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尽情使唤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一拍额头想起来道,“哦冲水马桶上的拉绳断了,你给连接一下。”

    “没问题,绳子呢现在就接。”战常胜卷起袖子说道。

    “呶绳子就在墙上呢”丁海杏朝半截墙努努嘴道。

    战常胜拿着绳子站在便池上,抬起手在水箱上找到连接处,系了上去,“好了。”试了一下,用力一拉,哗水冲了下来。

    “还有吗”战常胜又问道。

    丁海杏挠挠下巴道,“这卫生间里,还得再扯一道晾衣绳。”

    “行,明儿我找铁丝。”战常胜点头道。

    “不行,铁丝容易锈,到时候衣服就甭想穿了。”丁海杏立马说道。

    “我找些麻绳来。”战常胜看着她道,“这样可以了吧”

    “嗯”

    上一个住户把房间整饬的非常好,该有的都有了,无论是一进门还是一进卧室,墙上都有挂钩,无论是挂衣服,还是挂包,都很方便。

    挂钩是那种木制的木板钉在墙上的,木板上面是白色的陶瓷挂钩。

    “还有哪里需要修理的”战常胜看着她问道。

    “哦厨房的灯泡好像不亮,你去检查一下。”丁海杏指使道。

    战常胜转身进了厨房,一抬起胳膊,就够到了灯泡,大长腿的好处啊然后将吊着的灯泡给拧了下来,拿到了客厅,对着灯光一看,“呀里面的钨丝断了,明儿去后勤领个新的,换上就行了。今晚又不做饭,咱们拿上饭盒,食堂里去吃。”

    “哟吃饭时间到了,走咱们吃饭去。”战常胜看了下表道。

    “回来再收拾。”战常胜走过去,拉拉正在拖地的段红缨,朝她打着手语道,“走,我们吃饭去,也认认路。”将她手里的拖把直接拿走,撂在墙角。

    三人洗了洗手,拿上饭盒和锅,熄了灯,关上房门,就出了家门。

    一出家门楼道内就能闻见谁家炒菜的味道,浓郁的葱香与蒜香扑面而来,真好闻。

    “我们去食堂吃饭,有饭票吗”丁海杏边走边问道。

    “有我已经买回来一些。”战常胜从兜里掏出一沓饭票道,“这红票是打馒头的,绿票是打菜的,一张红票可以打两个馒头。”

    说话当中,闻着浓郁的菜香,他们就到了食堂。

    食堂里除了常见的菜色,由于学校靠近海边,所以多了些海鲜。

    所以打菜的时候,特意打了一份红烧带鱼段,香辣海带丝。

    丁海杏他们没有在食堂吃饭,打好饭菜就回去了。中午吃的多,所以没有多打饭菜。

    战常胜他们将饭菜放到了客厅中央的八仙桌上,除了两道海鲜,还有一道醋溜白菜,小半锅粥,六个黑黑的杂面馒头。

    “开饭了。”战常胜坐在主位上道。

    段红缨从厨房拿来三双碗筷,丁海杏拿着暖黄色的搪瓷碗,一人盛了一碗玉米稀饭。

    战常胜喝了一口稀饭,眼睛瞪的溜圆,鼓着腮帮子。

    丁海杏见状赶紧说道,“不许吐出来,糟蹋粮食,浪费可是极大的犯罪。”她知道大食堂熬的稀饭,哪有空间水熬出的来的稀饭好喝。

    所以胃口养刁的他们自然喝不惯了。

    战常胜只好抻着脖子,只好硬是给咽了下去,“跟刷锅水似的,明天一早我就借个板车买煤球去,咱们赶紧自己烧饭吃。”

    “有那么难喝吗还刷锅水。”丁海杏眉目轻转瞥着他道。

    “你试试”战常胜努努嘴道,浅浅一笑,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丁海杏端起碗抿了一口,鼓着脸颊如青蛙似的,战常胜指着她幸灾乐祸道,“不许吐,浪费粮食,可是会造天打雷劈的。”

    丁海杏咽了下去,五官纠结在一起,可见这稀饭真的不不太好喝。

    叹声道,“真是由俭入奢易,这稀饭在乡下可是很稀罕的。”

    已经买回来了,自然不能倒掉,除了粥不太让人满意,馒头和菜还是可以入口的。

    吃完了馒头和菜,看着眼前的稀饭,三人叹口气,端起来,闭着眼睛,闷头干了。

    喝完稀饭,丁海杏跑到卫生间,赶紧先刷牙,去去口中那别滋味儿。

    战常胜和段红缨也紧随其后,刷了刷牙,然后他们又拿着暖水瓶,去水房打热水回来洗漱。

    洗干净后,丁海杏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纸笔,记录着明儿要买的东西。

    战常胜从卫生间回来,摁了摁床,然后又坐了坐,试了试,“不错,不错,这床很稳的。”

    丁海杏闻言满脸黑线,“呸”啐了一口。

    “你不是怕床塌了,我特地试试。”战常胜又特地坐坐,“看看很结实的。”

    丁海杏低头又写写画画,跟厚脸皮掰扯,永远掰扯不清楚,因为她的脸皮没他的厚。

    战常胜掀开被子,坐进了被窝里,看着埋头写字的丁海杏问道,“写什么呢”探着脑袋脑袋念叨,“煤球、樟木箱子”

    “未来要买的东西”丁海杏头也不抬的说道,随即又放下笔,抬眼看着他道,“有缝纫机票吗”

    “怎么你想买缝纫机”战常胜肯定地说道。

    “嗯我不是买了那么些布,该做衣服的做衣服,这屋里有些地儿也得用布。”丁海杏铅笔点着手中的小本本道。

    “做衣服我能明白,可是这屋里哪儿里用得着布”战常胜满头雾水地问道。

    “呶”丁海杏指着墙上的挂钩道,“那挂钩下面得钉上布,不然挂衣服,还不让墙给蹭脏了。”

    “嗯”战常胜点点头。

    “还有,红缨屋里的床挨着墙,不得弄个墙围,床帏。”丁海杏说一样,记下来一样道,“其实要是有白纸糊墙也行。”

    “白纸得买。”战常胜想起来道,“要报纸不,报纸从办公室可以拿以前的旧报纸,想拿多少就多少。”

    “不要。”丁海杏皱着鼻子不高兴地撅撅嘴,一双黑眸斜瞥着身边的男人道,“满屋子的油墨味儿,一蹭一团黑。”想想那画面,她果断地摇头,连忙道,“这布可以让我妈给我们寄来些她自己织的老粗布。”