让他身体健康。这样在战场上少一分危险,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好,大家才能都好。

    丁海杏在他的怀里很快就迷糊了起来,睡着之前想的是解决他脑子中的炸弹,再弄一个大浴桶,泡药浴。

    战常胜闻着她头顶的清香,慢慢也迷瞪起来,很快就睡着了。

    aaaaaa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两人就起身了,战常胜看着神清气爽的她,声音沙哑道,“看来我的战斗力有待加强啊”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咬牙切齿,羞到极致就成恼了,“真是没羞没臊的,这种话也说的出来。”

    这口无遮拦的家伙,真是越发的百无禁忌,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我只知道,结婚了的女人上了年纪什么话都敢往外冒,没想到这结了婚的男人”丁海杏夸张的打了冷颤道。

    这说好的严肃、高冷范儿的,现如今怎么看都像个大色狼。

    “你以为男人在一起干什么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啊男人的荤段子才”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丁海杏就催促道,“快走吧红缨等着咱们呢”

    两人出了卧室,段红缨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干净,等在客厅了。

    丁海杏和战常胜也赶紧洗脸刷牙,穿戴整齐后,一家三口就出了门。

    外面可真冷啊从口鼻中呼出的气息在冬日冰冷的空气中很快就凝结成了一团团的白雾。

    寒风席卷而过,刺激着每一寸肌肤,不过对于丁海杏却喜欢的紧,吸进一口新鲜的空气,感觉每个毛细孔都透着舒服。

    幕蓝的天空,像冬日一般萧瑟,星辰寥落。

    此时起床号,还没有吹响,所以校园很安静,围着校园操场,丁海杏和段红缨跑了一个多小时,战常胜已经不知道超了她们俩几圈了。

    跑的气喘吁吁的,拼命大口大口的喘息,感觉嗓子火辣辣的,丁海杏双手扶膝,连续的奔跑令她体力耗尽,汗水从脸上滑落,双腿如灌铅般令她不想在抬脚。

    “怎么样我扶你回去。”战常胜跑到她身前,原地跑步看着她们俩个道。

    丁海杏摆了摆手,声音嘶哑道,“不用,我没事”看着轻松自若的他真是令人眼红的紧。

    “我就说按我的训练计划,你就不用这么狼狈了。”战常胜好心地说道,“长痛不如短痛,看看现在,还这么啧啧”说着风凉话,打击着丁海杏。

    “找揍是不是”丁海杏冷飕飕地眼神射向他,这点儿冷箭根本伤不了他分毫。

    气的丁海杏抬脚就朝他踹去,结果忘了自己现在浑身无力,脚下一软就成了投怀送抱了。

    战常胜怀抱着她无辜地看着她咧嘴笑,“你看人不能起坏心不是,老天爷都向着我。”

    丁海杏看着脸皮超厚的家伙,“放开我让红缨看见像什么样子”

    “红缨才不会那么不开眼呢小丫头机灵着呢,早就跑了。”战常胜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她微微一笑,“看看,连人家红缨的身体素质都比不上。”

    “那也放开我,在外面像什么样子”丁海杏拍着他如铁钳般的双臂道。

    “你确定你能站好。”战常胜扶着她站直了。

    “我没事了。”丁海杏说道,歇了这一会儿早就缓过劲儿来了,“你继续跑吧我现在就回家做饭。”等我收集好草药,我看你还能笑的出来。

    哼

    “红缨呢继续跑还是回家。”战常胜打着手语看向跑了一圈回来的红缨问道。

    “回家”段红缨也是气喘吁吁,上起步接下气的。打着手语,一手伸拇、小指,由外向内移动,表示“返回”。双手指尖搭成“^”形,表示“家”“房屋”。

    “那好你们回家好了,我再跑一会儿。”战常胜悠悠然地说道。

    此时丁海杏和段红缨的气息在呼吸中渐渐变得平稳起来,两人相携着回到了家,此时炉火上的水已经烧开,水昨天晚上就换上了空间泉水。

    从高低柜里拿出玉米面,熬粥,段红缨帮着削了两个土豆皮,丁海杏切菜,而她则炒菜,分工合作,等到战常胜买馒头会来,饭菜正好做好了。

    “怎么是白面馒头。”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这个有营养。”战常胜催促道,“快吃,快吃,以后咱们就吃白面馒头,又不是吃不起。”

    清粥小菜,舒服的吃完饭,丁海杏想做衣服,可惜布料没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