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傻人有傻福

作品:《六零俏军媳

    关上了房门,两人走到了卧室丁海杏看着手里的茶叶包道,“你不是要敬而远之吗怎么还收人家的东西。”

    “敬而远之,又不是避而不见,视他们为洪水猛兽。礼尚往来而已,太刻意也不好,这组织上还没有定性,未来我们不还是同事关系。”战常胜闲闲地说道,“对知识分子的政策是团结、利用、改造吗团结是第一位的,当然不能放松警惕。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施施然看着她又道,“你最好不要跟他们接触。”

    “为什么”丁海杏不解地问道,这凭什么啊

    “我怕你被他们的糖衣炮弹腐化了。”战常胜振振有词地说道。

    “这话说的,我就是笨蛋吗”丁海杏生气地说道,我还会怕糖衣炮弹,我见过多了去了。

    “我可是有坚定信仰的革命者。”战常胜微微扬起下巴道。

    这话让他说的,人也是他,鬼也是他。“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丁海杏看着他戴帽子,穿大衣道,“你这是要出去。”

    “啊”战常胜挥挥手里的信道,“我去寄信。”

    “去吧去吧”丁海杏送走他关上房门,将茶叶放在客厅的高低柜的抽屉,继续收拾行李。

    战常胜则直接骑上新买的自行车去了邮局,其实学校里也有邮筒,定期都有通信员从邮筒里拿出来,送往邮局。

    战常胜这一回不但寄钱,还要汇款,所以干脆去邮局。

    “杏儿那丫头,给家里要老粗布真是理直气壮,哪儿能让老人家白辛苦呢而且还有给爸妈的养老钱,也一并寄回去。”

    战常胜一路骑到邮局,寄了信,汇了款。又去百货商场,找到拉车的汉子,他是当地人,肯定知道旧货市场在哪儿。

    最后干脆让汉子领着去,买好了正好由他给拉回来。

    拉板车的当然愿意了,今儿一天就进账四毛,推起车来就虎虎生风。

    “我回来了。”战常胜下了自行车道,“杏儿,来看看我买的什么”

    “去寄信寄了这么久。”丁海杏闻言从屋里跑了出来,边走边说道,看着他身后的板车,“哎呀,你这是打哪儿买的。”

    “旧货市场啊你不是要樟木箱子吗”战常胜走到后面的板车边拍拍道,“看看品相完好,合适吧”

    “合适,合适,花了多少钱”丁海杏问道。

    “两个箱子,一个柜子,不多三十块钱。”战常胜随口说道,“来来,杏儿你扶着板车,我和老哥将东西卸下来搬进屋里去。”

    拉车的汉子,三十块钱买三个箱子,还不多,真是没见过这么造钱的。

    “不贵还挺便宜的。”丁海杏满意地点点头道。

    吓得汉子差点儿没把手里的樟木箱子给扔到地上,这要是我花三十块钱一个工人的工资,买三这破玩意儿,家里的婆娘还不哭死。

    摇摇头,这还真是夫妻啊他这脑子实在无法想象。

    战常胜和他一起讲箱子和柜子搬进了屋里,谢谢汉子帮忙,并送他离开。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两个箱子,一个及腰的樟木柜子,都是清代的家具。

    木纹漂亮包浆好,色泽土黄发亮,非常结实,没有破损,没有雕刻,箱上的锁是黄铜的,金灿灿的如新,箱子的四角也包着黄铜。

    两边还有铜拉手,抬起来很方便。

    这个柜子别看平平无奇,丁海杏却看着双眼放光,虎皮樟木制作而成。

    战常胜回来,就看见他家杏儿围着柜子转来转去的,那眼睛亮的堪比灯泡,爱不释手的着。

    “就这么稀罕”战常胜好笑地问道。

    “当然了,这可是宫”丁海杏及时收住了嘴,她想说这是宫里出来的,改口道,“这东西放衣服毛料,不招虫子。”

    尤其存放名贵的字画,它具有防虫和樟木的自然香味,是一个传世的具有收藏价值实用的珍品。

    “给红缨一个箱子,箱子和柜子放在咱们屋里。”战常胜分配道。

    “没问题。”丁海杏点头应道,打开箱子,看着里面的东西,“这坛坛罐罐怎么回事”

    “你不是要腌咸菜吗这就是给你腌咸菜的,你看着可用”战常胜目光柔和地看着丁海杏拿起的坛子仔细查看。

    俺嘞个老娘,这可是果然丁海杏看着坛子底儿,上面写着,大清雍正年制,现在用来腌咸菜。

    “这个你花了多少钱”丁海杏扬眉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人家白给的,属于这三个箱子的搭头。”战常胜随口说道,随手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罐子,“你看青青的,看着干净,正好腌菜辣白菜,就是这裂纹不好看密密麻麻跟蜘蛛网似的。”

    “咳咳”丁海杏震惊地看着他手里的大家伙,一脸的不敢相信,凭她的火眼金睛,那可是宋代哥窑那冰裂纹,素有“哥窑品格,纹取冰裂为上“的美誉。因其在烧制过程中的独特开裂,展示出无限的自然美。可惜的是,烧制“冰裂纹“的工艺在宋代后失传了。

    真是没文化真可怕。

    “你怎么了”战常胜担心地看着她道,挑眉又道,“怎么这个不合适吗”

    “不是,不是”稳住心神地丁海杏又道,“我只是想问,这怎么能是搭头呢”

    “它怎么就不能是搭头了。”战常胜莫名其妙地看着她道,“我去的是国营的旧货门市部,里面真有咱要的箱子,这买箱子的时候,就看见墙角的这些破烂坛坛罐罐的,人家要摔碎了扔到废品收购站,所以我就问他们卖不,正好用来腌咸菜,人家就给我了,随便挑。我这不看着那个干净、好看,个头大,我就给捡来了。”

    丁海杏深吸一口气,这算什么傻人有傻福,丁海杏粗略的看了一下,箱子里剩下的大都是清近代的官窑瓷器,虽然收藏价值无法和雍正、宋代哥窑两件瓷器,可都是真品。当艺术品也好,本来想摆起来,算了,就目前国情来说,还是腌咸菜是它们最好的归宿。

    “这箱子”丁海杏蹲下来,仔细地瞅着樟木箱子的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