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奖励

作品:《六零俏军媳

    “咋了”战常胜也蹲下来仔细地看,蒲扇似的大手拍了拍箱子道,“没啥呀”

    “轻点、轻点儿”丁海杏赶紧说道,看着他拍箱子,这心就跟着颤颤箱子里贴了的是犀牛皮,整张的。

    “擦擦就能用。”战常胜指着箱子道。

    “我这就去拿湿抹布,你别拍它了。”丁海杏指指箱子又指着他道。

    “我拍它怎么了”战常胜伸手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箱子,“很结实吗”

    丁海杏赶紧说道,“对”从卫生间拿了一个干净的抹布,擦了擦,将一直箱子搬进了段红缨的房间。

    剩下的箱子搬进了自己的卧室,上面放着柜子。

    “这下子,可有地方放衣服了,也不怕虫子蛀咬了。”丁海杏喜滋滋的把不穿的衣服全都放进去了。

    战常胜静静地看她忙着,声音温和地说道,“你就这么喜欢我买的这箱子。”

    “嗯”丁海杏忙不迭地点头道。

    “我还怕你回来骂我呢”战常胜忽然又道。

    “这话说的我为什么要骂你。”丁海杏一抬眼看着他嘴角荡漾着藏不住的欢喜道。

    “我花了三十啊这不是妥妥的败家吗脾气不好的女人,能把家给拆了。”战常胜低眸柔和地看着她道,“在家属院,我可是没少见男人买东西回家,让家里的女人好一顿数落啊不听的唠叨,脾气暴的夫妻俩当场就呛呛起来。久而久之,这男人就不会再往家里买东西。”靠近她微微一笑道,“我买的东西就那么称你的心。”看着她那爱不释手的样子,就知道她有多稀罕了。

    丁海杏听他这么一说,清澈如水的双眸划过一抹亮光,今天这事还真得是先打预防针,“你以后如果还买类似的东西,我就喜欢,但是千万别给我买衣服啥的,我会做。”弯腰圈着他的脖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他的审美观念,她可不敢抱多大的希望。

    战常胜顺势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那是不是该给我点儿奖励啊”深邃的双眸变的幽暗,看着她那双清透的黑眼睛里,此时闪着愉快的飞扬的笑意。

    丁海杏伸出手出其不意的捧住战常胜略带胡茬的脸,他专注看人的时候,那目光仿佛都带着灼热的温度,看得令人发烫,竟然令她情不自禁的扭过头想避开这种让她心底发颤的目光。

    目光如炬地战常胜看穿了她的心思,一只手反手直接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轻轻着她细腻嫩滑的脸颊,勾勒着她的轮廓。最后重重地亲上了她柔软的唇瓣上,邀她一起与他共舞,麻酥酥的身体却不受控制

    眼看着情况有些失控,丁海杏摁着他伸进自己衣服的手,喘着粗气说道,“不行,大白天的。”

    战常胜懊恼的直起身子,整理了一下她的衣服,抵着她的额头,声音嘶哑道,“这个奖励我喜欢。”察觉自己身体的变化,微微有些不自在,放开了她,顺势将衣摆盖在了双腿间,“晚上我们再并肩作战”

    丁海杏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双颊绯红地给了他一句,“讨厌”视线却定格在他的双腿间,杏眼圆睁看着他那冲破裤子的重型机枪,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

    “我也没办法,它一见到你就行如此大礼。”战常胜无辜地眨眨眼道,倾身靠近她,在她耳边呢喃道,“它怀念你这温暖的枪套。”

    “去”丁海杏一把推开他道,嗔目的瞪着他道,“我咋觉你这么臭不要脸的。”

    “我可是比窦娥还冤。”战常胜大呼冤枉道,“这枪还是你形容的。”

    丁海杏被噎了个半死,满脸通红地气呼呼地瞪着他道,“这些衣服你叠好了放回去,我去整理一下你买来的坛坛罐罐。”

    “好好好,我叠衣服。”战常胜看着活力四射的丁海杏,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完美的弧度,“打量我不会叠衣服是吧我叠的比你还好。”傲娇地说道。

    丁海杏洗干净坛坛罐罐,回来看着他道,“咱们去他们家吃饭,用不用拿东西啊粮食如此的紧张。”

    “让他家破费了,把你买的那只野鸡给他们一只好了。”战常胜想了想低声道,“咱不占他的便宜。”

    “行没问题。”丁海杏眨眨明亮地双眸,温柔地看着他道,“那我先把布料洗一水。”说着找出来,她买的那些布料,“然后在做衣服。”

    “干嘛洗一水”战常胜不解地问道。

    “布料缩水,不然做的合适,穿上去可就小了。”丁海杏笑着解释道,抱着布料去了卫生间。

    拿着洗衣服的大铁盆子蓄了些水,将枣红色的灯芯绒放进去,揉搓一下,将上面上的浆,洗掉,水也变红了,还掉色咧

    丁海杏将揉搓一遍的衣料,拧干后,擦了一下厕所的晾衣绳,然后才搭上去,屋内有暖气,搭在屋里会干的快一些。

    “红缨有的是衣服穿,你先给自己做一身好了。”战常胜走过来看着卫生间里晾的布料道。

    “不差这一刻,做衣服快的很,就这一身衣服,我一上午就能做完。”丁海杏语气轻松地说道。

    “那你先把布料缩缩水啊”战常胜催促道。

    “我正准备泡呢不过这布料掉色不能一起泡。”丁海杏看着他道,说着走到卧室,将藏青色的布料和豆青色的拿出来,藏青色的布料泡进洗衣服盆里,即便被红色染了,也没关系。

    豆青色的料子放到洗脸盆里泡着,揉吧揉吧,两人合力,将布料拧干了,抖落开,叠着晾在了绳子上。

    到了做晚饭时间段红缨从房间内出来,战常胜看着她打着手语道,“没事,别总是看书,仔细伤着眼睛,多出去走走。”

    “外面冷,出去干啥”丁海杏打着手语说道。

    “也是这么冷的天,那你随便吧”战常胜边说边打着手语说道。

    “晚饭做什么我帮忙。”段红缨卷着袖子说道。

    战常胜掏出兜里的小本本写道,“不用做饭,咱们去楼上你高伯伯家吃饭。”

    段红缨闻言,笑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