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表扬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先把这鱼处理了。”战常胜卷起袖子,进了厨房,将挂在墙上都的围裙递给随后进来的她道,“帮我系上。”

    丁海杏接过围裙站在他的身后,将围裙给他系好了。

    “你还会腌咸菜”战常胜头也不回地惊讶道。

    “小瞧人不是,我可是我妈的女儿,我妈腌制的小菜,可是一绝。”丁海杏微微仰着下巴,傲娇地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有口福了。”战常胜满脸笑容地看着她道。

    “你处理鱼和虾,我去看看红缨干的怎么样了”丁海杏不放心地说道。

    “去吧快去。”战常胜闻言立马催促道。

    丁海杏一开门出去,就看见对门门口堆放着冬储大白菜上放着牛皮纸包。

    这家没人啊

    丁海杏转身就上了二楼,左右两侧没有纸包,看样子有人,段红缨将糖果送进去了。

    老式的楼房没有地下室,所以这楼道里门前,就成了各家放置杂物的地方了。

    好在大家都很克制,有的楼房里,杂物放在楼道里堵挡住道了,走路还得侧着身子,才能同行,那就很没有公德心了。

    紧接着就听见三楼传来声音,“你是楼下新搬来的吧”

    “哎呀可真是太客气了。”

    “知道了,知道了,俺会告诉对门,是新搬来的送来的。”

    紧接着就听见蹬蹬下楼的声音,段红缨从楼上下来了,有些意外地看着丁海杏。

    丁海杏看着她打着手语道,“都送完了。”

    段红缨激动地点点头,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显然为自己做了这么伟大的事情,而高兴,信心鼓舞。

    “走吧我们回家。”丁海杏上手拉着她下了楼,回到家里,坐在客厅,拿起茶几上的纸笔写道,“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段红缨摆了摆手,示意没有。怎么可能为难我一个送东西的,高兴都来不及,一个个满脸笑容的。

    丁海杏继续写道,“你不会怪我骗你吧”

    段红缨满脸问号地看着她,不解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有些家里有人啊”丁海杏写道。

    家里怎么可能没有人呢听得出来,这栋楼里的人还真不少,上班、上学时间楼道里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清晰的传进耳朵。其他时间也能听见脚步声,估计都是没有工作的家属,现如今一个人的工资养一家子的情况非常的普遍。

    别看房子的格局差不多,很大,可架不住人多啊可劲儿生的年代,加上老人,所以家家都很住的都很挤,有的甚至从后勤弄来架子床,挤在一起。

    “可有些家里没人啊”段红缨拿起笔在小本本上写道。

    这话说的真是一点儿毛病没有,丁海杏是无力反驳。

    “我把鱼杀好了。”战常胜从厨房出来,看着她们两个道,望着段红缨打着手语道,“都送去了。”

    段红缨点点头,战常胜朝她竖起大拇指表扬道,“我家红缨真能干。”

    段红缨一脸羞涩的笑了笑。

    “好了,我去食堂看看白菜、萝卜。”战常胜走近她们俩,拿起茶几上的纸笔边写边说道,“杏儿去做鱼,红缨和我去吗”

    段红缨看着纸上的字,点头,打着手语道,“我跟您去。”

    “那走吧”战常胜和段红缨去了食堂。

    他们父女俩一走,丁海杏进了厨房,打算清蒸的这条鲈鱼。

    姜切成姜丝,小葱葱白切成长段,葱叶切成葱丝,又剥了几瓣蒜。鲈鱼洗净,鱼身两面各划三刀,均匀的抹上粗盐,方便入味儿。

    将姜片、葱段铺在盘底上,再将鱼放上。均匀地淋上酱油,腌制10分钟。

    丁海杏倒是想淋上料酒,可家里没有,她整出来,万一被他们吃出来,可就没法解释。

    唉吃个东西都得绞尽脑汁藏着掖着的。

    真是难为死她了。

    好在食材新鲜,没有污染,用最简单的调味品,吃出食材最原始的味道。

    腌制了大约十分钟,丁海杏将鱼放进锅里开蒸。

    丁海杏看着对虾,“处理的还真不错,还把虾肠给清除了。”

    油都不敢舍得用的年代,丁海杏只好将对虾腌制后,也清蒸。

    小黄鱼清炖,这下子连汤也有了。

    战常胜拉着平板车推了些白菜、土豆、萝卜回来,其实现在学校已经过了冬储菜的时机,人家的教职员工早就存过了。

    只不过食堂里最不缺的就是白菜、萝卜,只有战常胜一个人买,人家送个人情,也知道人是新来的,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将土豆和萝卜放在厨房的书桌下面。

    白菜则放在了大门外,晒晒,晚上再搬进来。

    从食堂回来时,战常胜已经买好了馒头。中午就吃鱼、虾配馒头,加上一个清炖小黄鱼。

    幸好这一回安顿下来了,丁海杏就可以偷渡了,这豆瓣酱、泡菜也做上,在饭菜上也能换换花样,不然不是清炖就是清蒸。

    炒菜那也跟水煮的差不多。

    “开饭了。”丁海杏看着他干完活,招手道。

    “香,真香。”战常胜站在桌子前嗅嗅鼻子,就要上手扭。

    丁海杏拿着筷子敲他的手娇嗔地瞥了他一眼道,“去,洗手去。”

    段红缨看着他们两个,抿嘴一笑。

    “笑什么”战常胜看着她,打着手语道,“走,我们洗手去。”拉着她去了卫生间,父女俩打着肥皂洗了洗手。

    快速的回来坐在了餐桌前,丁海杏将筷子递给战常胜和段红缨,“自个拿馒头。”

    “嗯”战常胜将嘴里的对虾咽下去,“还是自己做饭好吃。”

    这对虾,鲜嫩好吃,清香鲜醇,软嫩爽口。

    战常胜夹着鱼腹下面的肉放在丁海杏的碗里道,“吃这里,最入味儿了。这海鱼刺少,蒸出来也细嫩,鲜美绝伦”

    “你也吃”丁海杏看着他道,夹着对虾夹到他的碗里和段红缨的碗里。

    温馨的吃完午饭,段红缨收拾起碗筷来,打着手语坚持道,“碗筷我洗。”

    他们一个处理鱼虾,一个做饭,那么饭后收拾就该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