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凭啥啊?

作品:《六零俏军媳

    到了晚饭时间,高进山站在二楼,打开窗户,就直接扯开嗓子,喊道,“老战,老战,上来吃饭。”

    那嗓门洪亮的,整个楼都能听得见。

    “都请客吃饭了,也不知道怎么编排咱的。”洪雪荔闻言紧皱着眉头,担心道。

    “你呀就是爱胡思乱想,人家就不能说说工作上的事情了。不就是吃上一顿饭吗接风洗尘也是应该的。”景海林催促道,“赶紧摆饭,摆饭。”

    “就知道吃外面什么事你都不管。”洪雪荔忧心忡忡地说道。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景海林温润了一笑道,“快点儿摆饭,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洪雪荔好奇地说道,随即又微微摇头道,“现在啥好事能轮到咱们家。”说着朝厨房走去,“神神秘秘的。”

    丁海杏闻言抿嘴偷笑,悠悠地黑眸看着他压低声音道,“老战。”

    “上去说说他,老子有那么老吗”战常胜摸摸自己的下巴道,说着自个也笑了起来,“这个老高,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请客是不是,那么大的嗓门。”催促她们二人道,“走了,咱们上去。”

    战常胜拎着一只打野鸡一家人上了二楼。

    高进山一打开门看着他手里的野鸡顿时不悦道,“老战,你这是干啥”

    “没干啥让孩子们补身体呗”战常胜将手的鸡塞给了方巧茹道,“我家还有一只呢你就收下吧不然我们掉头就走。”

    “收下吧”高进山看着方巧茹无奈说道。

    方巧茹掂着肥硕的野鸡,约莫有四五斤重,喜滋滋地拿到了厨房,丁海杏卷着袖子道,“我去厨房帮忙。”

    “不用,不用,饭菜我们都做好了。”高进山拉着战常胜走到餐桌前道,“坐”看着丁海杏和段红缨道,“弟妹和红缨坐。”

    难怪做好了,热菜是从食堂打的,红烧带鱼,香辣海带丝、清蒸虾球,午餐肉、五香鱼罐头,外加两个清炒土豆丝、醋溜白菜。

    主餐是黑黑的杂面馒头。

    “巧茹,我那儿还有半瓶茅台给拿来,我和常胜小酌两杯。”高进山吩咐道。

    “已经给你们拿来了。”方巧茹拿着酒和两个酒杯过来道,给他们两个满上。

    “谢嫂子。”战常胜站起来接过酒杯道。

    “快坐下,坐下。”高进山举起酒杯道,“咱俩先碰一杯。”

    两人干杯一饮而尽,高进山拿着酒瓶为自己与他满上,“弟妹你和孩子们吃饭别管我们。”

    “巧茹你给孩子们夹着吃饭。”高进山看着自个的老婆孩子道。

    有巧茹夹给孩子们,省得他们在餐桌上祸害,这可是在常胜他们一家来到之前好生交代的。

    丁海杏黑眸轻闪,拿着还未用的筷子道,“来来,我给孩子们夹。”她将午餐肉片和五香小鲫鱼一一夹给孩子们包括自家的红缨。

    孩子们乖巧的不敢动筷子,那眼神如瞥着罐头,好想吃啊

    “谢谢阿姨。”三个孩子立马说道。

    “弟妹”高进山明显不同意道。

    “我咋了,孩子们吃这个不用担心被刺给扎了。”丁海杏无辜地看着他道,“我吃带鱼好了。”

    这下高进山没啥好说的了,这话没问题啊

    “行了,让他们自己吃,咱俩喝酒。”战常胜举起杯子道,两人碰杯呲溜一口一饮而尽。

    “别只顾着喝酒,吃菜。”丁海杏夹了个虾球放在战常胜的碗里。

    战常胜听话的将虾球夹着放进了嘴里。

    高进山为二人满上,又要一口闷了,明显喝闷酒的样子。

    战常胜拦着他道,“老高,你这是有心事”

    “现在有好多人都营养不良,你知道啊”高进山语气不善地问道。

    “这我能不知道吗报纸上不是说经济明显好转了。”战常胜夹了口土豆丝放进嘴里道。

    “是他们好转,不是我们好转。”高进山气呼呼地说道。

    “你这话啥意思”战常胜不太明白地问道。

    “从下个月开始,就像你家对门那样的同志,多发一斤鸡蛋,一斤豆油。”高进山心里那个郁闷啊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磕出一根递给了战常胜,自己叼在嘴里一根烟,再身上摸了半天没有摸到火柴。

    “用我的。”战常胜从兜里掏出火柴擦着了,点上。

    丁海杏轻蹙了下眉头,有心想说孩子们在呢拒绝吸二手烟,可是在别人家里,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战常胜将她的神情收入眼底,心说我没违反家规吧这可不是在咱们家,总不能拦着别人抽吧

    “这是好事啊看样子国家经济真的好转了。”战常胜闻言高兴道。

    “老弟,你没听清啊他们有,我们没有。”高进山提高嗓门道。

    “那也比谁都没有强,再说了,他们有了,我们还会远吗”战常胜语气轻松地说道。

    “你可真想的开。”高进山撇撇嘴道。

    “这可比前两年的日子好多了。”战常胜声音温和道,“那想不开能咋地,上级命令,你还想违抗咋地。跟外面的人相比我们幸福多了。”

    “呃”高进山被噎了个半死,“那凭啥给他们啊就因为他们是专家,高级知识分子,就特殊待遇啊”语气愤愤不平道,“我现在也是教员了,也是知识分子,怎么就低人家了。”

    这饭吃的,战常胜淡淡的抬起眼,漫不经心地瞥了高进山一眼,淡然地说道,“在孩子们面前别说这个,咱喝酒。”

    高进山也意识到这牢骚发的时间地点都不对,“抱歉,抱歉,咱们喝酒,喝酒。”

    接下来的时间里高进山没有再提及这个话题,不过原本的气氛被破坏了,尽管极力炒热,却再也回不到饭前。

    吃完这顿饭,战常胜一家三口就离开了。

    方巧茹收拾赶紧餐桌,给孩子们洗漱后,哄着孩子们睡了,坐在沙发上看着他道,“你说你,非说这个干啥你没看见人家那脸色不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